旅遊

14,000公里單車回家路.一個女生的絲路之旅

搶先試閱 <06.漸凍的魔法>


發布時間:Jun 25,2020 12:00 作者: Min

內容介紹

【原來最困難的不是路,而是克服出發前對未知的恐懼。】 

【在路上,才發現原來我們需要的,比想要的少很多。】

【旅行,不是一個最終的目的,只是一個方法,藉由轉換看世界的角度來檢視自己。】

 

11個月旅程,Min隻身一人騎著單車,一路從德國、奧地利、義大利、希臘、土耳其、伊朗、土庫曼、烏茲別克、吉爾吉斯、中國,最後回到臺灣。

 

這是一趟回家之旅,同時也開啟了Min對家的探索。家在哪裡?家是什麼?如果「家」是一個安全的地方,那為什麼有些人的家,我們覺得是危險的?

 

從接觸到陌生的環境與文化,接受衝擊,最後再回顧自己內心的枷鎖。困住我們的是什麼?是外在的環境?天生的條件?還是內心不願放下的成見?故事裡,敘述的是一路上的所見所聞,但真正記錄下來的,是透過觀看世界來反觀內心的轉變,和個人成長的歷程。

作者簡介

謝承惠 Min Hsieh

1983年出生,從小家境清寒,國中畢業後讀夜校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人生目標不斷朝著努力賺錢過生活邁進,直到25歲身體因過勞而產生轉變。因為聽說澳洲薪資高而申請了打工度假,卻成了扭轉人生方向的契機,展開了後續德國打工度假、以及單車橫跨歐洲大陸的長途旅行。

 

現在Min愛上了單車,愛上了用慢速深度體驗文化,用熱情分享這些體驗,並在單車旅行社工作,帶領更多人一起體驗這些美好的經驗!

 

走出去,接受衝擊,承受痛苦後,會發現那個讓自己痛苦的人是誰。再次試著從這個體悟裡走出來,體驗一個不同的世界和自己。

上一篇回顧:05.幸福的晚餐

06.漸凍的魔法

一大早老先生叫醒我,要我到一樓吃飯。

 

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看到窗外白茫茫的一片,玻璃和木頭的框邊掛著不少的雪,很難想像如果昨晚在外頭過夜會是怎樣的情景?拿起手機一看,現在是早上六點。回想剛才老先生叫我起床的方式,就像是在叫自己的孩子一樣,又想起昨晚那副全世界只有自己最可憐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

  

收拾好行李,一包一包搬到一樓門口放著。

  

老太太見我準備好要離開,像是鬆了口氣,熱情的把私家珍藏都搬出來擺在餐桌上,接著搜括視線範圍內能找到的零食和麵包,打包讓我帶在路上吃。我拿起其中一罐老太太手工製作的果醬,厚厚的塗在麵包上當早餐。

  

老先生的兒子說,我已經翻過這段山路最困難的部份,再過三十幾公里的緩坡之後,就可以一路往下滑到因斯布魯克(Innsbruck)。真是太好了!昨天推了一天的上坡,今天真的不想再面對那推也推不完的路了。

  

告別老先生一家人,開始一天的旅程。

  

天空中不斷降下小小的雪花,整個世界就像正在播放慢動作的影片。路旁的景色被雪覆蓋成一片白色的世界,還好雪花碰到馬路後就化開,沒有增加騎車的困難度。

  

我在阿亨湖(Achensee)的東側向南前進,能想像這裡好天氣時的宜人景色,可惜此刻的霧氣很重,飄落的雪花使得能見度變得非常的低。

  

經過許多小幅度的高低坡後,出現老先生兒子所說的下坡。

  

開始迎接下坡時,我興奮的大聲歡呼,一度讓車子衝到時速五十多,但沒幾分鐘後發現,少了辛苦踩踏板的動作,體內熱能開始流失,高速行駛讓冷冽的空氣對我猛烈侵擊,首先開始節節敗退的是握在龍頭的雙手。

  

從小姆指開始,再到無名指,像是被施了漸凍的魔法,慢慢的從刺痛變成失去知覺。第三個淪陷的指頭是大姆指,從指尖開始感受到被寒冷吞噬。當大姆指全部被攻陷後,十指的指尖開始隨著心臟的跳動開始腫脹抽蓄,而我卻得靠著這些不聽使喚的手指們來維持生命安全,死命的壓住剎車,好讓身體和扛著一堆行李的車子不會失速衝出山崖。

  

該死!出發前我又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大賣場當時正在出清手套,一雙才兩歐元,覺得它看起來防風又保暖,就把它放入購物車,成為本趟旅行的裝備。這回我完全了解什麼叫中看不中用,此刻雙手不斷的向大腦發出嚴重強烈的抗議警報,而我只能想盡辦法忽視,專心的控制車子下滑的速度。

  

回到平地後,身邊的景色不再是飄著白雪的山壁和斷崖,取而代之的是下著雨的馬路和穿梭快速的車潮。迷失在錯綜複雜的路口,不知道該選擇哪一條前進?腦袋裡的資訊只有遇到茵河(Inn River)時要向右轉,那是手裡那張1:800,000的地圖告訴我的。但眼前一堆的快速道路,沒有一條長的像河道的樣子。

  

我暈頭轉向的騎到路邊一間警察局,再次用不輪轉的德文跟奧地利警察問路,還好仍舊可以溝通,並且順利的在警局補充熱水到保溫瓶內,讓剛才幾乎快結成冰塊的身體舒緩一下。

  

這位奧地利警察很年輕,坐在警局裡從接待的小窗戶裡看著我,我們中間隔著一層防護的鐵欄。他似乎因為看到我狼狽不堪的模樣,開口詢問還能不能幫什麼忙……?我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說:「是否可以再借個廁所?還有幫我顧著停在外頭的單車。」

  

「當然沒問題!」奧地利警察爽快的答應,並解開門禁鎖讓我進到屋內。

  

上完廁所,我厚臉皮的在暖器旁多坐五分鐘,讓麻木的四肢恢復正常,才起身跟奧地利警察道別。

  

當我走到單車邊,載起安全帽要準備出發時,警察先生突然衝出來,遞了一根香蕉給我,並用簡單的德語說:「維他命C,很重要!」接過香蕉,覺得胸口暖暖的。

  

一直以來,內心總有個微小的聲音,不斷的告訴我:『我誰也不是,憑什麼覺得別人會願意幫助我?』尤其上路後,這個聲音開始被放大,我害怕那些不認識的陌生人,而我也是他們眼裡一個來歷不明的陌生人。但手上這根香蕉,以及前一晚老先生的收留,又把這個聲音的分貝往下壓了一大節。

  

開始計劃這趟旅行時,我試著上網找旅伴,但一直到要出發的時候,都沒有任何人回應,所以只好選擇一個人出發,這個決定讓我感到莫名的恐慌和寂寞。

  

但仔細回過頭來思考,不管是不是處在這趟單車旅行,我心裡一直都是孤獨的狀況。常常對許多事物感到不認同,覺得我不屬於這個社交圈,並開始尋找另一個屬於我的地方。但不管怎麼找,永遠都會發現自己不屬於眼前的這個群體,讓我得再尋找那個不知道在哪裡的同伴。

  

也許,我從來沒有給過自己機會去真正接納他人,而是在第一時間就先劃下界線:「我跟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但在這個同時,我也把自己往黑暗的邊緣推了一把。

  

或許,這也是我害怕黑暗的原因,因為那是我塑造出來困住自己的冰冷世界。此刻看著香蕉,有種它是一根讓我跟這個世界相連在一起的接點,心裡充滿溫暖並足以對抗外在的寒冷。

  

就這樣在警察局旁邊愣了一會,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好笑,被一根香蕉感動成這樣。不過,內心似乎有個什麼東西,隨著這趟旅程,緩慢且無形的正在展開中。

 

◆連載最終篇◆

完整內容在『14,000公里單車回家路.一個女生的絲路之旅』

❖❖❖❖❖❖❖❖❖

本段內容取自『14,000公里單車回家路.一個女生的絲路之旅』。目前書本正在做集資出版的預購活動,想要支持或是進一步了解詳情,請上Bikepacker Min - 單車背包客的FB粉絲頁。

 
Hashtag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Undefined offset: 0

Filename: views/article.php

Line Number: 15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