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我相信當我們的大腦專注於一件事的時候會忘掉恐懼。」專訪光田綜合醫院策略長Chrissy

從高跟鞋到慢跑鞋 台灣首位完成六大馬的女跑者


發布時間:Nov 08,2020 20:00 作者: Winnie 採訪協力: 跟著詩婷跑 Run With Chrissy

"Why not ?!"

 

採訪的最後,我和Chrissy聊起自己喜歡的運動,我說:「我很喜歡游泳,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參加三鐵。」她給了我一個略帶疑惑卻又爽快的回答:「Why not ?!想做現在就去做!」"Why not?"就是Chrissy的人生哲學,對眼前這位陽光、熱血的ABC女孩來說沒有所謂的「不可能」,只有「不,可能!」

不喜歡曬太陽的陽光女孩

你很難想樣這位台灣首位完成世界六大馬的女孩曾經非常討厭戶外活動。

「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不喜歡運動,不喜歡在戶外的人。小時候讀美國學校,有很多的戶外活動,這讓當時的我感到非常痛苦,因為我對戶外環境感到非常過敏。後來到了波士頓,我仍然很少運動,大概一年只會認真地運動一次。」

從波士頓大學畢業後Chrissy回到台灣,她到光田醫院接管行銷企劃,並成立國際醫療服務中心,踏上高跟鞋,開始每天馬不停蹄的會議生活,她壓根兒沒想到有一天她會換上慢跑鞋,踏入馬拉松的世界。


2015年Chrissy參加了柏林馬拉松

脫下高跟鞋 踏入跑步的世界

九年前Chrissy開始跑步。至於是什麼原因讓她愛上慢跑,她也說不上來,「或許是因為跑步時那種很自由,"freedom"的感覺吧。」

2011年受朋友的邀約,她參加了富邦台北馬拉松,這是她的首場馬拉松賽事,儘管只參加9公里組,Chrissy仍找來教練,每天按表操課,訓練她的呼吸與配速,Chrissy說「只要給我一個目標,我就會做功課、設定計畫,努力地去達成,即便只是一個9公里的賽程。」

「當時跑完之後我就『鐵腿』了,但我從此愛上跑馬拉松這件事,就像吸毒上癮一樣,我等不及要再參加下一場比賽。」從那時候開始,Chrissy每年參加10場馬拉松,從最初挑戰10公里的賽事到挑戰半馬,最後再到全馬,中間都只間隔一年的時間。

既然跳脫了局限自己的框架,那還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做的?有嚴重潔癖的Chrissy接著報名了越野馬拉松,「其實我最愛的是越野賽!過去,我的人生非常規律,同時也很順利,但越野讓得我不斷面對挑戰,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另外,我可以像泰山一樣在大自然裡爬來爬去,儘管每次都搞得全身超髒,但我感到很自由也很快樂!」

 

和多數人一樣,這份自由與快樂的感覺或許是來自一些我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事物、突破自己的瞬間以及不斷面對挑戰的過程。



Chrissy參加越野訓練(圖左為極地馬拉松好手陳彥博)

完賽世界六大馬

人生首場全馬就是世界六大馬之一的「東京馬拉松」,這是朋友送她的30歲生日禮物。

這份生日禮物來得突然,面對第一場世界六大馬,Chrissy找來教練幫她做訓練,儘管心裡有些害怕,不過她說:「我發覺當我們的大腦非常專注於一件事情,尤其這件事是你所熱愛的事情時,你會忘掉所有的恐懼。」

她花了近五個小時跑完第一場全馬,而這人生的「第一次」,帶給Chrissy什麼樣的收穫呢?

 

「跨過終點的瞬間,我突然覺得沒有什麼事是我不能克服的。我從一個一雙布鞋都沒有的人,轉變成熱愛跑步的跑者,甚至有一天完成了世界六大馬,這帶給我很大的勇氣。」

 


2013年東京馬拉松

Chrissy把世界六大馬的最後一塊拼圖留給了波士頓,因為波士頓就像她的第二個故鄉,她曾經在那裡讀書、就業長達8年的時間,除此之外,波士頓馬拉松也是門檻最高的賽事。

 

「當時到了波士頓我是非常興奮的,因為我終於要完成我的六大馬了,沒想到比賽前一天竟然下起雪來,那天是波士頓史上最冷的四月天。我印象非常深刻,整個波士頓就像災難臨頭,商家充滿了在搶購防寒衣物的人潮。」

 

「比賽當天,氣溫是0度,而且下著暴風雪,連鳴槍都沒有,一聲令下,大家就出發了。在起跑前我的手、腳、鼻子和耳朵早都凍得失去感覺了,更遑論開賽之後,我穿著雨衣,一邊哭一邊跑完那次的比賽。這真的是我最難忘的六大馬了!」


2018年Chrissy在波士頓馬拉松完成六大馬挑戰

腦部受傷 不能再跑步了

從慢跑跨足自行車,沒想到這個新的嘗試,卻帶給當時的Chrissy嚴重的腦部傷害。

「我以時速二十幾公里在中科騎乘,沒有遇到任何的碰撞我竟然就這樣自摔,跌倒了。我的顱骨骨折、腦出血,鎖骨也骨折,直接就被送進加護病房,不過這些過程我完全不記得。我記得那時候我在加護病房住了近兩個星期,等待我的腦壓降下來,才能接著動肩膀的手術。」

出院之後Chrissy才發現她的復健之路竟是如此漫長。「我的腦部受傷了,但沒有人跟我說這個情形,剛開始我以為我只要多休息個幾天很快就會好了。」

 

但她就像顆永遠無法充飽電的電池,不管睡多久身體還是覺得疲憊,「出院的第一個禮拜,我除了起床吃飯,其餘100%的時間都在睡覺。雖然睡覺的時間愈來愈短,但接著,耳鳴與暈眩伴隨而來,她對聲音感到極度敏感,腦中控管情緒的區塊也受傷了。」而無法一如過往像個女超人,盡情地跑馬拉松、開馬拉松式的會議也讓Chrissy陷入憂鬱。


Chrissy在一次的騎乘中發生意外

但對於疾病擁有意識並且察覺是Chrissy得以自癒的最大關鍵。「一開始是我的表姊告訴我這樣的症狀叫做腦創傷(Traumatic Brain Injury,簡稱TBI)。我開始看很多的資料,也開始寫日記,記錄自己的身體狀況。」

 

Chrissy發現台灣針對腦創傷這個症狀的醫療資源是趨近於零的,它不像癌症有很多的資源、團體甚至是互助會,她得透過原文資料來幫助自己修復。「這是一個隱形的傷害,根據每個人的先天條件與後天生活模式也會有不同的症狀反應,所以即便是醫生也很難去作出診斷。」

 

「但是台灣一年有50萬人因為跌倒、車禍而導致腦震盪或是腦創傷,這些人怎麼辦呢?如果這些人沒辦法像我一樣擁有這樣的資源,肯定是很無助的。」


對於疾病擁有意識並且察覺是Chrissy得以自癒的最大關鍵

Restart!

受傷的三個月後,Chrissy按下Restart鍵。她決定創建一個關於腦部創傷的中文網站,幫助更多同為腦創傷的病友。

「在網站上,我會分享我的旅程、介紹腦創傷、提供更多關於大腦、關於腦創傷的資訊,同時我會提供我的紀錄量表讓大家下載,並告訴大家我是怎麼寫日記來記錄我的身體與心理狀況,這有助於提升患者對於自己的疾病自我察覺的能力,這樣才能進一步自癒。另外,在飲食的部分我也會根據我的經驗提供大家參考的資訊,吃得健康也能減緩腦創傷的症狀。」


受傷的三個月後,Chrissy按下Restart鍵

「當我們的大腦專注於一件事的時候會忘掉所有的恐懼。專注在眼前的步伐,你會忘記身旁的萬丈深淵,馬拉松也好,工作也罷。」

採訪的最後,我就著鍵盤,在Chrissy生命深處蕩氣迴腸的故事裡,找到一句最佳註腳,畫了個紅線才闔上電腦。

什麼時候能再穿回跑鞋,再參加最愛的馬拉松,對Chrissy來說可能還是未知數,但關於生命這場馬拉松Chrissy仍帶著她的熱情與熱血繼續邁開步伐,從來沒有停下腳步。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