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前進西伯利亞 9000公里的長征 王慎志:「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超熱血騎士 決心完成橫跨五大洲


發布時間:Dec 27,2020 22:00 作者: Winnie

像是征戰多年的將士,臉上有太陽為他烙下的印記述說著豐功偉業,眼前這位年過40的大叔正是被自行車界封為「山神」的王慎志。談起與自行車的緣分,對於這位瘋狂的冒險家來說倒像個平凡的序曲。

 

「20歲時候要入伍當兵,就怕不會騎腳踏車在軍中被『釘』,於是就開始練車了。」

 

王慎志並非體育科班出生,從小也沒有特別的運動表現,直到國中的一次長跑測驗,讓他發覺自己的耐力與運動心肺表現俱佳,這才逐步踏入慢跑運動。「我就是那種累得半死卻死不了的耐力型選手。」退伍後王慎志轉而開始騎單車,一開始他和所有人一樣渴望有一天能站上凸臺。

 

不過當時台灣多半為短程賽事,王慎志苦等不到可以發揮的舞台,「那時我就想,我這樣持續地練,等到70歲凸臺總會是我的。」「直到參加洄瀾300K才拿到不錯的成績,騎完那場的感覺真的很好!」這場賽事成為王慎志後來參與國際級長距離挑戰賽的契機。


退伍後王慎志轉而開始騎單車,一開始他和所有人一樣渴望有一天能站上凸臺(攝於南橫公路)

「我想騎腳踏車看看我的國家。」

「可以分享一下你參與這幾場極限挑戰賽的經驗嗎?你覺得你從過往的參賽經驗中得到了什麼?」

目前已成功完成橫跨澳洲4000公里、縱貫歐洲4500公里、橫越美洲7000公里三場極限單車挑戰的王慎志是台灣首位於3年內完成橫跨三大洲版圖的參賽者,談起參賽經歷他有說不完的故事。


橫越美洲7000公里
 

「在美國的那場賽事中,我碰到一個26歲,來自芝加哥的年輕人,他叫Ben。那時我們正好都抵達休息點,我隨口問了他『為什麼來參賽啊?』,他說『我想騎腳踏車看我的國家。』」

「我被他的這句話驚艷了!因為我也是在26歲時第一次環島,看我的國家,看台灣這片土地,而我也是在環島之後愛上自行車,也愛上台灣這片土地,它讓我跟台灣這個地方有更深的連結,不管到哪裡我都會跟別人說台灣是一個很棒的地方。」

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個或隱或顯的起頭,7000公里,橫跨美洲的遠征,起心動念不過是個底心微小的心願。


橫跨美洲的遠征,途經黃石公園

歐洲的公路最高點不在阿爾卑斯山

王慎志去年參加縱貫歐洲,賽程的起點設於義大利,參賽者須一路騎到歐陸最北邊,設於挪威北角(North Cape)的終點,他為此提早抵歐,從歐陸最南端的西班牙出發,自主加賽。「當我得知賽道終點也正是歐陸北端的終點時,我就想或許我可以提早兩週去,從位在西班牙的歐陸最南端開騎。後來開賽前一天才抵達義大利的集合點,現在想起來根本是在搞死自己......。」

「另外,我其實很想去騎五大洲的公路最高點,我查了一下,發現歐陸的公路最高點不是阿爾卑斯山,而是位在西班牙的韋來塔峰(Pico del Veleta),海拔高度達3398公尺,於是就趁那次的機會去朝聖了。」


王慎志獨自朝聖歐陸公路最高點

當其他選手正在為將近的超高難度賽程備賽、休息時,王慎志已先來場深度的冒險了。儘管他說得起勁,我還是止不住地問:「還要接著比賽,這樣不累嗎?」「當然會累啊!不過休息一個晚上之後,隔天起床還是帶著開心、興奮的心情出門去騎車。」王慎志笑著說他是重度的騎車成癮患者,一日不騎車,便覺面目可憎的那種人。

 

獨自參加了好幾場長距離賽事,王慎志的心境也有所轉折。「其實當愈玩愈大的時候,有些東西反而是愈看愈開。這幾場比賽下來,我發現人好像不需要那麼多的東西,每天騎完車後就是要吃、要睡,腳踏車有問題就去維修,每天需要的東西也就這些了。」


在長距離賽事中自行處理機械故障是家常便飯

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攻克武嶺超過160次,是什麼樣的動機促使你去做這些挑戰呢?」

「對我來說武嶺是一個非常適合訓練的地方。首先它具備幾個條件:高海拔、長距離坡段、多變的氣候,這些條件能有效幫助我準備國外的比賽,所以我經常上武嶺就是為了去做訓練的。」對王慎志來說登武嶺早已稱不上挑戰,只是日常訓練的一部分。


參賽Biking Man

160」是App統計的數字,「山神」這個稱號也是別人賦予的,他沒有刻意的目標設定,而是一點一滴精實的累積。王慎志表示:「許多人會在我要去做某一件事情的時後表示出吃驚、不可置信的樣子,他們會覺得那麼困難的事,我怎麼能順利達到,但其實這是靠著平日每天不斷地訓練累積而來的。」


無支援的長距離賽事需要選手自己做好萬全的準備

「只有累積,沒有奇蹟」王慎志接著說,「當你想去挑戰很多不同的事情時,你必須要先累積到一定的能力才有機會去完成,而不是越級打怪,以運動層面來講,這樣很容易產生運動傷害。」


攻克武嶺超過160次

Red Bull橫跨西伯利亞 高額報名費 錢哪來?

明年的Red Bull橫跨西伯利亞自行車挑戰賽王慎志當然也沒有缺席。總長9,105公里,爬升77,000公尺,共15站關卡,每一站都有關門時間,選手必須在25天內完賽,這次的比賽可以說比王慎志參加的前三場賽事都還要艱鉅,舉辦至今只有9人完賽。

從全世界六十多名選手中雀屏中選,談起當時意外的插曲,王慎志分享到:「一開始官方公布名單的時候裡頭沒有台灣的選手,當時我心都涼了......後來透過台灣Red Bull分部才確定原來我有取得參賽資格,是主辦單位把台灣跟泰國給搞錯了。」

採訪前上網瀏覽了賽事網站,除了超高難度的賽道設計之外,台幣七十多萬的報名費也讓我倒抽了好幾口氣。「你平時有在工作嗎?那麼高額的報名費怎麼負擔的?」

 

「平時工作主要以兼職的方式,報名費都是好朋友們熱情贊助的!」追夢的路上,好在有家人、朋友的支持,王慎志表示為了參加比賽得做出很多的取捨,在台灣,職場環境並不允許他參加這種多日型賽事,加上為了有更多彈性的時間備賽,因此目前從事兼職工作。

生命清單 未完待續

橫跨西伯利亞若挑戰成功,王慎志的橫跨五大洲的夢想就只剩下非洲這一塊拼圖了。不過目前沒有沿著撒哈拉沙漠橫跨非洲的賽事,只有縱貫的路線,然而,一個冒險家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

「如果我成功騎出一條路來,我就希望能由我來主辦這場比賽!」

王慎志繼續用他的熱情向世界發出邀請,這個看似有著浪漫情懷的熱血大叔,每一次的前進都是踏實的。


橫跨西伯利亞若挑戰成功,王慎志的橫跨五大洲的夢想就只剩下非洲這一塊拼圖了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