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進軍職業車隊 單車阿賢的職業選手夢

談台灣職業車壇現況:已渡過最慘澹的時期


發布時間:Jan 06,2021 18:00 作者: Winnie 採訪協力: 單車阿賢-李冠賢

對於台灣的自行車選手來說,想晉升職業水準,這一哩路,有多遠?受大環境影饗,2019年與2020年台灣沒有職業車隊註冊,限縮了想往更高級別賽事發展的選手,躍升國際舞台的機會

 

像李冠賢這樣的俱樂部選手,若想一嚐國外賽事的強度、透過與國際好手競騎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多半採自費報名的方式參與其他國家俱樂部級別的聯賽,不過基於UCI的規定,想出賽更高級別的賽事仍受阻,除非他能擠進職業車隊。

 

正好,今年原本註冊於瑞典的米捷亞職業車隊回台註冊,以MEIYO CCN Pro Cycling Team再出發,成為台灣睽違兩年首支職業車隊。MEIYO延攬李冠賢入隊,他是該車隊繼陳建良之後第二位台灣選手。

 

我們採訪了李冠賢(以下簡稱阿賢),和他聊聊他的心路歷程,並試圖瞭解台灣車壇的近況。


休賽季阿賢也會從事越野跑©單車阿賢-李冠賢

非科班出身 單車阿賢闖車壇

餐飲系出身的阿賢,大學時為了騎車環島加入了單車社,從此開啟了與單車的不解之緣。

「環島結束之後,社團報名了鐵人三項,為了參賽我向社團合作的店家-單車時間借了車。後來我經常跟著單車時間所組的楓林Bike Time俱樂部車隊一起騎車、比賽,一次一日南墾的騎乘活動讓店長對我印象深刻,同一年他就幫我報名了KOM登山王挑戰賽。」

單車時間包辦了參賽費用並提供阿賢用車,儘管對於當時還是公路車菜鳥的阿賢來說,KOM是個極高強度的賽事,但他仍在雙腿抽筋的情況下,騎完了比賽,並創下楓林Bike Time這支車隊的個人最佳成績。

 

2013年的KOM成了阿賢決定踏入車壇的關鍵賽事,隔年他加入翰林動力車隊,開始參與俱樂部賽事。


阿賢參與許多國內外的俱樂部賽事以提升自己的實力©單車阿賢-李冠賢

選手之路 全靠自己拉贊助

然而,在台灣想成為一名運動員,路並不好走。以自行車壇來說,台灣的職業車隊基本上沒有支薪,只提供選手參賽與旅外食宿等費用,選手的其他生活開銷都必須自己包辦。但像阿賢這樣的「全職」俱樂部選手,除了基本生活開銷之外就連參賽費用都得自己籌措,若沒有廠商的金援或是比賽獎金,基本上是「零收入」的。

 

「大四時,朋友找我一起支援一個環島團,那是饗賓餐旅找雄獅旅行社帶的團,集團中所有的主管階層都有參加,包括發起環島活動的董事長。在帶團過程中,剛好有機會和總經理與董事長聊天,他們聽聞我是選手,也瞭解台灣選手的困境,就表示想盡一點心力支持。活動結束之後,我向饗賓餐旅遞出企劃,順利拿到10萬元的贊助經費。

 

饗賓餐旅的「阿莎力」贊助,成為阿賢在畢業面臨職涯選擇時的一大助力。「能在學生時期得到這樣的贊助,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鼓勵。大四結束實習後,我發現廚師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儘管餐飲的技能是我的一技之長,但我隨時都能回去。然而,體能是會隨年齡衰退的,此外,我的身邊還有很多人願意支持我的人,這些因素讓我決定成為一名自行車選手。」

 

選手生涯的第一年阿賢拿到30萬元的贊助金費,「雖然以一年的開銷來說,30萬並不算多,但省吃儉用下,還算過得去。」

 

隨著參與的賽事愈來愈多,阿賢陸續得到自行車產業相關廠商的贊助,他也經營起紛絲專業,努力幫廠商曝光產品,並藉由訓練與賽事幫廠商做評測、提供建議。

 

阿賢說他希望能盡己之力給支持他的廠商一些回饋,「更重要的是,這樣才能型塑一個正向的循環。選手若能自主經營粉絲專頁,同時透過這個平台幫廠商曝光產品,當廠商獲利得到提升後,自然就會挹注更多的資金與資源回到賽道。」


像阿賢這樣的「全職」俱樂部型選手參賽費用與生活開銷全得自己籌措©單車阿賢-李冠賢

加入職業車隊 一切才正要開始

以俱樂部選手身分在賽道上征戰六年,阿賢的職業選手夢總算又往前邁了一步。「你認為加入MEIYO車隊後與過去差異最大的地方在哪裡?對此你有什麼期待嗎?」

 

阿賢先感嘆道,「其實我一直都認為台灣選手的實力在亞洲區並不比其他國家的選手差,但我們除了國家隊這個出口之外,就沒有其他管道可以去參加一些比較正規的賽事了。」

 

 

在UCI(國際自由車總會)的規章中有明確的賽事與車隊分級,洲際賽事的部分由低至高為2、1、Pro,世巡賽的最高級別為World Tour,不同級別的賽事有相對應可參加的隊伍。

 

 

以2級賽事為例,除了UCI註冊的車隊能參加之外,主辦單位也能邀請其他國家的地方車隊和俱樂部車隊,但1級賽事就只開放給有UCI註冊的車隊以及國家代表隊,至於Pro級則以一級職業車隊與受參賽邀請之洲際隊伍為主,最後World Tour就不用說了,可以參賽的隊伍絕大部分皆為World&Pro Team。


過去阿賢為Team CYTO的隊長©單車阿賢-李冠賢

 

因此,過去兩年,台灣在無任何職業車隊的情況下,選手除非被延攬入國家隊或他國的職業車隊,否則很難有參與洲際一級賽事的機會。

 

 

儘管如此,阿賢仍以加入職業車隊為目標,「最大的差異在於加入職業車隊後,我能參加更高級別的賽事,像是亞洲巡迴賽以及大洋洲的一些賽事。當然,我很期待能與車隊中的一些主力選手一起騎車,我認為對我來說這會是最重要的事。過去,我的教練都是針對我的功率等數據去進行分析,研擬訓練策略,但在賽場上相對需要很多的經驗判斷與騎乘技巧,像是高速鍊狀輪車等高難度騎乘技巧,是我比較缺乏的,因此,我希望能夠藉由與隊友相互切磋、學習來補足我這方面的不足,同時也提升自己的體能以應戰。」

 

 

阿賢也進一步坦言,自己的夢想是希望能進到二級車隊,若要達到這個目標,就必經三級隊的磨練。


過去阿賢為Team CYTO的隊長©單車阿賢-李冠賢

好選手還需好環境

在職業車隊從台灣車壇消失的兩年後,MEIYO職業車隊回鍋台灣,阿賢非科班出身、曾擔任車隊隊長、擁有亮眼的成績等特質成了車隊主動延攬他加入的原因。

 

採訪到了最後,我好奇地問阿賢「就你的觀察,你認為這樣的職業自由車環境會不會造成台灣在頂尖選手的培育上和國外的選手產生落差?」

 

「這是一定會的。台灣選手能參賽、與其他選手切磋的機會相對比亞洲其他國家少了很多,而公路賽又是非常需要靠實戰去累積經驗的,少了這些高強度賽事的磨練,進步的速度就會比他國選手來得慢。」阿賢認為台灣選手的資質並不比其他國家的選手差,惟台灣的比賽環境欠缺優勢,同時,選手也缺乏國際的舞台。

 

除了職業車隊的消失,沒有比賽也是個問題。

 

「一般在歐洲和我同等級的俱樂部選手,一年可比50-60場的賽事,但我在台灣實際比賽的天數最多就20天,這差距是相當大的。」阿賢進一步分享,「當年聯賽制度取消之後,競騎的人口明顯銳減,加上許多旅外好手長時間都在國外比賽,這一方面使台灣選手少了大型且高強度的賽事可以參加、磨練,另一方面,也少了與其他程度更好的選手切磋、學習的機會。」

 

不過對於未來阿賢持樂觀且看好的態度。「我覺得車壇已經渡過最低潮的時期了,我指的是從2014年聯賽逐漸式微到完全消失的那段時間。不過近幾年除了幾場由協會舉辦的大型賽事之外,地方賽事也愈辦愈大,像台南玉井體育協會舉辦的多場賽事,獎金非常豐沛,此外,今年96好客動將舉辦新形態的聯賽,可以說讓台灣的自行車競賽有所起色。加加總總下來,今年的賽事會比去年還多,而且受到疫情影饗,過去旅外的好手將繼續留在台灣,這也能有效提高賽事的競爭。」


阿賢非科班出身、曾擔任車隊隊長,與傑出的表現成了車隊主動延攬他加入的原因©單車阿賢-李冠賢

「你的幸運,來自於你的努力。」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和阿賢聊他的選手生涯與車壇環境,有些生硬的訪談內容,我卻想用這句話來做為總結。走過自行車壇最好與最差的時期,不論外在環境如何改變,阿賢始終如一走在自己的道路上。


走過自行車壇最好與最差的時期,不論外在環境如何改變,阿賢始終如一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單車阿賢-李冠賢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