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Lee Rodgers:Jelajah Malaysia參賽日誌,第 1-3站

置身火爐般的炎熱挑戰


發布時間:May 21,2012 0:00 作者: Lee Rodgers

© Jelajah Malaysia
 

「來參加UCI亞巡賽吧,」他們這麼說,「享受不同的文化體驗、欣賞如詩畫般的美景以及讓你嘖嘖稱奇的野生動物。」

 

聽起來好像棒的不切實際?也不能說錯啦,不過他們卻忘記告訴我們一項足以讓令人心曠神怡的天堂瞬間成為人間煉獄的因素:超高溫的天氣。 

 

第一站長度為 161公里,平均時速為 42公里;第二站 201公里,平均時速 40公里,第三站 168公里,平均時速為 44公里。每天氣溫約在攝氏 35至 38度之間。距離不但長,步調也不慢。但並不是我們特意要提高集團速度,而是事情發展就是如此。 

 

在這樣的高溫下,只要過了早上九點,就連在外頭走路也是相當令人難以忍受的事情,更別說在將近 90%的濕度下,不消三分鐘你就活像是剛洗完三溫暖出來一樣。而我們竟然還在這個大火爐中一公里接著一公里地比賽下去。我們的頭顱因熱脹大,腳又濕又臭,車褲被汗水蒸著,下半身像是在烤箱一樣。

 

我們把冰塊放在塑膠袋中,掛在脖子上解熱 (我自己在肚子上也掛了一個),許多選手也在背部口袋中多放了一個水壺。賽事進入 30公里後的進食區,不斷有選手落後,將水壺高舉空中。你不但要跟上最後一個選手,同時還要顧著隊車是否跟上來了。然後等到隊車終於來了 (花費時間可能是 45秒至 5分鐘不等,依隊車在車陣中位置以及還有多少其他車隊選手需要水壺而定),你必須退到主裁判車後,靠著隊車旁,等著隊中技師給你水壺及冰袋。

 

要習慣整個補給的過程要花點時間,因為你必須要跟上集團的步調,同時盡可能地在身上塞滿水壺,還要閃開路上的標線以及坑洞。補給完後又要加速回到主集團中,喘口氣,然後從時速可能在每小時 45公里以上的集團外側找到你的隊友。

 

天氣越熱,代表必須補充更多水份,這也表示補充水份的次數也越頻繁。我們不斷打開水壺,往身體上灑水降溫。首先是頭部,再來背、大腿,然後往兩腳上灑一點,喝一口,再次把水灑到頭上。把水壺丟掉後,第一個念頭還是:「我要水!」 

 

當前面的隊車離你還有一段距離,你又還沒解夠渴時,你不免眼光落在其他選手車上的冰可樂及冰袋,眼中射出欲置其死地而後快的妒忌。 

 

我不敢想像每場比賽我們丟了多少東西。水壺、PET瓶、包裝紙、以及塑膠袋。數量一定能裝超過四至五個 Costco的購物車。環韓賽時有指定的區域讓我們丟棄垃圾。雖然不太方便,但至少有效抑制了我們的丟棄量。

 

話又說回來,我們為何要在這樣酷熱的天氣下,長征 200公里呢?而且還是在近午十點時出發! 我們精疲力竭、注意力渙散、也發生過摔車意外。年輕的選手最後看起來像個老人在騎車。我們開始痛罵主辦單位及 UCI竟然讓這種事情發生。高濕度讓你感覺起來像是罩了一層保鮮膜一樣,身體溫度不斷升高,唯一的解脫就是終點線以及在路邊不斷灑水的消防車。大群選手不斷通過灑水區域,大口喘氣,試圖降溫。情況可說是完全失控。

 

我們究竟要在這種情況下,將自己推至何種極限,想起來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完賽後我們的身心可說消耗殆盡,走路搖晃不穩。醫護室裡總是可以看到有人在吊點滴。我相當擔心這樣下去我們身體會不會出狀況。單車選手可以說是世界上體能狀況最好的一群人,但我們卻被逼到差點要送進急診室...

 

好,來說說實際的比賽狀況吧。我可是拚了命在騎。我在環韓賽後的狀況相當好,雖然天氣炎熱,但老實說,全身充滿力量的感覺還真不錯。 

 

第一站,我跟上了在 10公里登山積分處發生,最後成為決勝關鍵的突圍行動。集團其中包括我共有 23人,互相合作輪車,往終點邁進。我的隊友 Andrey Mizurov在終點前 10公里處與其他四位選手再次突圍,我自然不能追擊,但很高興突圍集團中有三個我們隊的人,而我目前則是以 58秒的秒差居第 16名,接下來幾天都是硬仗。那天我們主宰了整場比賽,第二集團落後我們超過 10分鐘。 Terengganu車隊的福島晉一奪得單站勝利,我相當替他高興。

 

第二站又是長征,共 201公里 ( 10公里的中立區域)。在 120公里處爬坡開始,共 6公里長。我在山腳處決定加速突圍,坡頂前 1公里,一個四人集團超越我,其中包括我的隊友哥傑 (Jai Crawford),於是我立刻調整坐姿,發力猛追。 

 

亞力士 (Alex Coutts) 在坡頂上加入了我的行列,隨後中島康晴則在下坡路段加入戰局。我們離領先集團有 2分 30秒的差距。亞力士在約 5公里後落隊,留下我跟中島康晴兩個人繼續奮戰。再騎約 25公里後,我們終於追到領先集團了。眼睛、手指、手肘...身上沒有一處不痛的,而身體每個部份都像在尖叫一樣,每吋肌肉都在求我停下來。 

 

追上四人的領先集團之後,我也加入輪車行列,試圖與拉開與其他選手的差距。終點前 30公里,差距已經來到了 3分 45秒,但我們絲毫沒有鬆懈。終點前 15公里,我體力開始不支,路感覺越來越漫長,緩坡騎起來像在爬太魯閣一樣。 

 

終點前 10公里,最後一個坡段時,我落隊了。比賽勝負就這樣定了,他們全部往後看了我一眼,然後揚長走了,再也沒有回頭看過。比賽就是如此殘酷。我像漂流在海上的船一樣。雖然之後地形幾乎都是下坡,但我就是沒辦法騎超越過每小時 35公里。我的體力完全耗盡了。 

 

我們車隊最後拿下了單站勝利,在總成績以及團隊總成績皆居第二,因此還不算壞。

第三站則是單一突圍集團,逃脫後就再也沒被追上,謝天謝地,我真的毫無任何力氣了。我趁機休息,感覺好得多了,就看今天的賽況如何發展。

更多照片:

Show all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