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

脫逃的美學

緊緊揪住人心的浪漫派騎乘風格


發布時間:Jun 18,2012 0:00 作者:

© 提姆.德威爾
 

攻擊手、突圍手...或許有許多稱呼,但都是形容在比賽中積極脫逃的選手。隨著這些攻擊性的選手在比賽中不斷拉開與集團的距離,觀眾的情緒也跟著跌宕起伏,不由得被他們精彩的表現吸引。

 

那就讓我們來見識一下,這些選手所奉行的脫逃美學吧。與其說脫逃行動是為了單飛直達終點,不如說是為各隊主將能夠獲勝,所建立的戰略之一。為了避免不需要的消耗戰,通常會有數人到十人左右的選手先行突破,為比賽設定大致的步調。理論上來說,各隊會根據與脫逃集團間的時間差設定安全的騎乘步調,最後在抵達終點時,以主將一決勝負。

 

不過除此之外,既然是職業運動比賽,脫逃行動也是有商業的目的。那就是贊助商。只要一脫逃,就能增加電視上的曝光機會。對於贊助商來說,脫逃行動越頻繁,宣傳效果也就越高,贊助的投資報酬率自然也就大大提升了。

 

脫逃有著商業目的的一面,而純粹以運動觀點來說,脫逃在整體戰術的安排上,一般都是作為附屬手段為多。但藉由果敢的脫逃手段,不斷嘗試擺脫集團的浪漫派選手也是存在的。這些選手有著超群的手法,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進行脫逃行動,嘗試與集團拉開距離。

 

以脫逃決勝的情況可說是少之又少。雖然也有主集團最後沒辦法提高步調等原因,導致單刀赴會成功,但這都不是事先所能預測的情況,偶然發生的情況較多。賭上這樣細微的可能性,這就是所謂的脫逃美學。

 

在今年的環義中,扣除個人計時賽及團隊計時賽的 18站賽事中,竟然有 7站是單刀赴會成功的,可說是相當稀奇的例子。賽末多形成衝刺的平地站有 7站,因此有可能以脫逃決勝的站別有 11站,而這其中高達 7站脫逃集團是完全擺脫主集團的情況。雖然有賽事中段後脫逃成功的例子,但這些站別每次都是以長距離的脫逃決勝,在三大賽來說可說是絕無僅有。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單站勝利,要數在最難關卡第 20站大爆發,最後搶進總成績前三名的迪傑德 (Thomas De Gendt,Vacansoleil-DCM),以及同樣在難度站第 15站進行突圍長征,最後單刀赴會成功的羅柏提尼 (Matteo Rabottini,Farnese-Vini)。雖然他在終點前被羅德里格茲追上,但還是憑著毅力在衝線時反超,最後甚至贏得了環義賽的登山王。由於這次環義賽選手實力十分接近,總成績彼此也都咬得很近,因此對脫逃躍躍欲試而決定勝負的例子也變多了。

 

雖然像今年環義賽的賽事結果並不多,但依然也有以不斷攻擊及突圍聞名的選手。其中具代表性的選手,其中之一就是去年環法賽一戰成名的維克勒 (Thomas Voeckler,Eurocar)。 不論是序盤、中盤、終盤也好,一有機會就不斷攻擊,這樣毫不畏懼的態度,也讓比賽增添了許多可看性。攻擊手及突圍手就是有這樣的魅力,不禁令人印象深刻。其他有名的脫逃選手還有Omega-Pharma Quickstep車隊的夏凡納 (Sylvain Chavanel)。

 

緊抓住些微的可能性,不斷脫逃的選手的確會讓人心跳加快,讓人不禁想要為他們加油,希望他們能擺脫追趕集團的糾纏。就讓我們密切注意這些追求脫逃美學的選手,他們在接下來的環法盛事中扣人心弦的表現吧。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