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2012年越南重回庭山國際單車大賽Fraser Young賽後心得 + 旅遊日記

熱情與冷淡並具 美麗與醜惡共存


發布時間:Jul 24,2012 0:00 作者: Fraser Young

出國比賽,順便觀光品嘗當地食物自然是令人求之不得的好事。懷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前往越南,參加「2012年重回庭山國際單車大賽」(Return to Truong Son International Tournament 2012)。我在越南首都河內與我的CCN隊友碰頭。比賽的起點就在這裡,而終點則是南方的廣治。 廣治設有一座越戰紀念碑,共計有三萬名士兵葬在此處。

 

雖然我們將班機抵達時間通知給賽事主辦單位,他們卻沒有派人接機。這顯然是溝通不良所導致。往後一週也將因為溝通不良而狀況頻頻。我們不會越南話,而大多數我們所接觸的越南人既不會說中文,也不會說英文,因此點餐的時候我們只能點麵或飯而已。如果想點個雞肉炒飯或是牛肉麵,我們就用畫隻雞或是學牛走路的方式跟店員溝通,這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

 

雖然在機場時有些慌亂,但一個好心的軍方駕駛願意開軍用卡車載我們,我們總算是搭上車往市中心出發了。交通可說是一片混亂,交通號誌及標線不僅辨識不易,也不受用路人尊重。抵達旅館後,我們騎車繞了河內一圈看了看風景。由於旅館的位置在舊市區,馬路比較窄,人行道則較寬,人行道樹長得也相當茂盛。由於植被相當廣,雖然氣溫高達 30幾度,城市裡的氣溫還算涼爽。而其他區域的景觀就沒這麼宜人了。

 

第一站 (以及其餘站別)於早上 7:30 開始。雖然有點早,但相當適合比賽:因為再晚一點的話,氣溫就會飆高到將近快四十度。就如同任何多站賽一樣,第一天的比賽通常是比較危險的,因為選手們體力充沛,求勝意志也十分高昂。比賽為 40公里的繞圈賽,最後形成賽末衝刺。我們並沒有參與到衝刺,因為我的後輪被一個人孔蓋刺破了。而這是這條 1.7公里的環河賽道上唯一一個人孔。

 

第二站賽程的頭 80公里為新舖的馬路,一般時候僅供單車使用。隨後的 70公里路況則相當不穩定。我的隊友 -  Peter Hope不小心騎進坑洞中,導致後輪爆胎。不幸地,當地車手不但沒有打手勢提醒我們有危險的路障,反而最後一刻才快速繞開。尾隨的選手完全來不及閃開。與第一站相同,第二站也以衝刺收尾,而我們隊則與主集團一同進站。

 

第三站是難度最高的一站,總長共 190公里。賽事進行 80公里後,我趁著逆風在丘陵上發動攻擊,讓集團分裂。脫逃集團大約有 20位選手,其中也包括我的隊友 Danny Feng。突圍集團中 (以及所有選手中)大約有一半的人是來自於我們暱稱為「銀行隊」的選手。「銀行隊」實際上是由四支受當地銀行贊助,互相合作的隊伍組成的。銀行隊的選手數量太過龐大,以致於其他選手想要拿單站都相當困難。在突圍集團中我發生爆胎,而我的隊友 Danny 無私地將他的輪胎讓給我,讓我能與領先集團一同開進終點,總成績也提升至第七名。未在突圍集團內的選手則因為走錯方向而受到 2分 30秒的懲罰。

 

第四站總長 150公里,過程相當平靜。但第五站,也就是最後一站,對於 CCN車隊來說,是相當驕傲的一天。我的隊友王胤之嘗試與另外一位選手一起突圍,而他最後因為那位選手撒謊,以致於王胤之在衝刺中輸給他,獲得第二名。這種事情其實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之前就有發生過其他隊伍偷走我們水壺的事情。

 

賽事結束後,我們必須返回河內,位於北方 650公里。這趟旅行相當地長。我們在中午前出發,延原路往回走。由於路況相當糟,整趟旅程花了將近 13個小時。我坐的位置不太容易看到前方的路,但我反而覺得鬆了口氣。因為只要我一抬頭看,我們的車總是在逆向車道中亂竄,真不敢相信路上竟然沒有任何車禍發生。

 

越南對我而言是非常兩極化的地方,有人熱心慷慨,但也有人看我們的目光中透著憎惡。 餐館中的食物有些透露出人的熱情,有些卻是冷淡無味。河內,同樣一座城市,卻是美麗風光與散亂而醜陋的廉價建築並存。越南是值得重訪的地方,但相當的心理準備是必要的。

更多照片:

Show all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