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徵文作品集 [情人節徵文]錯誤的愛(上)

    [情人節徵文]錯誤的愛(上)

    單車征戰大江南北背後的真相 –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作者:偉廉

     

    回想起來,從我第一次開始騎長途車(民國 81 年挑戰台北經北濱公路及蘇花公路到花蓮)至今,已將近二十年了。

    這段期間除了上述行程外,大致上還有:

     

    1.  民國 82 年及 98 年單車環島各一次(騎了三次蘇花公路),中間隔了 16 年。

    2.  陽明山及大屯山地區:三年內征戰超過 100次,里程超過 5000公里。

    3.  挑戰北橫公路+北宜公路兩趟。

    4.  金山、基隆及北海岸地區也有十多次,里程也將近 2000公里。

    5.  大甲媽祖 BIKE 行兩趟(台中大甲-嘉義新港):每趟里程約 130 公里。

    6.  觀音山硬漢嶺:超過 10趟。

    7.  下一個目標:挑戰對一般車友(非專業車友)來說難度最高的【三橫一豎】。

     

    其他小征戰則族繁不及備載,大小征戰里程將近兩萬公里,所以認識我的人都會認為我很喜歡騎腳踏車,事實上卻不然,初期我一點也不喜歡,我也喜歡跟大家一樣輕鬆休閒一起吃喝玩樂誰會喜歡沒事老是要把自己搞得累吁吁呢?事實上騎車四處長途跋涉背後真正的動機,是與我「刻骨銘心的愛情」有著密不可分 的關係。

     

    此刻,我願意將我的故事在此與大家分享。

     

    2014/2/12: 【錯誤的愛】(上)

    2014/2/14: 【錯誤的愛】(下)

     


     

    認識 P.G.是在剛退伍沒多久進入一家公司,因離家不遠,我就天天騎腳踏車上下班,也因為在同一個辦公室,有許多互動的機會,她美麗,落落大方的個性,讓我漸漸開始對她有好感,我也一直感覺她好像也對我有一些好感,但是不敢確認,我也因為怕會表錯情,在同一個辦公室內會很尷尬,而一直不敢向她表白,直到她有了男友,後來也與她的男友訂了婚,有了婚約,我對她的情愫也就此凍結住。

     

    © epSos.de on Flickr

     

    但是有一天,P.G.突然來找我,向我訴苦說她的未婚夫如何地不好,如何地習慣不好,她快要受不了等等之類的事,之後也一直不時地有事沒事向我抱怨她的未婚夫,此時我突然對她起了憐惜之心。

     

    原先對她已凍結的情愫也因此融化並升溫,此時我忽然情不自禁地張開雙臂擁抱了她,她也順勢依偎在我懷中放聲大哭,並且一直用手搥打著我的胸膛說:「為什麼!為什麼你這麼晚,這麼晚才要表示?」這時 P.G.才向我說,她原來真正喜歡的人是我,卻一直等不到我的表白,於是就順勢接受了另一位有向她表白的人,也就是她的未婚夫,原先想說要試看看我的反應如何,但看我的表現卻是出奇地平靜,就像若無其事似地殊不知我是強忍住我的情愫,並且強勢將它凍結住。

     

    © Moyan_Brenn on Flickr

     

    P.G.說她在失望之餘,於是就答應了男友的求婚並且訂了婚,但在訂婚後沒多久,P.G.就後悔了,開始發現她的未婚夫漸漸露出他的真面目。不但生活習慣很差讓她受不了之外,也不認真工作,工作一個一個地換,這讓P.G.很沒安全感,讓她看不到未來,於是想回到我懷抱,我也在惺惺相惜之下,開始了這段【錯誤的愛】。

     

    「明知我愛上了一個,不能愛的人,但是卻夜夜在期待著一個,不可能的夢」

     

    這首歌的歌詞,既深切又寫實地訴說著我們這段地下戀情,這段戀情發展在一個並不穩固的基礎上,因為怕人知道,所以小心翼翼地進行,也非常敏感,稍有些風吹草動,就會觸動我們緊張的神經,因此發展得並不順遂,讓我們隨時都在分手與不分手的關卡上徘徊不定,這段戀情有著隨時會崩塌的疑慮。

     

    終於在一次嚴重衝突後,也因當時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竟不顧家人及其他人的感受,毅然決然地決定離家出走。

     

    只記得出發時已是晚上八點多,當時因憤恨難平,只想到要消除我滿肚的怨氣,豈知竟穿著牛仔褲,一股腦地騎著我那台當時僅 4千多元,只有 10速的腳踏車從台北毫無目的地,一直奮力地往前騎。

     

     

    就這樣一直騎,一直騎,等到想停下來的時候往四週一瞧,竟然已騎到基隆了,但我怒氣仍未消,稍微休息後,仍繼續一直往前騎,直到後來覺得累了,想休息了,看看地方,竟然已到了東北角的鼻頭角了!再看看時間,已是深夜12點多,於是就決定晚上在此休息。

     

     

    此時攤商都早已打烊關門了,空蕩蕩的用餐區有很多空的石桌及石椅,於是找了一張石椅就躺了下來,因倉促出門,身上只帶了幾千塊及幾件衣服及外套,就拿了外套當棉被蓋著肚子,背包當枕頭躺在石椅上,雖一直有海風在吹著,可能是已騎了三個多鐘頭的腳踏車,身體還正熱著,所以並不覺得冷;此時望著星空,看著大海,回想事情的經過,心情與思緒正複雜地交錯,心中真有說不出的沈重。

     

    第二天清晨六點多就起來了,因我心中怒氣仍未消,於是決定繼續再往前騎,在不知不覺中已讓我走完一百多公里的北部濱海公路來到蘇澳了。在蘇澳吃了點東西,來到了蘇花公路的起點。

     

    雖然之前已開車走蘇花公路好幾趟了,但第一次騎腳踏車看著一路往上的陡坡,心中著實地打了一記寒顫,剛開始還有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此想法絲毫敵不過我心中的怨氣,於是決定向蘇花公路宣戰。

     

     

    雖然已將檔位換到最輕檔,但畢竟是第一次騎腳踏車爬山,先前也沒練習過,加上騎的是不算很好的 10速車,騎起來真的很辛苦,有時還會下車牽著車走;但也許是剛退伍沒多久,體力還算不錯,重點是有滿肚子的怨氣可當作原動力,想想一生氣就會用力踩踏板,就這樣竟不知不覺地讓我騎到了第一段上坡的頂點,從這就開始一路長下坡,此時心中開始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麻木感,這種感覺真是無法形容的爽快;這是生平第一次體驗這種感覺。

     

    很快地走完了長下坡,來到了東澳,再吃了點東西休息一下,就開始挑戰第二段長上坡。同樣是仗著剛退伍的好體力,更重要的是有一肚子怨氣可當我動力來源,一想到生氣的地方就會不自主地用力踩,雖也是會氣喘如牛,同時也發現氣喘得越厲害,我的怨氣就可吐得越多。

     

    就這樣又來到了第二段長上坡的頂點,也就是舊的「新澳隧道」。當初新澳隧道只有一條隧道,所以還有管制員來管制雙向的車流,因為只有一線車道,所以必須管制;還記得這排車在等我通過,真不好意思。

     

    通過新澳隧道後,又是一路的長下坡,此時這種舒暢的爽快感又來了,於是乎又一路暢快地下坡,走完這段長下坡,就到了南澳,此時已是晚上七點多了,這麼晚若再繼續騎山路也危險,於是就決定晚上在南澳找了家旅社住了下來。

     

     

    隔天早上起床,伸了個大懶腰並做了個深呼吸,此時發現自己心情已沒有像之前那麼地生氣,可能是已騎了一天多的腳踏車,尤其是因騎過蘇花公路那兩段長上坡及下坡讓我吐了不少怨氣,今早起來感覺怒氣已經消了一大半,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騎腳踏車正是讓我發洩滿腹怨氣最好的方法。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