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林道 消暑秘方 武荖坑林道(下)

    消暑秘方 武荖坑林道(下)

    兄弟衝吧 纜車的盡頭就是我們的終點了!

     

     

    8.5K,彎頭,里程碑與地景真是相應。但是大夥兒一起緊急煞停,應該不是為了彎頭! 

     

    回顧上篇消暑秘方 武荖坑林道(上)

     

     

     

     

    原來,龜大要過馬路,大家緊急避讓!

     

     

     

     

    卡車停駛,再加上青天計畫的整治,看來武荖坑溪的生態已漸漸恢復。

     

     

     

    滑過彎頭。

     

     

     

    8.1K,第三處吊橋及玩水處,東武荖坑溪的一條主要支流穿越林道匯入主流。

     

     

     

    8.3K~8.7K,武荖坑林道最美的連續S行路面。

     

     

     

     

    美麗中暗藏著累人的陡坡。

     

     

     

     

    9.4K,左岸有纜車的中繼站,這是地獄的門房,因為.......

     

     

     

    從這裡開始,進入讓人痛不欲生的長陡坡路段。

     

     

     

    大石鼓的地形出現在長陡坡路段,累累巨石布滿這一段東武荖坑溪床。

     

     

     

    筆直的峭壁矗立在林道旁,兩旁都是美景,只是,大家都在努力與地心引力奮戰,不知道還有幾人有餘力抬頭駐足欣賞。

     

     

     

     

    10.1K,水泥涵管跨越東武荖坑溪到左岸,極陡,心臟的跳動聲響幾乎要與喘息一樣大聲了! 

     

     

     

    兄弟爬山,只能各自努力!

     

     

     

    中箭落馬也沒關係,用牽的也不會慢多少! 

     

     

     

    10.8K,溪床上有水瀑,藉口拍照,停車喘息 : )

     

     

     

    藉口不能用太久,上馬繼續奮戰!

     

     

     

    兄弟,衝吧!纜車的盡頭就是我們的終點了!
    前頭小聲的傳來,「報告團長,看不到盡頭啊!」

    : ( 

     

     

     

    「再往前就會看得到的!」

    果然,在11.4K陡升段的回氣坡,我們望見纜車的盡頭,霍爾的移動城堡漂浮在雲端上。

     

     

     

     

    最後一里路,繼續陡上!

     

     

     

    用牽、用推,不管用何種方式,都要撐過這最後一里路。 

     

     

     

    霍爾,我來了!

     

     

     

    城堡是採礦場的辦公室,礦場在這裡設下關卡,再往前就是大白山頂的採礦區域了。

     

     

     

    我們在關卡前休息集結。提醒大夥兒降胎壓,座管降低,控制速度,好好享受下坡的樂趣。 

     

     

     

    殿後拍下伙伴下滑的身影,也對比山勢的險要,這裡是中央山脈的最北側,與花東的地形頗為類似。 

     

     

     

    霍爾的移動城堡,我們一起騎過!

     

     

     

     

    滑吧,享受汗水與毅力賺來的海拔高度。

     

     

     

     

    回到8.1K,第三處吊橋,停車,埋鍋造飯。

     

     

     

    東武荖坑溪的支流水清見底,水面上拍還不夠,硬要潛入水中拍!

     

     

     

    古董兄的現磨手工咖啡開張了! 

     

     

     

    泡在冰涼的溪水中,品嚐一口香醇的咖啡,伴著唧唧蟬鳴,真是夏日最頂級的享受!

     

     

     

    蝴蝶也聞香而來!?

     

     

     

    酒足飯飽(沒有啦,大人),大家開始玩起水花的拍攝,看了一陣子,大家始終太含蓄,總覺得水花不夠美,好,換我上場!

     

     

     

    怎麼樣,夠美嗎(感謝游老師幫我記錄下這一瞬間)。不要猶豫,加速直衝入水,美麗的圓弧水花就是你的。(我承認,我的武器比較好一點,29吋的大輪徑提供較大的動量與慣性)

     

     

     

    回家了,每次從林道出來都很珍惜,不知道下次想要再來時,林道是否還在?

     

     

     

    1898年,伊能嘉矩進行「平埔族調查旅行」進入噶瑪蘭奇武荖社,採集記錄了一首噶瑪蘭的「戀妻歌」。

     

    達瓦佑的妻子哈瓦婭卡(去世)!(達瓦佑)傷心至極
    妳(哈瓦婭卡)熟悉我(達瓦佑)的心(中事)。
    往昔咱們一起(種田園)摘蔬菜。
    妳死了,我哭到肝腸寸斷。
    我的心情跌宕到極點。
    (達瓦佑)如此(懷憂)過世於樹下原野。

     

    經過了一百多年,我們騎過伊能嘉矩採集的原野,戀妻歌已不能聞,青山巨變,唯有藍天。

     

    世事本無常,知道無常,才會珍惜,當然,知道無常,也要學會放下。

     

     

     

    但願我們能把藍天留給子孫,百年後,子孫還可以騎進我們記錄的林道。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