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08中亞烏茲別克篇 – 14,000公里回家路 阿里巴巴和沙漠中的歷史遺跡

如果堅守著原本一貫的角度去衡量事物 那旅行所帶來的價值似乎就沒有那麼深刻了


發布時間:Aug 15,2015 14:00 作者: Min

 


陪同騎一小段路的烏茲別克騎士
©Min

 

 

14,000公里,10個月的回家之路。Min,一個台灣女性,從德國騎自行車回到台灣的家。出發之前,她沒有錢也沒有經驗;旅途之中,幸運之神幫助她渡過許多最艱辛的時刻;在結束之後她分享:「我現在還是沒有錢,但是我學會了修車,學會了露營,最重要的是,我學會更用心的去看這個世界,以及這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及老師們!」

 


靠近烏茲別克與吉爾吉斯的邊境,與烏國學生簽名合照
©Min

 

 

打破傳說之旅

 

穿越土庫曼斯坦之後終於進入了烏茲別克斯坦。許多傳說中的資訊警告我可能會在入關時遇到許多刁難,而必須要付點錢才能夠順利入境。不過我想我可能是幸運兒的其中一員,不但沒有任何問題,加上整個關口只有我一人辦理入境手續,所以我和海關人員在大廳聊起天來。我跟他們詢問有關旅館註冊的事情,他們一臉茫然,告訴我沒這回事(但事後證明他們什麼也不知道,因為我在離境時被要求檢查了)。

 


入境烏茲別克後的第一個站牌
©Min

 

 

沙漠中的搖滾樂手

 

那是一個悶熱到不行的天氣,入境後騎沒50公里我就覺得快被蒸發了。有4位騎著BMW重機的騎士穿過我並熱情地向我招手,我心裡想:烏國人真有錢,騎這款重機。但這想法再1個小時後被證實是錯誤的,因為我又遇到他們停在路邊的餐廳吃飯,他們是來自瑞士的中年搖滾樂手。3個月前從瑞士出發,要一路騎到蒙古。他們招呼我過去加入陰涼的餐桌,並跟我分享他們在這趟旅途中因為了申請重機入境各國,而遭遇的各種問題。

 


來自瑞士的重機騎士
©Min

 

 

當我看著他們呼嘯而過時似乎很輕鬆,但其實每個旅途都有各自艱難的問題必須一一克服。想想騎單車旅行似乎算是簡單了,我們只需要面對兩隻腳的力量,而大部分的居民和官員都會因為騎單車而更熱情,或是對我們放寬許多條件。

 

 
搖滾騎士和他的裝備
©Min

 

 

一千零一夜

 

到了阿里巴巴故事的發源地Bukhara之後,我找回了老友Vali,以及半個新朋友Raimon(我們之前已經在FB上認識了)。 

 


(左為Raimon,右為Vali)
©Min

 

 

他們在入境土庫曼之後相遇,途中還遇到土國婚禮並被邀請列席,而Vali因為喝得太醉,連外套都搞丟了。離開伊朗之後,只要有人對著你在脖子邊彈指,意思就是要找你喝酒,而且是喝烈酒直到爛醉才行。在Bhkhara還遇到了其他的單車旅者:2個來自英國的夫妻,以及更多的德國單車旅人,看來真的好多人沿著絲路從歐洲到亞洲!

 


Min和其他4位來自德國的騎士們
©Min

 

 

許多Bukhar的當地居民會說許多歐洲語言。我們遇到一個看守店舖的女孩,她對著Vali說德文,對著Raimon說西班牙文,還對著我說中文!我的魂都快被她嚇走了。之後我們還遇到一位兜售明信片的小鬼,對著我身邊的2位帥哥用法文聊天,這地方也太國際化了吧!

 


Bukhar街景和店舖
©Min

 

 

烏茲別克的幣值非常小。我2位來自歐洲的朋友不善於拿大把大把的鈔票在手。攤販們快速算錢的神手,讓他們看得目瞪口呆,想要學當地居民算錢的神速,2人便在路上有模有樣地數起鈔票,只可惜他們不是當有錢人的料,怎麼也無法快速地將大把鈔票有條序的數完。

 


到烏茲別克變成很有錢的我(桌面上是我們3個人一起兌換的烏幣,大約是100歐元)
©Min

 

 

世界最高的公路

 

離開Bukhar後,我和這2位帥哥結伴了幾天,Raimon就跟我們分道揚鑣前往塔吉克斯坦,他的計劃是騎在高達4千米高的Pamir highway穿越塔吉克,並前往吉爾吉斯。

 


Pamir highway (M41)
©Wikipedia

 

 

全新的世界文化遺產

 

跟Raimon說再見之後,我們朝著一個叫Shahrisabz的城鎮前進。Vali說這個城市似乎有一個很厲害的世界遺產,所以我們興致勃勃想去一探究竟。當抵達Shahrisabz時,看到整個城市像被炸過一樣,全部是一堆一堆的大石塊和灰塵。我們被這個景象嚇傻了,城市就像德國第2次世界大戰後的照片一樣,所有的建築物都被摧毁殆盡。我因為過於驚訝,連照片都忘了拍。

 

後來遇到一對法國夫妻,他們說Shahrisabz好像得到了什麼世界組織的錢,所以在”重整”城市;我暗自祈禱,希望能趕在被”重整”前,到訪接下來安排的城市。不過後來我們才知道,之前我們在烏國待的第1個城市Bukhar,其實就是一個已經被重新整修過的城市。包含我們下一個目的地,也是玄奘大師曾經到訪過的Samarqand,也是收到這個組織的金援後重建了城市。當下我的內心很矛盾,重建之後的遺跡是什麼?這個不在我的專業範圍之內,我只是覺得又失去了一個對事物判斷的標準。

 


(重整之後的?)Samarqand –1600年前曾經紀錄在大唐西域記裡的國家
©Min

 

 

當時天色已暗,全城被鏟得只剩下一間旅店,但一個晚上要收60美金。聽到這個金額我們轉頭就走。在路上馬上被居民攔下來,說如果去他們家住,一人只收5美金。Vali累到很心動,但我說我是瘋了才花5美金去住那裡。因為依據經驗而言,住進當地居民的家都需要花很多時間做交際,不管語言通不通。而當時我們除了身體上的勞累,再加上了當時心裡的震撼所帶來的疲憊,還有許多居民圍著我們賣東西,更加速這種厭倦感。我滿腦子只想逃離這個地方,即使要再多花一點時間並摸黑找地方紮營,至少我可以喘一口氣。Vali聽完我說也覺得很有道理,因此我們便衝出人群、離開市區,找地方紮營去了。

 


正奔向月亮的Vali
©Min

 

 

天天五星級露天住宿

 

雖然在Shahrisabz的經驗不是很好,但在那之後其實就完全不一樣了。居民的生活看起來非常的原始簡樸,但他們的友善常讓我們很感動。

 


烏茲別克的小男孩
©Min

 

 

自從進入烏茲別克以後,民宅的分佈類型就開始散佈在各地。所以不太容易找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躲起來搭帳篷,因此比較保險的方式是跟居民詢問是否可以在周邊過夜,但往往收到的回覆都是帳篷別搭了,進屋內睡覺去。

 


居民讓我們留宿在房簷下,省下搭帳篷的麻煩
©Min

 

 

不止如此,他們還會奉茶、提供晚餐(即使我們說有食物了,他們還是會再多煮給我們)、以及隔天的早餐。

 


好心收留我們的烏國居民準備的早餐
©Min

 

 

其實我們知道在烏國,居民不能招待外國旅客。所有的外國人都必須要住進旅館並取得登記單,在離境的時候海關會檢查。但我們能選擇的地方不多,再加上不跟當地人接觸真的很無趣,所以我們都還是冒著點風險”非法居留”;但相對的為了迎合法規,我們到大城市時仍會住進便宜的旅店取得入住登記單。

 

註:我們在網路上查到的規定(其實也都是前輩分享,並沒有看過官方公佈版本)是在烏國的外國人,至少每3天要住在可以核發入住登記單的合法旅店。據說是會跟當地的警察局做備案,而這個登記單在離境時,海關會要求檢查。但我遇到已經離開烏國的旅人,和網路上的前輩分享,在離境時都沒有被要求檢查。不過我個人的經驗是在離境時被要求檢查單子>在烏國境內一共22天,我總共只有3次入住旅店並取得登記單。而出境的檢查官只是把單子收回,也沒有要求或詢問其他問題。

 


熱情收留我們的烏國人
©Min

 

 

在中亞待了一陣子之後,開始習慣了他們個個滿口金牙、以及女孩們長到不行的頭髮,似乎一輩子沒剪過。大部分的烏國人雖然熱情,但卻又非常害羞;通常他們會熱情邀請我們到家裡過夜,並把我們領到一個舒適的空間後就離開。感覺他們想盡量把地方留給我們,不過家裡的婦女們還是會過來送茶或是食物,但送完之後又會怕打擾我們而快速離開。(不過通常他們都是大家庭住在一起,所以會有很多婦女會輪番上陣。)讓我和Vali常常會有住在5星級飯店級的大自然套房裡;雖然沒有軟床和熱水澡,但這種溫情和待遇已經是非常高級的享受了。

 


收留我們的奶奶和在烏國到處可以的床(又有餐桌的功能),奶奶在我們離開時還哭了
©Min

 

 

如果堅守著原本一貫的角度去衡量事物,那旅行所帶來的價值,似乎就沒有那麼深刻了。

 

加入Biking 14,000 kms back home - Minka的旅行計劃粉絲專頁

 

中亞篇小插曲 – 又是茅坑

 

在烏國22天,唯一一次有機會在廁所裡上廁所(當然除了花錢住旅店的3天使用正常廁所)。其他時候就是跟大自然共享囉!

 


烏國茅坑
©Min

 

 

中亞篇小插曲 – 睡在仙界裡

 

有一天,我和Vali在四周充滿此植物的地盤上紮營吶!(內行人一眼應該就能看出來是“什麼植物”了吧)其實這種植物原本就是四處可見的一種野生植物,後來因為各國政府下令鏟除,所以才在一般道路消失踪跡。顯然在烏國長得頭好壯壯吶!

 

註:發現了嗎?這是大麻。

 


在烏國路邊常見的特種植物
©Min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