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10好朋友篇 – 14000公里回家路,路上的Cyclist瘋子們!

    10好朋友篇 – 14000公里回家路,路上的Cyclist瘋子們!

    一個偶然間在路上遇到的傢伙,成為了一個你這輩子真正的朋友(雷蒙.埃斯卡帕)


     

    和Vali在伊朗結伴
    ©Min

     

     

    14,000公里,10個月的回家之路。Min,一個台灣女性,從德國騎自行車回到台灣的家。出發之前,她沒有錢也沒有經驗;旅途之中,幸運之神幫助她渡過許多最艱辛的時刻;在結束之後她分享:「我現在還是沒有錢,但是我學會了修車,學會了露營,最重要的是,我學會更用心的去看這個世界,以及這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及老師們!」

     


    我、Raimon和Vali
    ©Min

     

     

    和瘋子做朋友

     

    從伊朗開始,路上時常會遇到其他在絲路的旅人。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原因及故事而踏上旅程。我覺得,不管是用什麼方法旅行,只要學會抛開成見並用心的完成自己想要的路,就是一趟最棒的旅行。

     


    和Vali在烏茲別克遇到一對拖著露營車的法國夫妻
    ©Min

     

     

    我的帥哥夥伴們

     

    和Vali搭上伴是在伊朗首都德黑蘭,我們同一天到烏茲別克大使館申請簽證。原本我預計要跟另外兩個來自英國的Oliver和Ben一起同行,但沒想到英國的護照在中亞地區,比我這個台灣護照還難用:不僅伊朗的簽證費用是我的兩倍(我的申請費用60歐元,他們需要120歐元),而申請烏國的簽證因為在伊朗沒有英國使館可以替他們寫推薦信而無法順利申請。因此,這兩位來自英國的帥哥決定要挑戰從土庫曼斯坦的北部跨過,直接進入哈薩克斯坦-這可以說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註一

     


    在德黑蘭遇到Oliver
    ©Min

     

     

    註一:土庫曼斯坦目前給的簽證只有過境簽,如同我在中亞篇介紹過的:此過境簽需要先申請下一個國家的簽證,以及前一個國家(伊朗)的有效簽證去申請,而最多也只會核發5天。你必須在指定的日期入境,按照申請簽證時的關口出入境。因此大部分持過境簽證穿越土庫曼的單車騎士,都會選擇跟我一樣走最短的路徑:大約560公里快速通過後進入烏茲別克斯坦。但這兩位英國人因為無法取得烏國簽證,因此改由另一條路徑,直接進入哈薩克斯坦,相當於700多公里的路程要在5天內完成,我們當時都驚呼:「這是相當危險或是不可能的任務。」

     


    五天的土庫曼風景
    ©Min

     

     

    一路向東,前進Heltoland

     

    也因為這個變化,原本幾乎已經成為隊長的Oliver跟我提到這位德國騎士,說Vali在伊朗的路線跟我一樣,建議我可以找他搭伴騎行,並把聯絡方式給了我。我和Vali就這樣搭上線,開始在伊朗的另一段旅行。

     


    我和Vali第一天從德黑蘭的出發照
    ©Min

     

     

    Vali的自行車旅行,一開始的計劃是從德國騎到義大利,然後改成希臘,再來又變成伊斯坦堡。我遇到他時,他的目的地在吉爾吉斯坦的Osh,而在我和Raimon共同的慫恿之下,他又改變主意騎到中國。

     


    正在做午餐的Vali
    ©Raimon

     

     

    拜師學藝

     

    當我遇到其他單車的長途騎士,並互相分享彼此的經驗時,每個人都對我的故事驚訝不已。也許我擁有所謂的新手運氣,一開始不會修車、不會露營、甚至不會煮飯的我,從德國出發一路到德黑蘭,除了在第一個晚上打開帳篷,並被我不專業的睡袋給凍了一晚之外,其他四個多月的旅程,我都幸運的找到居民衝沙發,並且保持了零次裝備意外紀錄;這其中包含了零次爆胎。

     


    在烏茲別克的Samarqand,
    遇到一對單車環遊世界好幾年的英國夫妻
    ©Min

     

     

    我也知道這種新手運氣並不可靠,因此我一直在想辦法充實我的經驗和技巧。而就在邁向旅途中最艱難的路段時,我遇到了Vali一起騎行,並從他身上學到了許多長途旅行應具備的生存技巧。

     


    第二次展開我的帳篷 – 和Vali在伊朗的荒漠
    ©Min

     

     

    我的這位騎行同伴,除了有豐富的露營經驗,還會煮一手好菜。所以我這個初次上路的菜鳥,也算跟對一個好老師。不過我也不喜歡成為他人的累贅,因此我倆分工,他當野外生存的專家,而我則擔任詢問借宿的親善大使。

     


    在伊朗的沙發主人Hashem以及他的家人
    ©Vali

     

     

    嚴格的輔導老師

     

    我們倆為了要趕上之後在中亞的所有簽證,因此要在10天內要騎完1000多公里:到伊朗東邊的Mashhad。這段期間,我們遇到正從英國騎車回香港的Zenda。

     


    Zenda、我和Vali
    ©Min

     

     

    Zenda是一個熱心又直接的人,他把我的裝備和旅行知識從頭到尾的笑了一遍。我想他可能是難得遇到另一個亞洲面孔的人,因此抓住每一個機會,傳授給我許多單車知識和生存技巧。當下的我非常不服氣,常常不領Zenda的熱情;不過當我一抵達Mashhad,就把一些他所謂的「基本配備」買齊,免得又遇到下一個熱情的亞洲人再把我念一回。還好伊朗是一個熱愛露營的國家,可以在這裡買到品質不錯且價格便宜的好貨。

     


    三人一起紮營過夜
    ©Min

     

     

    讓我當個外星人吧

     

    相較之下,Vali這位老師就顯得溫柔許多。除了跟我解釋簡單的露營技巧,還主動的說他喜歡煮飯而負責了每天的晚餐。當他從他的包裡搬出柴米油鹽樣樣俱全的炊具後,我終於明白只帶一個鍋和一個爐,準備天天煮泡麵的我有多麼可笑了。

     


    正在準備早餐的Vali
    ©Min

     

     

    我曾經跟Vali抱怨Zenda老是管太多;叫我應該要吃這個,要做那個,要準備這個的。雖然我知道他是好心,但我就是不想領情。而Vali緩緩的跟我說:

     

    「其實當我看到妳和Zenda時,我就會問自己:如果妳是德國人或是歐洲人的話,我會不會像Zenda一樣,想要妳也達到某種標準?答案是我會,如果妳是歐洲人,我可能也會主動去要求妳多一點。」

     


    我和Vali在烏茲別克
    ©Raimon

     

     

    這是一個很奇妙的想法,但頓時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當我在澳洲和歐洲時,我總是感到更多的自由,我以為那只是單純西方文化對於社會價值觀的開放程度,高於我所生長的環境。但我又常常聽到許多在亞洲的西方人,覺得在亞洲國家很自由。而我身邊的亞洲朋友們,也常對西方人的評論為:他們可以這麼做,因為他們是外國人,比較開放。我在此強調,這不是百分之百且絕對的一個說法,這只是我個人的經驗和感觸:我發現人們對於被自己劃分為同類的人,容易用心中的那把尺去衡量並點手莋腳;但對於被我們劃分為異類的人,卻往往給予較大的包容以及諒解。

     


    中國居民正在觀看第一次活生生的台灣人
    ©Raimon

     

     

    水的價值

     

    我在Vali身上,除了學習到許多求生的技巧之外,還有一次的震撼教育,至今那個畫面仍然印在我的心裡。那是一個炙熱無比的天氣,我們不得不在一個陰涼的地方避暑,渡過中午最熱的幾個小時。

     


    避暑中
    ©Min

     

     

    當時有一個熱心的烏國居民過來問我們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們說希望能要點水,但周圍是一片非常乾旱的草原。那位熱心的烏國人還是開著車去接水,並把我們的水瓶和Vali一個十公升的水袋裝滿回來。我們看著滿滿的水袋,想著要扛著這麼多的水騎車,是件多麼費力的事情,但又想到難得有多的水可以拿來洗澡,頓時又雀躍不已。

     


    一下午辛苦拉著水的Vali
    ©Min

     

     

    因此Vali開始頂著那十公升的水向前騎。傍晚我們開始尋找晚上可以紮營的地方,剛好經過一群放牧的牛羊和奔跑的孩童。小朋友看到我們很興奮,不斷跟我們揮手打招呼。一開始我很習慣揮手回禮,這是從伊朗開始每天對居民的社交活動,只是這一次怎麼有點不一樣,他們都往我後面的方向跑?一回頭我發現,每個小朋友手裡都拿著一個空的瓶子,看來他們把手裡的水喝光了。這時我注意到Vali把車停下來,並打開他那十公升的水袋開始幫那群孩子接水。

     


    送水大使Vali
    ©Min

     

     

    這一幕我很感動。我問自己:如果是我扛那十公升的水騎大半天的路,我是否也會豪不猶豫的把水分送出去?我真的不知道,但從開始旅行後,我一直不斷的接受別人的幫助與施捨才能走到今天,我發現我似乎被慣壞了:已經無意識的覺得別人對我好,給我東西,供我吃睡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我一直都在取,我一直都認為因為在旅行的我一無所有,但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嗎?除了微笑揮手之外,我其實在今天還能將難得可以洗澡的機會捨去,換取孩子們離開口乾舌燥的痛苦。其實我一直都還有那個“一點點”,可以幫助需要的人離開那個一點點的困境。

     

    除了得之外,我要更努力的去學習捨,即使我有的不多。

     


    在市集和烏國的婦女合照
    ©Vali

     

     

    好人教練

     

    Raimon不只風趣,人好又是個專業教練。怎麼說呢?當他知道我這趟旅途下來還沒爆過胎,也不是非常明白要怎麼修補,他就開始以身教學:一天爆個5次胎,讓我好好的見習他是如何修復的。因此我不得不說,這位來自巴塞隆納的騎士,是一個徹底執行身教的好老師!

     

    謝謝你Raimon,你真的是一個好人吶~(發卡)

     


    正在修車的Raimon
    ©Min

     

     

    環遊世界的賽車選手

     

    Raimon計劃3年騎單車環遊世界。他打算一路騎到北京之後,就坐飛機到阿拉斯加,再接著往南騎去加拿大、美國,最後到南美洲到阿根廷。這樣他就跨越了歐洲大陸和南北美洲,加上他之前的非洲之旅,也就算是跨越全球五大洲了!

     


    環遊世界的賽車手Raimon
    ©Min

     

     

    第一次知道這位騎士是透過一對來自立陶宛的背包客,他們和Raimon是在土耳其相遇的,而這對熱心的立陶宛情侶將Raimon的臉書給我。幾個月後,我在伊朗的烏茲別克大使館領取簽證,才發現正在跟我對話的帥哥,就是那位傳說中的騎士。

     


    在伊朗遇到的立陶宛背包客們、沙發主人和波蘭背包客
    ©Min

     

     

    因為簽證的時間錯開,直到進入烏茲別克以後才有機會跟Raimon一起騎行。他和Vali在同一天進入土庫曼,路上碰到之後就一起結伴,度過了五天的沙漠之旅。期間他們還參加了一場土庫曼婚禮,又被居民拉去唱歌喝酒。離開土庫曼之後,就只能伴隨著宿醉龜速向前,而我也因此才能在一個禮拜後趕上他們。

     


    在烏茲別克再遇Vali和Raimon 
    ©Min

     

     

    遇見伯樂

     

    Raimon是我唯一遇到拉拖車的騎士。我們互相交換了車子體驗各自的裝備,讓我驚訝的是拖車完全保留了單車的靈活掌控!下一次如果有機會,我可以考慮改成拉拖車旅行。而Raimon非常欣賞我的單車和裝備,連我平常被笑的最嚴重的大盤子兩秒帳篷,他也開心的說,對於每天累的半死還要組帳篷的他而言,兩秒帳篷實在是太適合他了。他的讚美讓我有點不知所措,這可是我整趟旅行下來,第一次被其他同行人如此稱讚我的配備啊!

     

    果然良駒還是需要伯樂才能看出真正的價值,是吧?

     


    和Raimon借宿中國寺廟
    ©Min

     

     

    來自世界最高公路的能量

     

    長途旅行難免都會把自己弄得髒兮兮的,尤其是騎了一整天的車,晚上還要跟滿身的汗臭相擁入睡。而Raimon是個比一般人更隨興的人,因此常常被我們說他太邋遢,而他也給自己一個封號叫"Dirty Traveler"(骯髒的旅行者)。

     


    Dirty Traveler Raimon
    ©Vali

     

     

    我們在烏茲別克一起騎了三天,他就轉往塔吉克斯坦的帕米爾公路(有關帕米爾公路Pamir highway可參考08-烏茲別克-世界最高的公路)。

     

    之後再跟他相遇,已經是在中國的甘肅省。當時他擁有一個多月在帕米爾公路的鍛練,腳程強壯無比,拉著一個拖車卻把上坡當下坡在騎,更不要說騎在施工中的濱河公路上猶如魚得水。而我和Vali則在後面辛苦的踩著踏板,氣喘如牛追了一、兩個小時,才能看到這位賽車手坐在某個小賣部的陰涼處等著我們,手裡握著一瓶冰啤酒休息。他說,他現在擁有帕米爾能量(Pamir Power),讓他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元氣而不斷的往前騎行。

     


    喝著啤酒等我們的Raimon
    ©Min

     

     

    騎士精神

     

    Raimon喜歡閱讀一些有關"騎士精神"的書,也喜歡跟我們分享他的心得。有一回我們吃完晚餐,躺在各自的帳篷裡休息時,他念了一段他正在閱讀的內容:

     

    「看,這裡定義了什麼是真正的自行車騎士(Cyclist)。首先,騎士總是會選擇以自行車為主要交通工具,即使有其他更方便和舒適的選擇;第二,騎士重視騎車的本質而更勝於討論屁股下那台車的配備和等級;第三,這是來自我本人的感悟,你必需要享受煎熬(enjoy the suffering)。」

     


    騎士們的午休時間
    ©Min

     

     

    顯然,我離真正的自行車騎士還有很遠的距離吶!而這位帶有帕米爾能量的賽車手,他除了看有關自行車的書,一有機會上網也只盯著自行車的相關網頁、再不然就是看一些自行車影片,甚至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看自行車電影。

     

    他利用淘汰的內胎做成錢包,打算在他花光旅費時,邊騎邊賣以支撐他的環遊世界之旅。當時剛好遇到Vali的生日,我們就用Vali的廢胎做成錢包送給他,以紀念這趟畢生難忘的旅行。

     


    Vali的生日禮物:內胎做的錢包
    ©Min

     

     

    再會,再會

     

    我們在登峰少林寺道別,Raimon繼續往東騎到上海,而我則往北騎向北京。最後的幾天,我們因為雨季而在青年旅舍停留,並一起關注第二屆TransContinental比賽:從英國倫敦騎到土耳其伊斯坦堡無間斷且無助援的自行車賽。當第一名冠軍Kristof Allegaert在第七天完賽時,我們倆都超級激動的,並且相約2016年一起參加這個瘋狂的比賽!

     

    這是我在這個回家旅途中,跟人承諾最瘋狂的一件事情了。但如果有機會在兩年後,再做一次短暫且瘋狂的冒險,那將會是一個很美好的夢!

     


    少林寺塔林紮營過夜
    ©Raimon

     

     

    在路上的某一個偶然,我遇到了這輩子真正的朋友們。

     

    加入Biking 14,000 kms back home - Minka的旅行計劃粉絲專頁

     


    咱仨在陜西的某個營地
    ©Min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