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12中國篇(下)–14000公里回家路,再見就是為了再見面

    12中國篇(下)–14000公里回家路,再見就是為了再見面

    我可以停在這裡,一味的回味過去;或是舉起腳,繼續朝著前方等待我的風景及故事前進。



    我和道貫裡的拜墊
    ©Min

     

     

    14,000公里,10個月的回家之路。Min,一個台灣女性,從德國騎自行車回到台灣的家。出發之前,她沒有錢也沒有經驗;旅途之中,幸運之神幫助她渡過許多最艱辛的時刻;在結束之後她分享:「我現在還是沒有錢,但是我學會了修車,學會了露營,最重要的是,我學會更用心的去看這個世界,以及這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及老師們!」

     


    我和Vali
    ©Raimon

     

     

    回顧上篇11中國篇(上)–14000公里回家路,我和我的衝擊

     

    過了山頂,就算從甘肅進入青海,那時海拔仍然是快三千米,雖然是7月底,我卻像冬天一樣,用外套包著身體。騎進一個小鎮,眼看快要日落了,就到警察局詢問能否給我一個角落搭帳篷(我一個女子在有人煙的地方,還是找個靠山過夜比較安全)。結果執班的警察們詢問長官之後,便幫我弄了一個房間過夜,在這種看得到白雪的地方,室內過夜像是天堂一般的享受,真是太感謝了!

     


    招待我的可愛警察
    ©Min

     

     

    再見就是為了再見面

     

    到西寧,經人介紹讓我住在小月之家,享受了一個舒服的沙發,還有熱呼呼的熱水澡。

     


    小月之家遇到其他中國的旅客
    ©Min

     

     

    我打開郵箱發現,我的老夥伴Vali和Raimon因為在吐魯番生病,上吐下瀉了幾天,決定直接搭火車到蘭州,明天就會到。我當時距離蘭州大約是220公里!天吶!原本是計劃一路向南騎到四川成都,再往北騎到北京的,但當時的我內心受到了許多衝擊而顯得很脆弱,因此我馬上決定改變計劃:抛棄孤獨,追上這兩位老友,並挑戰從來沒有過的紀錄:一天之內騎220公里到蘭州!

     


    趕路時不忘做國民外交/他們是善行使者,正徒步到西藏為弱勢募款
    ©Min

     

     

    為了達到這個新紀錄,我隔天一早起來開始趕路,15個小時後終於到達終點,那時已經是晚上11點了。

     


    趕路中但太陽已西下
    ©Min

     

     

    抵達蘭州的隔一天,我仍然起了一個大早,到蘭州火車站去和那兩位帥哥會合。就這樣,我們3人在中亞分手後,經過半個中國又再度合體了!也從那天開始,當地居民不再叫我英勇的女漢子,轉為兩個老外請的小導遊了。

     


    終於和老友們會合
    ©Min

     

     

    台灣人更好看

     

    和兩個老外一起騎車有趣多了,每天可以一起瘋言瘋語,但缺點是居民對老外都有種恐懼感,所以我們常常找不到地方紮營,因為他們都不讓我們搭,而在中國要找一個安全沒有人的角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躲在玉米田後紮營
    ©Min

     

     

    坦白說,我們都不喜歡這段在中國騎行的日子。每天將近三分之二的時間騎在路上,除了路況不好之外,飛塵與喇叭聲,還有不懂路權與禮讓的司機,而風景大多數都是正在建造或是已經完成的空洞大樓,沒有人煙的大馬路旁堆滿建材,要不就是完全都長得一模一樣的平房,一棟接著一棟,一村接著一村。

     


    許多長得一樣卻空洞洞的建設中城市
    ©Vali

     

     

    不過除此之外,我們還是玩得很開心。原本Vali和Raimon對中國很生氣,但後來經過我的翻譯和居民互動之後,他們也開始享受許多人們美好的一面。我們停下來在路邊吃飯或西瓜時,居民會圍著那兩個老外轉,後來Raimon發現一個脫身的方法,就是指著我說:「台灣人!台灣人!」然後所有的人就會抛下那兩位“師哥”轉向我。有一個90幾歲的阿公對我說,我是他這輩子見到的第一個台灣人。意思就是,台灣人比老外還要值得觀看!

     


    便利店外正在觀看我們倒水的民眾
    ©Min

     

     

    美猴王的老家

     

    那天傍晚,Vali跟我們說,依照寂寞星球的資訊,這附近有個水簾洞,很推薦去看一看。我一聽水簾洞,就說:「我知道!是西遊記孫悟空的老家,所以我們一定要去看一看!」我開始口沫橫飛地說起西遊記的故事,並說唐三藏真有其人,我有一大段路就是跟隨著玄奘大師當年走的絲路在騎的,因此我們轉向就往山上奔去,當然在事後我發現,這個水簾洞跟老孫沒有任何關係。

     


    前進水簾洞
    ©Min

     

     

    到了水簾洞的門口,天已經全黑。我看到門口有很大片的停車場,雖然這裡是山區,很容易找到紮營的地方,但如果能徵得某些地主的同意,睡起來還是安穩一點。我到管理室詢問是否能紮營,沒想到這裡的人非常熱情,不但讓我們睡在園區內的空地之外,還告訴我們哪裡可以接水洗漱。

     


    水簾洞入口
    ©Vali

     

     

    我們聽到都開心的不得了,好幾天沒洗澡的3個人像群野猴子一樣,衝過去洗臉洗腳。那是一個開放的室外,但Vali和Raimon不管那麼多,衣服脫了就開始洗澡,而我則是先搭好帳篷在旁邊觀察。(嗯!夠黑,根本看不到那裡有人,更不用說被人偷看洗澡了!)所以我等他們洗好以後,也衝過去把全身的汙垢洗淨,夏天用冰冷的山泉水洗澡,實在是太舒服了!

     


    景區內紮營
    ©Min

     

     

    隔天我們補了門票,就進入園區參觀,這裡有刻在山壁上的大佛像、道教的廟宇和許多長髮的道士。我發現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道士,Vali和Raimon問了我一些問題,而我只能回答我對道教文化一竅不通,所以無法回答他們的問題,顯然我想要當導遊還遠遠不夠格呢!

     


    我、Raimon和大佛
    ©Vali

     

     

    拜碼頭

     

    到西安時,Vali因為簽證快到期了,所以先搭火車到上海去,剩下我和Raimon兩個人再多騎個幾百公里,我也要轉往北方去,他則繼續向東騎。

     


    我和Raimon在西安
    ©Min

     

     

    離開甘肅之後都沒有什麼風景。整天就是對著一堆車子和塵灰的馬路,要不就是對著到哪裡都一模一樣的建築物打招呼,所以我對於往南繞路到少林寺的決定非常的滿意,因為這段路終於有一點綠意,以及還不錯的山路。

     


    塵灰馬路和逆風騎車時的好幫手
    ©Min

     


    需要道路清潔嗎?
    ©Min

     

     

    當我們抵達少林寺時,天色已經全黑了,而我又很堅持想要跟少林寺的大門拍個合照,所以我們便摸黑找路,想要找到進山門的指標,但又像鬼打牆似的找不到;問了附近的人,他們給的答案總是另外一堆不相關的問題:「找旅館嗎?」或「要住嗎?」

     

    終於找到對的人給我們指了一條明路,我們便沿著停車場騎到最下方的入口,那裡有個車輛進出的管制口。本來他們也不理我們,但我擔心走錯路,便開口問:

     

    「請問這裡是通往少林寺大門的路嗎?」

    「對,直走大約2公里就到了。你們今天要在裡面過夜嗎?」管制口裡的警衛問。

    「喔?我不知道裡面還可以過夜啊?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會想在裡面過夜。」我很驚訝的回問。

    「你們有帳篷嗎?」他又問。

    「有,我們兩個都各自有一頂帳篷。」我答。

    「嗯…那你們要出來把帳篷搭在停車場。」警衛邊說邊指著我們剛才經過的地方。

    「呃…喔好。」如果不行,幹嘛要開這個頭讓我空歡喜一場,嘖!

     

    終於,”少林寺”三個大字在我們眼前。看來在連續劇裡的少林寺大門,跟真的一模一樣!我們坐在門口的廣場,看著一堆一堆的學生正在打拳或拉筋,我倆就被這樣安逸的氣氛包圍著,Raimon說:

     

    「我對少林寺一點概念也沒有,但坐在這裡很舒服,這個地方有種寧靜的氣息,還讓我感覺身處在”龍珠”的世界裡,走這趟山路真的很值得。」

     

    我翻了個白眼跟他說:「先生,龍珠是日本的漫畫,再者,我想現在寧靜的氛圍是因為少林寺已經關門了,所有的觀光客都走了,除了我們兩個。」

     

    「我們是Cyclists。」

     


    練拳的學生們
    ©Raimon

     

     

    對,我們是單車騎士,而且還是長征型的cyclist。縱使有關單車的專業知識我還是嫩的很,但跟在Raimon這個正在環遊世界的傢伙旁,我可以暫時偽裝比真實的我強一點。我想,當一個cyclist最好的部份,就是不管我們想不想要,風景以及故事總是會在前方待著我們去經過、去欣賞、去閱讀。少林寺不是我們原本計劃的目的地,但此刻我們卻在這裡歇腳,享受著觀光客不會享受到的寧靜,以及晚風的沁涼。

     


    夜晚的少林寺門口廣場
    ©Raimon

     

     

    這片寧靜以及樹林的包圍,讓我們開始眷戀而不想移動。這時剛好有一台車開了過來,看到我們很開心,停下來要求合照。他們是在少林寺工作的人,具體做什麼我也沒有詳問,但他告訴我們,如果想要在附近搭帳篷過夜沒問題;他還指了個方向,告訴我們哪裡會比較安靜,離開前還送我們幾瓶水喝。我們順著他們指的方向到了”塔林”,那裡是少林寺歷代的高僧大德安息之地,因為一座座的塔形成像森林般的模樣得名。

     


    少林寺塔林(隔天早上拍攝)
    ©Raimon

     

     

    搭好帳篷之後,我跟Raimon做了簡單佛教的介紹,以及達摩祖師的故事,但對於少林寺,我除了達摩祖師曾在這附近的山洞待了9年,以及少林武術之外,其他的我是一無所知。我個人其實很想去達摩洞看看,但查到的資訊是想要進達摩洞,必須要先進少林寺,而代價是120人民幣,我這個破產的人是沒有辦法親眼目睹了,只能帶著嘆息聲入睡。

     


    達摩洞(隔天早上還不清楚狀況時爬上去了)
    ©Raimon

     

     

    清晨4點,我被跑步聲以及此起彼落的練拳聲吵醒,他們的聲音如此靠近,近到似乎就在我們的帳篷旁邊。我動也不敢動,生怕他們查覺到動靜就過來盤問我們,而我更不想在早上4點起床收拾帳篷騎車,所以說什麼也要硬賴著不走。還好不過一會兒,身體便把我再度帶入夢鄉,他們什麼時候離開的我都不知道。

     


    塔林邊紮營
    ©Min

     

     

    再次醒來時已經7點了,除了掃地的阿姨,周圍開始出現不少觀光客。我們把帳篷打包收拾後,到路口的一間早餐店吃東西。這頓早餐我吃得很忙,因為我們似乎在中國著名觀光景點裡成了另一個新焦點。人們不管我們是不是在吃東西,跑過來問東問西,甚至還有幾個傢伙爬上車就想騎,完全不過問在旁邊的我們。因此我們糊了口就跳回車上,繼續往昨天來的方向離去。

     

    到了大門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們前一天晚上紮營的地方,已經是少林寺景區範圍之外了。

     


    少林寺觀光客紀念照
    ©Raimon

     

     

    最後一段旅程

     

    過了登封後,Raimon和我就此分道揚鑣:我將往北騎去北京;而他則向東騎到上海,再搭飛機前往阿拉斯加。分別之際我們相約,旅行結束後,一起報名參加從倫敦騎到伊斯坦堡的”The Transcontinental Race”。這是一個瘋狂的無支援比賽:15天內翻山越嶺騎4000多公里橫跨歐洲。之後就只能擁抱離去了。

     


    Raimon和我
    ©Min

     

     

    再會了,我路上的朋友,謝謝在我最艱難的時候陪伴了我。現在,我又回到一個人,而離終點就只有一步之遙了。我突然發現,除了跟朋友說再見之外,我也快要跟這趟回家之旅說再見了,而我是多麼不想跟這種生活分開。但如果我想要持續這種生活,此刻的我就要繼續踩著踏板前進,才不會因為胡思亂想而失去了最後一段旅程。我告訴我自己:我當然可以停在這裡,一味的回味過去;或是舉起腳,再用力繼續朝著前方等待我的風景及故事前進!

     


    單車和我
    ©Min

     

     

    下一站完結篇:台灣,我的家。

    加入Biking 14,000 kms back home - Minka的旅行計劃粉絲專頁

     


    下集完結預告:台灣、家人、朋友
    ©Min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