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北方地獄走一回!實戰巴黎-盧貝石板路(上)

    北方地獄走一回!實戰巴黎-盧貝石板路(上)

    勇闖車手間人人聞之色變的石板路路段 一探北方地獄之名究竟為何而來

    巴黎-盧貝,五大古典賽之一,素有「古典賽之后」的美譽,同時也有著「北方地獄」這個惡名昭彰的名號。不過,稍微對古典賽有點研究的朋友都知道,巴黎-盧貝並非歷史最悠久的比賽,而「北方地獄」一開始也是在形容一戰時法國北邊慘遭戰火肆虐的景況。那麼巴黎-盧貝何德何能得以博得如此多的稱謂,並成為所有古典賽選手最看重的一場比賽?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巴黎-盧貝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石板路。

     


    為什麼巴黎-盧貝是所有古典賽選手最看重的一場比賽?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它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石板路

     

     

    等等,你們一定會說:「上週才在比利時結束的E3 Harelbeke、Gent-Wevelgem跟環法蘭德斯通通有石板路啊,還有20%的陡坡藏身其中,車手下馬牽車的畫面更是屢見不鮮,憑什麼巴黎-盧貝的石板路就特別受重視?」

     


    環法蘭德斯也有石板路,還有20%的陡坡藏身其中,車手下馬牽車的畫面更是屢見不鮮
    憑什麼
    巴黎-盧貝的石板路就特別受重視?

     

     

    剛剛比完法蘭德斯系列戰,去年也曾出戰巴黎-盧貝的台灣選手馮俊凱,一聽到要拿兩者的石板路難易度比較,立刻說道:「雖然一樣都是石板路,但是法蘭德斯跟巴黎-盧貝兩個路況完全不能比,巴黎-盧貝真的是極度困難,即便環法蘭德斯要爬上20%的石板坡,但我還是覺得巴黎-盧貝要難的多。」

     

    難道「北方地獄」真有那麼可怕,讓職業選手都如此敬畏?藉著美利達此次舉辦斯特拉碟煞版新車發表會,筆者也得到了體驗巴黎-盧貝賽道體驗的機會,來看看這條人人聞之色變的石板賽道是否如傳聞中恐怖?一向崎嶇不平的台灣馬路又跟它差了多少?

     

    此次Lampre-Merida車隊出賽巴黎-盧貝的隊員也會隨著媒體團一同練車,因此路線便從第18段五星級石板路亞倫伯森林(Trouée d’Arenberg)開始,至第7段的Templeuve-Moulin de Vertain結束,試乘路線約70公里,有12段共24.2公里的石板路可以好好折磨大家一番。

     


    Lampre-Merida車隊出賽巴黎-盧貝的隊員也會隨同練車,預計有12段共24.2公里的石板路可以好好折磨大家一番

     

     

    一出發我還能保持心情愉悅,心想著終於來到歐洲騎車,這是個多麽難得的體驗,甚至還跑到前面去找阿凱聊天打屁,渾然不知自己像隻不知死活的七月半鴨子,正步步邁向「北方地獄」深淵中。一小段熱身騎乘後,立刻就來到試乘路線的第一段石板路-亞倫伯森林。如果此時是在比賽當中,選手們將以時速50以上衝進這段五星級石板路裡頭,因為這裡的地形是微微向下的。不過今天是來試乘兼練習的,不是來拼生死的,所以一切以安全不受傷為原則,眾人也在真正進入石板路段前,先停車集結後再出發。

     

    當然,要踏進這段名聞遐邇的地獄路段時,心情是期待興奮又緊張,畢竟亞倫伯森林就是巴黎-盧貝賽事的象徵之一,每年的賽事關鍵總少不了這裡;但是又一想到有無數車手在這裡一個摔車就傷重退賽,不由得心頭一緊,只求平安通過。

     

    好,正式上路!才進入石板路沒幾公尺的我,立刻就嘗到數不盡的顛簸感。那種感覺很像在白色的減震條上騎車,只是減震條很有規律,這裡簡直是一團混亂到極致!上從頭髮下至腳趾,沒有一處沒在晃動的,彷彿邊騎車邊有人抓著你的身體上下左右不停的大力搖晃,簡直就是拿公路車來比越野賽一樣荒謬。此時時速約莫25公里上下,但以我薄弱的off-road實力,實在很難在快上個一兩公里,而一想到職業車手們在這裡的時速都高達40以上時,立刻對他們抱以無限的敬意。

     


    才踏上石板路,感覺就像有人抓著你的身體上下左右不停的大力搖晃,簡直就是拿公路車來比越野賽一樣荒謬

     

     

    才騎個一兩百公尺,心中就不斷叫苦連天,望著遠方無窮無盡的石板路面,心想這段極恐怖的地獄路面何時才能結束?阿凱看見我的窘境,也立刻上前來傳授密技:「你的手不能抓住變把,因為抓那邊會很顛很難騎,要像我這樣雙手握著上把位,不要太鬆也不要太緊。太鬆,你的手容易被震掉;太緊,手掌一下就會被磨破。所以在抓握之間要找到一個平衡,並去感受石板路的節奏。」

     


    阿凱傳授密技:手不能抓住變把,因為抓那邊會很顛很難騎,要雙手握著上把位,但不要太鬆也不要太緊

     

     

    阿凱真是個暖男,我在心底這樣默默地感激著。但暖男還是要練車的,所以他也不能跟我聊太久,馬上就像風一樣地飄走了。得到高人指點,我當下就變換騎姿,看看能不能順利征服亞倫伯森林。又騎了一段,發現這段五星級石板路真的不是叫假的,就算用上把位騎車,也只能把痛苦指數從100分降到95分,整體而言,還是震得人一陣七葷八素,短短2400公尺有種看得見騎不完的感覺,絕對是從我騎車以來,最吃力的2公里平路。

     

    花了好些時間才終於離開亞倫伯森林的我,完全訝異於這段路的困難度,明明只是平路而已,距離不過2公里多,時速更是不到30,但已足以讓我騎得氣喘吁吁,心跳直逼有氧閾值的上限。

     

    續下篇:北方地獄走一回!實戰巴黎-盧貝石板路(下)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