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只會騎卻不懂車的帥妞:陳寶珠

    只會騎卻不懂車的帥妞:陳寶珠

    傳說中的「前叉120mm吃不完姐」!

     

    「登山車、公路車甚至BMX我都碰過,但......我只會騎,不懂也不會修車。」

     


    寶珠挑戰劍南山一景(驚)
    使用車款:Kona Lisa 120 
    ©George Kao

     

     

    聽完她豐富的運動經歷,再聽到這句話,小編的下巴不免瞬間垮下。她說,從小就是靜不下來的小孩,國小三年級到小六一直都是排球校隊,當時還有所謂學校與學校間的運動友誼賽,舉凡短跑、長跑、400公尺接力賽等項目,全都被校隊指導老師當作訓練體能般,要求下場競逐。

     

    "不會覺得很煩嗎?要比這麼多種......(暈)。"
    「其實還好,去外校比賽最開心的是能夠看到許多賞心悅目的帥哥!」她笑答。

     

    她的運動經歷不單單是接觸多樣項目,就連傷害的來歷及次數皆如數家珍。小學時期還玩過棒球,沉甸甸的球體從眼前飛來,反應不及的她任憑棒球砸中導致下方門牙缺一角......一瞬間卻成為永恆的記憶。國高中,陪伴她的是籃球,那種近距離與對手爭球的過程刺激著她所有感官。曾經與對手相撞,導致眉尾縫了7針;也曾經跌倒撐地造成左手當場脫臼,「印象是這輩子第一次全身麻醉做手術。」儘管如此依舊不減她對籃球的熱愛。

     

    我說她瘋了,但她眉飛色舞的神情卻讓人暫時忘卻過去那些傷口帶來的疼痛。

     


    兇猛林道,讓寶珠的胸口吃了一記直拳! ©Loose Riders Taiwan 黃重凱

     

     

    進入夜二專,她加入英文會話社,那時候接觸的朋友正巧透露著登山的習慣,她索性就挑了一天和大夥去爬南投的奇萊南峰(能高西段)及南華山。如果接觸過登山的人就知道,其實登山的裝備不便宜,為何她有辦法說走就走?「我所有的裝備都先跟朋友借,唯一的念頭只有先去再說。」那股誰都攔不住的信念驚艷萬分。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每個人幾乎將重達7、8公斤的行李背上山,想不到同行的友人卻因為身體不適無法繼續前進。

     

    結果怎麼辦?「那就幫她背上去啊!」熱心的她直接把對方的行李攬在身上,負重超過14公斤的重量只為讓隊友順利完成山行。從這幾次登山的經歷,她坦承這並沒有讓她從此愛上爬山,不過在登山的過程中偶遇的林道,卻成為她每一次上山的小確幸。「你有辦法想像嗎?那種2、3點爬起來只為了看一道日出的感動嗎?」

     

    06年對她來說很關鍵,那時候有一部電影相當火紅,“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是該電影的Slogan。07年買了人生第一部登山車,衝著那部電影的影響,她決定自己一人騎去環半島,「我在猜膽子可能是那時候練出來的」她笑說。 回來之後,獨騎久了她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嘗試從網路上尋找同樣有著騎車愛好的車友。那時候,什麼樣的車種都有,舉凡平把、登山、彎把及小折......直到09年她才決定加入當地的車隊(內湖車庫幫)。

     

    「後來就有人提出去比長程的比賽,如第一場的NS 200K、300K......當時更有人騎登山車挑戰西進武嶺,完賽時間不到4小時。」嘗試之後她才知道自己不喜歡長途比賽,後來因為一日北高買了公路車,也參與過公路賽(環台東,只是沒有完賽)。但她始終明白,即便成績不理想;有公路賽也會想再次嘗試,但鍾情的依舊是MTB,登山車。

     


    環台東 ©樂活式單車 林祐君

     

     

    2010年到12年,當時在大台北地區使用登山車騎乘的路線以丹鳳山為主,與小胖老師也是在此地相遇。「我知道自己的登山車騎乘技巧不好,他便建議我先從沒有避震器的車種,也就是BMX開始練起。」當時便在內湖極限板場學習如何讓身體變得更有彈性、柔軟,不以花式為主,而是將從BMX身上學到的技巧搬至登山車內運用。由於BMX沒有避震器,唯一的避震器就是自己的身體,光是在板場中學習不踩踏、或以快慢不一的節奏踩踏......截至今日仍不敢說這樣的騎乘方式很順暢,但身體的律動和單車間的協調反應能力,就是在這之間積沙成塔。

     


    小胖老師於五指山騎乘一景 ©鐘宇仁

     

     

    小胖老師是誰?他是過去曾代表台灣於日本、加拿大出賽的國手,亦是鄭邦中(鄭喬鴻的父親)的前輩。「他的教學方式很特別,通常學生做錯了第一時間他不會馬上糾正,而是過一段時間才說明正確的姿勢,讓學生自己用身體感受。」在錯與對當中領悟正確騎乘方式的奧妙,但最令她最挫折的亦是無法體會錯與對之間的差別......。這3年她的單車經歷藉由登山車及BMX交錯訓練著,直至今日重心已全數放在登山車上。

     

    喜歡林道的她,因為加入一支團體:“台灣·用騎的最美”而認識不少林道,說起自己印象最深刻的路線......「我講不出來,就算是同一條林道也會因為不同的夥伴及天氣,造就全然不同的感受,在我眼中,林道......就是這麼美好!」2014年她受到髒車店莊承翰的約騎(前國手,也是下坡女王 Penny的學弟),便投身重度越野的懷抱。

     


    深受林道吸引 ©台灣·用騎的最美 藍健標

     


    最佳髒兄弟戰友,莊承翰

     

     

    髒車店的隊友(髒兄弟)其實不只如此,最常陪她騎車的成員如大衛、A瀚、凱凱、大牛哥。舉凡和DH有關的賽事、活動,大家那種風雨無阻,從北到南甚至征戰四方(中國),確實無愧於“髒兄弟”不怕泥濘的稱號。苦嗎?累嗎?因為是興趣;因為能和自己信任的團隊合作、騎車,她總是興致高昂的完成每一次的挑戰。

     


    髒兄弟唯二沒取得名次的A翰與凱凱(笑) ©Dirtybikes Xavier 祥哥

     

     

    直到現在仍舊只會騎而不懂車,就算身邊的髒車隊隊友及經常接觸的KHS車店老闆螞蟻(人力引擎單車保養美容中心)都覺得她這樣不ok,率性的她卻直白的告訴我:沒關係,有阿翰在就好!黝黑的皮膚微微透著似有若無的傷痕,女生騎登山車,需要克服的是不怕摔及跌倒,「最重要的是不能害怕身上有疤痕!」

     


    ©G山團 郭旬斌

     

     

    “對了姐,你接下來還有什麼計畫?”
    「我嗎?......預計是在今年6月背行李騎一趟郡大林道,想將登山車與露營結合。」

     

    帥氣的她,道別前撂下一句『陳寶珠(寶哥)至理名言』送給我:Less typing more biking.(少說廢話多騎車,就這麼簡單。)

     


    過期青年+犬獅連 ©翰哥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1 comments

  • Pao Chu

    謝謝佩霓引薦我才有機會上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