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北方地獄走一回!實戰巴黎-盧貝石板路(下)

    北方地獄走一回!實戰巴黎-盧貝石板路(下)

    完成12段難度、長短不一石板路後 對能夠完賽巴黎-盧貝的選手致上最高敬意

    死撐活撐終於騎完噩夢般的亞倫伯森林,緊接著就是Wallers-Hélesmes的三星級石板路。也許大家會覺得從五顆星到三顆星,難度應該簡單很多了吧?一開始我也是抱著如此天真的幻想來到Wallers,但等我實際踏上去之後,才發現這裡跟亞倫伯森林的差異就是從超級震變成非常震而已,痛苦程度雖有稍減,但對於從未騎過石板路的我,其實都是差不多的。

     

    Wallers-Hélesmes僅有1600公尺,不過這時就發現石板路能少騎一公尺是一公尺,此處1600公尺跟先前亞倫伯森林的2400公尺相較,也許這800公尺的差異在平路上看起來沒什麼,但是在這裡會感動到痛哭流涕。然而高興沒多久,巴黎-盧貝裡最長的石板路Hornaing-Wandignies馬上來報到,3700公尺長的四星級路面,我感動的眼淚都還來不及擦乾,馬上就又淚流滿面了。

     


    石板路其實最長的路段也不到4公里,但是騎在上頭,會希望能少騎一公尺是一公尺

     

     

    前前後後也才騎了三段石板路,累積里程到目前也不過20多公里,就已經覺得精疲力盡、口乾舌燥,想要伸手拿水壺起來喝,才發現水壺早就不知飛到哪裡去,立刻秒懂職業車隊為何在石板古典賽裡都會換上那種很復古的水壺架,原來只有那種水壺架才能確保水壺不會半途出走。

     

    除了水壺失蹤外,我的座管也在剛剛震到整個下滑,而且還邊震邊滑到最底,一路騎來倍感吃力,幸好在Warlaing-Brillon石板路的中途遇上車隊補給車,窘境才獲得解決。同行的台灣美利達代表Cash也直呼吃不消,卡鞋甚至在途中被震開了兩次,從上面幾個狀況來看,石板路的顛簸程度絕非一般的台灣爛路可以相比較的。

     


     邊騎邊震,水壺不知何時飛掉的,座管也不斷下滑,石板路的威力果然名不虛傳

     

     

    不過石板路騎久了,就會發現其實一整段完整的石板路裡,並不是整段路都是那麼平均的跳動,而是一段平坦一段顛簸,或是左邊平右邊不平之類兩邊路面不均的情形。所以在稍平坦的路段要維持一定速度還不算難,但是到了極跳動的石板上還要騎得快,那就得憑個人的本事了。

     


    石板路面常常一邊較顛簸一邊較平坦,選擇路線跟卡位就成了騎在上頭的重要功課

     

     

    而碰上了路面左右不均時,好騎的那一面就成了兵家必爭之地,是個想盡辦法都要擠上去的地方。要是你落入了不好騎的那一面,不僅騎得事倍功半,發生事故的機率也是大增。此外,路的兩邊有時會出現沒有石板的路沿,不寬,只有約50公分或更窄,但相信我,在這裡騎車時,你就會跟轉播裡看到的職業選手一樣,無論如何都會想要騎到那邊去的。在這小小的路沿邊,立刻就能感受到天與地的差異,平時我們在一般馬路上騎車可能都還會覺得這種路面不太優,但是在石板路上,這些路沿就是超級平坦的康莊大道,不僅舒適度大增,時速直接加5都不成問題。

     


    平時我們在一般馬路上騎車時,可能都還會覺得路沿這種路面不太優
    但是在石板路上,這些路沿就是超級平坦的康莊大道

     

     

    震完一段又一段,終於在通過Orchies後來到了中途休息點。明明才騎了30多公里,卻有著平時兩倍距離的疲累感與飢餓感,騎在石板路上果然極度耗費體力。同時有感於跳動程度實在太大,趁著休息時順便把約90psi的胎壓放掉一些。大吃大喝完再次上路時,剛剛調整胎壓的效果馬上有感,整個舒適度跟操控性都比先前好上一大截,難怪選手會對石板路賽用的輪胎與胎壓如此斤斤計較。

     


    重新調整胎壓再上路,馬上有感!難怪選手會對石板路賽用的輪胎與胎壓如此斤斤計較

     

     

    緊接著又要碰上一段五星級路面-蒙桑佩韋勒(Mons-en-Pévèle)。蒙桑佩韋勒的崎嶇程度其實沒有亞倫伯森林那麼嚴重,但因為它一開始就是下坡,緊接著是一個往右跟一個往左的直角彎,在這種地方騎車要過彎其實是件很危險的事。要嘛,就騎外側一點都是石板的地方,不然就是走內側,只是那邊佈滿了砂石而已。所以這兩個彎想要快速地通過,要的不只是技巧,有時還得有一些些運氣才行。

     


    石板路過彎,要就騎外側一點都是石板的地方,不然就是走內側,只是那邊佈滿了砂石而已...

     

     

    抵達蒙桑佩韋勒的後段,又成了緩緩爬升的石板路,如果以正式比賽來看,車手們騎到這裡也早就破200公里了,該消耗掉掉的也差不多都燒完了,離開石板路後馬上又接一段短陡坡,可以讓有意角逐冠軍的人在此大膽進攻,因此有句自行車賽事俗諺是這樣形容蒙桑佩韋勒:「你不一定會在這裡贏得比賽,但是你可以在這裡輸掉比賽。」

     

    過了蒙桑佩韋勒後,就只剩下幾段比較短程的石板路,過了僅700公尺的Templeuve後,也象徵著此次的巴黎-盧貝體驗之旅即將結束。雖然筆者只騎了約一半的石板路段,速度也只有實際比賽的一半多些,但已可深深體會到在石板路上參賽的艱辛與危險,這種路面絕非一般道路可以比擬,即便台灣的路再爛,但跟這裡相比也都還是好太多。也因為如此,巴黎-盧貝才能在所有古典賽中享有如此崇高的地位,能夠完賽已屬不易,更何況要拿下成績?

     

    不管如何,能在「北方地獄」走一遭並安全下莊,實在是個奇特又難得的經驗,有機會來法國騎車的朋友,真的應該來這裡體驗一下,何以巴黎-盧貝成為車手的夢魘。不過要我再來騎一次的話嘛,我想地獄去過一趟,就夠了。

     


    實地騎乘巴黎-盧貝這條經典路線,是個奇特又難得的經驗
    不過要我再來騎一次的話嘛,我想地獄去過一趟,就夠了

     

     

    延伸閱讀:自行車選手的夢魘 北方地獄巴黎﹣盧貝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