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01 準備與出發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01 準備與出發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我認清了一個事實:我的體力不會因為參加比賽就變成超人

     

    2014年夏天,我正在執行從德國沿著絲路到北京的「回家計劃」。當時因為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我和在路上遇到的旅伴Raimon都感冒了,決定待在洛陽休息幾天。那時剛好The Transcontinental Race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我們坐在電腦前,看著參賽者的GPS不斷的在地圖上移動,以及第一名的Kristof Allegaert在第七天完成了比賽。

     


    和Raimon一邊寫旅行遊記一邊觀看賽事
    ©Min

     

     

    「瘋了!他一定不是人類!」我在青年旅館裡大叫。沒過多久,網路上已經能看到第一名的採訪影片,我和Raimon馬上點選觀看。電腦螢幕裡播放著這位超人講話的畫面,但沒有一個字我聽得懂,他似乎在騎完車子後已經沒有辦法清晰地講話了。但我仍然盯著螢幕看,覺得很不可思議,我想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這個人辦到了!

     

    「Min!我們也去報名TCR!我們都從歐洲騎到中國了!」Raimon看完採訪,興奮地跟我說。

     

    「你去吧!去參加比賽的人都是超人,我可不是。」這是我觀賽後的心得:如果不是超人,就是瘋了,誰會去參加這種比賽啊?我現在每天騎一百公里就快要了命,而且每騎幾天還要休息幾天,不然腿根本動不了。這個比賽需要的體能,根本就不能跟我現在在做的事情相比。

     

    「Min!妳一直都覺得妳很弱,但我不這麼認為,至少妳也一個人從德國到了這裡。再說,這個比賽又沒有時間限制,妳可以照妳的速度慢慢騎,只要完成它就好。我們一起去參加吧!」

     

    這時我不知道哪條筋不對,想著剛才看完的採訪,那位Kristof Allegaert,他做到了我以為不可能的事情,那也許我也可以去嚐試這個不可能的任務。當然不會是用七天,但是挑戰自己的另一種可能性。

     

    回過神時,我已經和Raimon握著手,相約報名2016的比賽(因為2015年我們可能還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旅行)。

     


    當時遇到的旅伴Raimon和我
    ©Raimon Escapa

     

     

    兩年後,我依約定報名參加比賽,但Raimon仍然在南美洲騎車旅行,看來他三年的環遊世界計劃是沒辦法如期完成了。而現在,我仍然不是個超人,所以只能變成瘋子。

     

    我開始定期的跑步,做重訓,以及嘗試著一天騎兩百公里以上,但身體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強壯,比賽卻一天天不斷的逼近。

     


    仍然在環遊世界的Raimon
    ©Raimon Escapa

     

     

    到比賽前兩個禮拜,我的訓練結果最快也只能在十天騎完一千公里,而且大部份還是平路,這跟我希望能夠完賽的目標千差萬遠(17天完賽)。我不斷安慰自己,相信自己比賽時一定會爆發出另一股驚人的力量,相信我會因為全神貫注的在比賽而功力大增,不像訓練時雜事這麼多。

     


    賽前訓練:環半島五天(139-塔塔加-阿里山-台南-台中)
    ©Min

     

     

    「Min,妳看看自己的訓練過程就好,別問我這種問題。妳知道我支持妳的,但別要我去想像妳這樣的體力,要如何去完成TCR?不好意思我真的想像不出來,有些事情光靠熱情是不夠的。」比賽前因為知道自己準備不足,所以想要尋求男友Kamil的安慰和鼓勵,沒想到他竟然這麼直接告訴我現實的狀況。

     

    不過Kamil是個網球教練,又是體育相關科系畢業的,他了解運動相關的訓練和準備,不像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外行人,異想天開的覺得用樂觀和毅力就可以所向無敵。

     

    「別想太多,不管最後有沒有完賽,我都會以我為榮。」這是最後他能說出安慰我的話。

     


    賽前訓練:環島十天(台中-台3線-台北-北宜公路-蘇花公路-屏東-台中)
    ©Min

     

     

    我跟姊姊抱怨Kamil不看好我,沒想到姊姊也和附和了Kamil的看法:「小妹,妳知道我們都是很支持妳的,但妳真的得想想,目前為止妳最遠的紀錄是一天騎226公里,還是平路,而隔天腳馬上出問題,但這個比賽並不是只有一個兩百公里而已,連我都不知道這個路要怎麼騎完它。」姊姊近幾年很瘋跑步,還參加了越野超馬賽,她為了提升體能做了不少研究,也下了不少功夫。她知道了我訓練的成果和比賽的難度相比後,只叫我盡全力去參賽就好。

     


    比我強壯的姊姊(左)陪我每天的晨訓
    ©Min

     

     

    唯一覺得我可以完成比賽的,是好朋友靜怡:「Min,妳一定可以的!我相信妳是那種下了決心就會辦到的人,加油!」她永遠都對我有信心,但卻是個完全沒有在運動的人,她可能不知道一天騎兩百公里,或是上升海拔兩千米是怎麼一回事。

     

    要離開台灣的前兩天,碰到姊姊的朋友Thomas,他是我認識的人裡面騎車體力最好的,他跟我說:「Min,記住!妳的目標是完賽,那就要好好的保持體力!我看過妳比賽的路線,在CP1之前都是平路,妳就趁這個時候把體力練起來,不要太急,不要在爬山之前就把體力給用光。我想妳花七天的時間到CP1差不多。」

     

    我一聽七天到CP1,面有難色。七天?可能都有人快到終點了吧?不過我還是記下重點:目標完賽,保持體力!

     


    和姊姊、Thomas跑山訓練:大坑步道1-5號
    ©Min

     

     

    Start to CP1
    Day 0

    站在比賽的集合廣場,看著自己和其他的參賽選手在一起,覺得很不真實。有參賽者跟我說,他想要直接騎到CP1以後再休息,我只能睜大眼睛的看著對方,想著如何在騎完將近七百公里的路之後才睡覺。

     


    出發前所有的參賽者在Geraardsbergen的廣場像明星一樣供人拍照
    ©Eric Verl

     

     

    傍晚十點多,前方響起鈴聲,人們隨著車潮前進。

     

    開始了!這場我期待已久的瘋狂比賽!這時人群中聽到有人用中文對我大喊加油,回頭看竟然是一群像當地的居民,用我的語言幫我大聲的加油!

     

    我不擅長夜騎,再加上身體在早上的體力會比較好,所以晚上十點開始的比賽對我較不利,而且又想著Thomas說的戰略:不要一開始就把體力全耗光。所以開始後沒兩個小時,就在河邊找個安全的地方舖上睡袋睡覺。

     

    為了減輕重量,我沒有帶帳篷,直接套上睡袋睡覺,仰望著星空並伴隨著冷空氣。這個夜裡被寒風凍醒好多次,歐洲的夏天好冷!

     

    Day 1

    隔天一早起床,上網看其他參賽者到哪裡了,沒想到在地圖上我是倒數第二個藍點!

     

    「瘋了!大家全都瘋了!」我像是用塞的一樣,把前一天先買好的豆子罐頭倒進嘴巴裡,然後開始趕路。

     


    寒冷的早晨,腳必須包在睡袋裡取暖
    ©Min

     

     

    沒一會兒就進入法國。週末法國的商店都沒開,好不容易在路邊看到一台賣三明治的餐車,便停下來買午餐,這是半天下來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賣食物。我比手劃腳了老半天,想告訴對方我是素食主義者,所以不吃肉。

     

    但老闆只是跟我大眼瞪小眼的,不懂我在說什麼。這時來了一個會講一點英文的當地人,幫我點了一份蔬菜三明治。這個會講英文的當地人是位農夫,點完餐後他坐在我旁邊問我在做什麼。

     

    我解釋TCR給他聽,接著他又問比完賽要去哪?

     

    「回台灣。」吞下嘴裡的食物後回他,我得趕快吃完再繼續上路。
    「妳可以跟來一起住,我有很大的農場。」農夫説。我邊吃邊看著他,不知道他想説什麼。「我還沒結婚。」農夫又接著説。
    「喔!我有男朋友了。」什麼意思?他是在暗示我什麼嗎?為了不必要的誤會,趕快把男友牌搬出來用。

     

    農夫看了我一會又說:「等你一個人的時候可以來找我,我的房子很大。」接著他又問我: 「妳有小孩子了嗎?」

     

    「沒有。」我回答。
    「很好,我也不喜歡小孩。」農夫很滿意地說,又問了我一些問題,並在我要離開的時候,把他的電話號碼給我。(可惜之後一場大雨,字條濕掉被我丟了,似乎錯失了當法國農夫太太的機會了⋯⋯LOL)

     

    午餐後我跳上車繼續趕路,直到天色再度暗下來,我也感到精疲力盡時,才騎了180公里。都不知道是誰說CP1之前都是平路,一天下來不斷的上坡下坡再上坡,搞到我距離預設的目標250公里還有一大截,而現在已經精疲力盡沒有辦法再繼續往前了。

     


    無止盡的上下坡
    ©Min

     

     

    晚餐點了一個雙人份的披薩,薩在歐洲似乎是最便宜且又熱量足夠的選擇,我打算現在吃一半,另一半留到隔天當早餐。沒想到當肚子稍微感到一些飽足感時,眼前只剩下一小塊薩了。

     

    我不知道今天到底耗掉了多少熱量,但顯然有超過這個雙人份薩!

     


    預計雙人份
    薩可以留一半當隔天早餐
    ©Min

     


    結果一不小心就只剩最後一塊(而且還餓)
    ©Min

     

     

    Day 2

    第二天,我還是只騎180公里就收場了。

     

    這時我認清了一個事實:我的體力不會因為參加比賽就變成超人,它在訓練的時候就已經告訴了我現在的能耐是什麼了。不過縮在睡袋裡的我,還是計劃著隔天要拼280公里到達CP1!

     


    第二個晚上的營地/為了趕路早上五點就準備好出發
    ©Min

     

     

    Day 3

    又騎了一整天,翻過無數個小丘後,終於在天色暗下來時,看到CP1只剩下六十公里的指標,真是太感動了!

     

    「嘿!妳是TCR嗎?」身後突然有人在喊叫,而我聽到了幾個熟悉的單字。回頭看,一個騎在單車上並有著跟我差不多裝備的人,她是參賽女選手No. 148 Johanna。我們激動的打了招呼,並一起停在麥當勞吃晚餐,互相激勵了一下又繼續前進。

     


    Johanna和我
    ©Min

     

     

    大約在凌晨兩點半抵達CP1,請櫃台人員幫我在通關卡上蓋章,就住進旅館內準備好好的休息犒賞自己一番。但睡前又因為忍不住全身的臭味,結果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洗澡和洗衣服才上床睡覺。

     

    總之,今天280公里達陣!

     


    裝備和身體都一起好好充電
    ©Min

     

     

    Day 4

    早上一醒來,竟然已經九點多了,而我的大姨媽竟然這時來訪了!可惡!比賽可不可以多給我兩天「大姨媽寬限期」啊?

     

    趕緊衝到旅館一樓吃頓超級大份的早餐,再回房間把行李收拾好穿上乾淨的衣服,一路直奔CP1的指定路線到山頂。

     

    到頂點請剛好停在那裡的警察先生幫我拍張紀念照,再繼續往CP2的方向前進!

     

    加入Bikepacker Min - 單車背包客Facebook粉絲專頁

     

    未完待續~

     


    第四天的早上終於抵達CP1
    ©Min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