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02 前進阿爾卑斯山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02 前進阿爾卑斯山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我太小看歐洲的夏天了,尤其是阿爾卑斯山的夏天!


    回顧上篇:01 準備與出發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Day 5

    過了CP1之後就開始爬山路,一天連180公里都騎不到了,甚至得在一片漆黑裡推著車子上山。

     

    當初在規劃路線時,把大多數的時間花在路徑的檢查,因為目前有提供線上自行車路線的系統,並沒有把公路車和登山車的路線分開,一個不小心就會選到越野路徑。

     

    這對於騎公路車並扛了一身行李的我,完全不想碰到這樣的路線。所以坐在電腦前花了許多時間不斷地檢查再檢查,但就是忘了多看兩眼高度。結果今天我不但爬了三座七百米高的小山,最後還是掉進窮鄉僻野的小路裡摔了一大跤。

     


    讓我摔跤的路
    ©Min

     

     

    好不容易爬上最後一座山滑下來後,原本打算在Nantua找地方舖睡袋過夜,為隔天進入瑞士做足準備。

     


    今年的環法路線
    ©Min

     

     

    在下坡快結束時,剛好看到一戶人家的窗戶還沒有緊閉(歐洲大部分的房子,窗戶都有兩層,外面那層上關上後就看不到房子裡面是否有燈光,更不用說看得到人了),而人們正坐在廚房聊天。

     

    原本還擔心身上的水要撐過夜有點勉強,沒想到竟然能遇到跟當地人要水的機會!我馬上把車停下來,走到窗邊去打招呼。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屋主一家人不但熱情地邀請我進屋裝水,還準備沙拉和麵包,並挽留我下來過一夜。

     

    我一聽到可以不用在外頭熬過一夜不斷被凍醒的晚上,馬上點頭說好。女兒大方把房間讓給我睡,自己則跟弟弟擠一間房間;而爸爸還開心地說道,前一陣子這條路帶了環法賽車手過來,今天還把我帶來了。

     

    這時我在比賽的地圖上,是倒數第五名。突然覺得騎車就像持有一個特殊的光環,竟然有機會被拿來跟世界有名的環法選手相提並論,即使我目前正如同烏龜的速度在前進著! 

     


    收留我的法國家庭
    ©Min

     

     

    Day 6

    道別熱情的法國家庭後,我繼續踏上車子向前進,一段快樂的下坡之後滑進瑞士。

     

    我奮力地爬上坡,並在下坡做最大的衝刺,希望能趕上一些速度。瑞士除了很多山之外,還有很多牛,每頭牛脖子上都掛著鈴鐺。上坡速度慢的時候,就會開始邊看風景邊想:這些掛在牛脖子上的鈴鐺聲這麼大,會不會有某些牛覺得很煩?那牠會不會因為不想再聽到這個聲音而靜止不動,連草也不吃?但是如果其他的牛還是不停的吃草而發出鈴鐺聲怎麼辦?那也許這頭牛就得躲到一個角落,變成一頭孤僻的牛。

     


    在瑞士到處都有掛著鈴鐺的牛
    ©Min

     

     

    對,我的腦子差不多就是在想這些事情。

     

    在經過瑞士的Lausanne後,氣溫隨著海拔的高度急速下降,而偏偏這時天空下起大雨,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再套上防水衣,還是凍得牙齒不斷顫抖。更痛苦的是騎下坡的路段,寒風冽雨像千萬把利刃一樣的刮在臉和手上,刺進骨頭裡。

     

    我太小看歐洲的夏天了,尤其是阿爾卑斯山的夏天!

     


    冷到必須把所有的衣服穿在身上
    ©Min

     

     

    情況變得一點都不好玩,我決定今天先收工,找個地方避雨保暖,不然如果感冒了那可就不好了!為了減輕負重,我沒有帶帳篷,所以這時我不能露宿街頭,得找個室內過夜。

     

    我在第一個城鎮停下來開始找旅館,沒有,只好又向前進,到了下一個地方仍然沒有旅館。遇到一個勉強會說英文的當地人,說旅館得騎個快十公里,而且還不在我明天要前進的方向。

     

    在這種雨天裡,我開始後悔為什麼沒有帶帳篷出門,這樣我就可以馬上躲進帳篷避雨了。

     

    我躲進餐廳取暖並補充熱量,最重要的是利用WIFI開始用手機上網搜尋住宿資訊。當我不抱希望的點進Warm Showers(https://www.warmshowers.org/)查看時,竟然在距離七公里的地方奇蹟似的找到一個WS,而且還在規劃的路線上!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拿起電話打過去,緊張地跟對方說我在參加一個自行車比賽,經過這裡時卻下起大雨,現在又冷又累,可不可以過去他那裡住一晚,還不忘記說我可能明天一早就得離開。

     

    沒想到對方一口就答應了!掛掉電話後才發現,連自我介紹都沒有,對方就已經答應收容我了。

     

    翻出手機防水套,開啟耗電的離線導航,將手機架在龍頭上,開始照著指示在黑夜裡前進。雨勢已經沒有先前那麼大,但毛毛細雨加上寒風仍讓我凍得全身發抖。不久後,導航帶我進入了一片漆黑,並告訴我對方的位置在這裡。

     

    沒有路燈,天空被烏雲覆蓋到一點光線也沒有,我是這裡唯一的一個發光體。是找到鬼屋是嗎?我在情急之下想要從包包裡找出更亮的燈來照明,結果把上管包給擠到爆掉了。太好了!現在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在不知名的山區,我在一片漆黑之中,冷風伴隨著細雨不停的打在身上,而我卻無法把裝備關起來!不管了,先用車鎖把包包纏起來明天早上再說!

     

    這回我全身發抖,而且很害怕。拿起手機又打給對方,跟他說明情況。對方要我回到最後一個有路燈的地方,他開車出去幫我引路。原來導航帶我少轉了一個彎,但這個地方也很偏僻,所以導航失誤可能也算正常的。

     

    終於,進到一個沒有雨的屋內,用熱水沖去我身上的寒冷,並且包著溫暖的毯子入睡。

     


    住了一晚的舊農舍
    ©Min

     

     

    Day 7

    隔天早上我跟主人聊天,說明了比賽的內容,對方也跟我分享這個房子的一些故事:這裡原本是個農舍,後來改建成住家,所以他們一家人都住在這個農舍裡,但沒有一個人是農夫。主人跟我解釋,其實在WS上的檔案是他父母的,但現在他們正到奧地利去騎車旅行不在家。很可惜沒有機會見到WS真正的主人,希望下次有機會能再回來拜訪他們。

     

    短暫的交流後,就辭行繼續趕路了。

     


    原本可以一覽阿爾卑斯山景的陽台,因雨天而覆蓋了一片白雲
    ©Min

     

     

    當天晚上我趕到CP2,中間還探了NO.81 Demian的病。他不舒服所以留在旅館裡兩天,我停下來休息時剛好看到他的車子,取得旅館經理的同意後,上樓敲門看他。

     

    還好Demian已經好一點了,隔天應該可以繼續前進,但他跟我說屁股痛到不行,一路上嘗試著邊騎邊跟屁股溝通,要屁股合作一點,但似乎屁股就是不願意。

     


    生病的參賽者81號和我
    ©Min

     

     

    還好我的屁股目前還算聽話。

     

    抵達CP2時,我又遇到老朋友No. 148 Johanna。我興奮的追上她打招呼,她回頭看到我,就有氣無力地說了幾句話。我努力想要理解她說什麼,卻只聽懂一句話:「不能騎了!不能騎了!」

     

    最後她請CP2旅館裡的人帶著她和車子離開,並且回頭跟我說:「我要去醫院,祝妳順利!」

     


    前進CP2的路,除了海拔不斷升高,下雨更讓氣溫不到十度
    ©Min

     

     

    我驚訝地看著她被車子載走,當下愣在原地好一會兒,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很擔心她,但我知道她會好好照顧自己。那我呢?我會不會好好照顧自己?我的身體其實也已經疲倦不堪,原本以為到CP2時可以遇到一些夥伴,心靈充電一下,卻看到這樣的場景,頓時心情有種跌到谷底的感覺。

     

    不行不行!振作!我用力地搖了搖頭,想要把不好的情緒甩出去,雖然沒有趕走太多負面情緒,但仍足夠讓我回到眼前的問題:仍然下著毛毛雨的高山,我需要找個地方過夜睡覺,以應付明天第二段指定路線的山路。

     

    瑞士的物價很貴,還好找到一間Hostel,費用不算太高,35法朗還附早餐,我一定要吃個夠本!

     


    沿途都有許多裝飾美麗的百年木屋
    ©Min

     

     

    在比賽期間,我只允許自己到檢查站時才能洗衣服,所以先洗個澡,再把臭衣服也洗乾淨後,就到火車站附近點了一塊大披薩當晚餐。在台灣薩貴得要命還不一定好吃,但在歐洲卻是最便宜又好吃的選擇,而且還符合現在的高熱量需求,真棒!

     

    把肚子塞滿後,就馬上爬到溫暖的床睡覺了。

     


    CP2的指定路線:前往Grimselpass的山路
    ©Min

     

     

    Day 8

    早上上路前,先花了點時間在Grindelwald的市區買了一件羽絨背心。這兩天已經被凍得招架不住了,所以只好砸錢來彌補事前的準備不足。阿爾卑斯山的夏天實在是跟台灣的冬天一樣,我得想辦法讓自己的身體暖和,才有機會撐完比賽。

     


    冷到手指快斷的CP2指定路線: Grimselpass(海拔2165米)
    ©Min

     

     

    接著越往上爬,越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因為CP2指定路段的這兩個山頭,Grimselpass海拔2165米,Furkapass海拔2436米,兩座山頭溫度都不到三度,這是我在台灣時用40度的高溫準備裝備時,無法想像的場景!

     


    冷到水指快斷的CP2指定路線: Grimselpass和Furkapass中間的山谷
    ©Min

     

     

    騎完CP2就已經花了我八天的時間,這時在地圖上,第一名已經快要接近終點站了,而我卻一半都還沒騎到。真的不知道那些遙遙領先的人是用什麼做的,雖然我能想像這時男友Kamil會說:「他們有很足夠的準備和訓練,而妳....」

     


    騎完CP2,第一名已經快要到土耳其了

     

     

    好了,反正想再多,我都已經在比賽了,只能盡我自己的全力做到最好,這是唯一能做的事。但阿爾卑斯山的名聲也不是白來的,翻過CP2的指定路線當天,爬升了三千一百多米的高度,最後天黑時才騎了98公里,但我連再往前兩公里到破百的力氣都沒有了。

     

    加入Bikepacker Min - 單車背包客Facebook粉絲專頁

     

    未完待續~

     


     經過市集的時候,攤販幫我把擠爆的包包縫起來
    ©Min

     


    市集裡有人把比賽地圖印出來給我留念
    ©Min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