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04 最後的力氣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04 最後的力氣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這一刻,我離所有認識的人都好遠,卻和每一個人和環境好接近

    回顧上篇:03 山與景的賽事 - 橫跨歐洲自行車賽TCR2016

     

    Day 12-13

    攻上CP3之前,又遇到另一個前一年的參賽者來加油打氣,還給了我三顆蕃茄說:「能量很重要!蕃茄充滿了能量!」

     


    又遇到一個去年的參賽者前來打氣
    ©Min

     

     

    離開Passo Giau後,一路快樂下坡衝離阿爾卑斯山,在Longarone過一夜後進入斯洛維尼亞。

     


    CP3:義大利Passo Giau
    ©Min

     

     

    天氣時而晴天時而雨,我需要找一個室內來過夜,但已經到騎到精疲力盡,都還找不到適合的旅館,最近的一間竟然要一百五十歐元!天色已經全黑了,我只好停下來查看離線地圖,思索下一步怎麼走會比較好。

     

    「嗨!又見面了!」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我回頭看,是幾個小時前打過招呼的自行車騎士。 「妳還好嗎?需要幫忙嗎?」
    「我正在找過夜的地方。」我跟他說明了我的處境。這位男士叫Mattias,是目前在義大利Trieste渡假的德國人。

     

    「如果你不介意,妳可以到我那裡過一夜,從這裡下去大約是十五公里,但是一路都是下坡,不用十五分鐘就可以到了。」這時我的腦袋不知道是秀逗了,一想到安全又免費的過夜,十五分鐘後可以休息;另一方面是Mattias沒有燈,這時天色已經全暗,我身上多出來的照明設備也可以借他用。憑著這兩點,我就點頭說好,跟著他一路滑回了義大利去。

     


    在義大利Trieste收留我的德國人
    ©Min

     

     

    Day 14-16

    隔天睡醒後,腦袋清醒了點,才發現我得再花半天騎回昨天一路快樂滑下來的下波。算了,這時口袋的錢已經剩不多了,而安全的地方可以讓我身體完全放鬆好好休息,就當花半天的時間來付一夜好眠吧!

     


    入境了兩次的斯洛維尼亞
    ©Min

     

     

    半天後,穿越斯洛維尼亞,進入克羅埃西亞,雖然路面是上上下下的升降,但比起在阿爾卑斯山的折磨,這裡的坡度就像天堂一樣。這裡沒有在山上弘偉的景觀,卻有另一片祥和平靜的寬闊。

     


    克羅埃西亞海岸線
    ©Min

     

     

    比賽已經進入第三個禮拜了,在trackleaders.com/transconrace16上參賽者的標點越來越少:有許多人已經完成了,也有人放棄了。我開始分不清是因為身體太累而影響心情,還是因為心情不好而使的身體變得沈重,許多時候我想要發瘋大叫,我想要停下來坐在海邊休息,欣賞這難得一見的美景;但卻又有一股討厭的力量,催促著我繼續踩著踏板前進。我好累、我想休息,我想要泡在那清涼的海水裡消暑,我已經快要被太陽給蒸發了。

     


    午餐時間躲在樹蔭下乘涼,熱到快要被蒸發了
    ©Min

     

     

    當我意志消沉在對自己胡言亂語時,我看見對向騎了一台自行車,我們對視了一會開始大叫:「Transcontinental Race?」

     

    「喔我的天!我已經好幾天沒有遇到參賽者了!」她是一個女生,騎在一台自行車上,左右兩邊都扛了一個馬鞍袋,並且戴著一款和我一樣的帽子,上面寫著177,顯然也是參賽者吧?

     

    「妳怎麼從這個方向過來?妳走錯方向了!」我緊張的說,看來這可憐的傢伙搞不清楚方向!得快點阻止她才行。

     

    「哈哈哈!我不是參賽者,我是義工,從CP4離開到這裡來的。」Katrine跟我解釋,她是在CP4第一批的義工,幫比賽前十五個抵達的選手蓋章,然後就交接給下一批的義工,並開始她的返家之路:一路騎回挪威!

     

    「妳是我路上遇到第五個參賽者,但卻是第一個女生!我真是太開心了!這對我而言意義很大!」Katrine很興奮的說,天瞭得她對我的意義才大,在我騎得暈頭轉向的時候,像一位來自下一個目的地的天使。

     

    (註:Katrine一共花了三個月又三天的時間,在9/27回到了挪威。六年前她曾經花了十五年的時間騎車環遊世界!)

     


    遇見來自CP4的義工Katrine
    ©Min

     

     

    Katrine還告訴我可以在路邊的樹上摘一種果實,不但好吃又營養,最重要的是免費!謝過這位熱情的義工後,我開始在路上走走停停,不斷地吃這個免費又好吃的營養食品來補充體力。(因為這個地區大部分賣吃的都是烤整條豬,而商店都賣垃圾食物,對我這個素食者而言不好找食物。後來回台灣我才知道,原來那些果實就是無花果)

     


    魔術頭巾搭配休息把的組合用法:無花果置放袋
    ©Min

     

     

    Day 17

    沿著克羅埃西亞的海岸美景騎了三天,接著轉進波士尼亞。在露營區遇到了一位每年花半年時間住在這裡的澳洲人,還有熱心無比的露營主人,讓我睡在他們的開放式廚房躲避山區夜晚的寒風。

     


    波士尼亞營地主人讓我睡在開放式廚房內避寒風過夜
    ©Min

     

     

    在進入下一個國家之前,又爬了一座海拔一千米的高山,左腳的肌肉也三不五十地開始鬧脾氣,因此疼痛走走停停了許多次,最後才滑進蒙特內哥羅。

     


    肌肉疼痛不已,只好拿反光帶暫時固定住以減少疼痛感
    ©Min

     

     

    Day 18

    原本想說已經三天都睡外面,想要在爬CP4的指定路段前,找個舒適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因此照著離線地圖(maps.me)上提供的資訊,找到一間出租公寓,沒想到對方跟我開口25歐元還沒有含早餐(早餐是我花錢住宿的一個重要因素,因為我可以吃很多),只好婉拒對方離開了。

     

    我身上的錢已經快花完了,因為當初異想天開,覺得自己可以十七天完賽,而現在已經是第十八個晚上了。

     


    蒙特內哥羅Krupac湖
    ©Min

     

     

    這時附近的鄰居都好奇地出來觀望,其中一個會說英文的過來跟我打招呼,並且熱心幫我找到一個有多出空房的家庭借住一晚。

     

    這是一對老夫妻住的房子,樓上還有他們的三個孫子。等我安頓並洗好澡,門口已經聚集了一群鄰居。大部分的人都不太會說英文,其中一個孫子會說一點德語,所以我就用德語跟他們溝通了一下。

     

    他們跟我解釋,在蒙特內哥羅,鄰居都會像這樣到處串門子,是很正常的現象,所以要我別被一大群人給嚇到了。

     


    蒙特內哥羅尼克希奇城收留我的家庭和鄰居們
    ©Min

     

     

    Day 19

    隔天早上奶奶幫我準備了很豐盛的早餐,還找了一個會說一點英文的孫女來幫我翻譯。但不知道是奶奶的肢體動作太豐富,或是我已經很習慣去解讀身體語言,常常在孫女還沒有翻譯前,我就已經回答了奶奶的問題。

     

    我還聽到奶奶得意的跟孫女說了一些話,我就開玩笑的問: 「奶奶是不是說,她不用英文也能跟我溝通?」

     

    孫女看著我點頭,然後翻譯給奶奶聽,我們就在屋裡大笑了起來。臨走前我希望能付一些錢,但老奶奶堅持不收,並且要孫女跟我說,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我會再回來看她。

     


    奶奶準備的豐盛早餐
    ©Min

     

     

    告別奶奶一家人後,我開始朝著CP4的指定路線前進。我感覺體力似乎不再自行恢復了,每天早上醒來,前一天的疲倦感都還在,而且中午後,就像洩了氣的球,全身軟綿綿。對於硬梆梆的腳踏板,以及壯麗的上坡路,我完全沒有招架的餘地。

     

    我開始意識渙散,拖著車子慢慢的往上爬,以至錯過了轉彎的路口,白白又踩了兩公里的上坡。

     


    CP4指定
    段:Durmitor國家公園
    ©Min

     

     

    抵達CP4以後,我跟Hana聊了一下天,就拖著身體去吃晚餐了。我發現身體已經開始失去很多功能,無法清楚的思考,甚至無法感覺到飢餓,每一條神經都只不斷傳送一個訊息給我:我要休息。

     

    我只能像機器一樣,把東西一口一口的塞進嘴巴裡,咬合、再吞進肚子裡。現在我沒辦法讓身體有足夠的休息,至少食物一定不能少給,雖然我覺得吃進去的還是不夠消耗掉的,但我已經盡量在餵食自己了。

     

    我很怕因此把身體給搞壞了,所以小心翼翼地,甚至把騎車的速度放得更慢,或增加在路邊休息的時間。但問題是這也會把我比賽的時間拉得更長,延後身體能夠充分休息的時刻。

     


    CP4指定
    段:Durmitor國家公園
    ©Min

     

     

    洗好衣服,終於舒服地躺在床上,突然覺得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我在CP4了!

     

    腦袋開始播放許多從比賽開始到現在的畫面,它們就像電影一樣,故事精彩,聲光影像也刺激動人。但,故事的主角是我嗎?要不是席捲全身的疲憊與勞累告訴了我答案,我根本就無法相信。

     

    為什麼會這麼驚訝?因為這一路來,在各種因素環境的考驗下,已經把我徹底打敗許多次,卻又不知道哪來的毅力和體力,繼續撐到了這裡。

     

    我已經不知道聽過了多少回的自言自語,訴說著自己已經到達了極限,無法再支撐更多的路、更多的坡、更多的困難。但每過一個檢查站,卻發現身體又達到了之前沒有過的極限,但我卻還能撐住,並且讓自己在身體允許的範圍之下,繼續緩緩前進。

     


    CP4指定
    段:Durmitor國家公園
    ©Min

     


    突然內心有種莫名的激動,想到自己一路下來的堅持,以及在網路上許多來自遠方的打氣,我想要擁抱所有一切的人事物,主辦單位、所有參賽者、在路上遇到給我打氣的人、網路上鼓勵我的人、在台灣支持我的親友們,連刁難我的山和雨,我都想要大力的謝謝。不為什麼,就只因為現在心裡的一種莫名感動,讓我覺得能活在這個世界上,跟這麼多的人和自然互動,相知相惜,真的很難得。

     

    這一刻,我離所有認識的人都好遠,卻和每一個人和環境好接近。

     


    CP4指定路段
    :Durmitor國家公園
    ©Min

     

     

    我勉強起身,撐著眼皮寫下了內心此時想說的一些話:

     

    終於爬完了CP4。Hana是一個非常親切的人,她熱情的歡迎我到這裡。現在我內心有好多話想說,但卻只有一點時間和體力來表達。其實我的身體早在接近CP3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不聽我的指揮;疲倦、腳失去了能量、屁股的每一個點都痛到想哭、身上的錢也要花光了、今天甚至連洗澡的沐浴乳都用完了!我很想要回家,現在就想直接掉頭回去!但我更想要完成這個比賽!我知道在比賽地圖上那顆屬於我的小點移動得很緩慢,所以讓觀看的人也覺得累了(真是不好意思)。這所有一切的問題加起來,我還是想要走向終點,即使我知道在終點已經沒有其他參賽者或是工作人員了(所以也不會有攝影師幫我拍下抵達的時刻,修圖後加上完成時刻xxD//xxH//xxM)。不會有人在那裡等我,擁抱我,但,我仍然想要盡最大的努力到達那裡。不好意思要讓大會的工作人員們等待更久的時間才能讓今年的比賽落幕,以及謝謝這一切。


    晚安

     


    CP4指定
    路段:Durmitor國家公園
    ©Min

     

     

    我寫得有點語無倫次,但那不重要了。到達這裡,已經很難去思考,聽覺也變差,記憶力更是糟糕,我已經開始處於一種退化階段。

     

    加入Bikepacker Min - 單車背包客Facebook粉絲專頁

     

    未完待續~

     


    CP4終點:Zabljak
    ©Min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