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台灣 辦一場比賽背後所花費的心力:2016道卡斯盃

    辦一場比賽背後所花費的心力:2016道卡斯盃

    每年都在重新找一塊適合的場地

    2016道卡斯盃位於通霄神社,富有禪風意境的神社位置在虎頭山腰,雖然海拔高度不到100公尺,但仍可俯瞰整座通宵街道景致,所以被選為神社位置。賽道全長約1公里,比起去年多了高一些的難度,剛出發就遇到一段上坡,中間有多變的林道路段、數量蠻多的樓梯,五組跳台、一組障礙、一座獨木橋,最有可看度的大跳台是神社前,拍照起來特別好看。

     

    延伸閱讀:道卡斯大佛城市下坡賽  江勝山最速稱王

     


    神社前的大跳台

     


    好長好陡的樓梯!要省時間就必須一段、一段越過去,勢必引來全場驚呼

     


    抵達起點之前要先牽車上一大段上坡,一開始就要考驗大家的體力

     


    最長的樓梯是一出發面臨的魔王之一

     


    多條樓梯藏匿於賽道之中

     


    整條賽道共有五組跳台

     


    無論長樓梯還是短樓梯,大跳台還是一般跳台,都讓選手騎滿、跳滿

     

     

    「不想要重複的場地、不想玩同樣的東西。」為道卡斯規劃賽事的Ice說著辦一場比賽的自我要求。每一年,都在找新的場地去試跑,像從11月開始已經在尋覓明年的場地了,如此及早的準備,就是為了用登山車走遍台灣,讓車友們不斷享有新奇感。如果場地廣受好評,像是2016年的道卡斯盃在通霄神社舉辦,車手們越過跳台,背後是一幅擁有日式風格的禪境畫面,贏得喀擦喀擦的快門聲,如此特別的場地,Ice也許會安排到後年,甚至大後年才回到這個地點。

     


    在台灣少見的神社建築成為本次下坡賽的亮點

     


    「我不會把比賽固定在同一個地點。」曾經是單車媒體從業人員,身兼記者與下坡車選手的角色,兩年前進入產業於道卡斯推廣單車運動,Ice試圖在比賽裡面為車友們尋得有別以往的參賽樂趣。

     


    Ice曾是歡樂組的下坡車選手,賽道的好完程度與豐富性對他而言相當重要

     


    從找場地、與政府協商、拜訪當地居民進行賽前溝通等..., 這些都是辦比賽背後會面臨的事情,如果要回答「辦比賽最困難的是什麼?」他會說:「找一塊適合的場地。」

     


    圖為賽段中間的獨木橋與輪胎陷阱。佈置道具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尋找一塊能接受賽事的場地

     


    場地需要事先借,不願出借的理由通常是擔心下坡賽的危險性,像今年確定辦在通霄神社之前,在全台灣不設限哪一個地區的條件下,Ice已經找了30個地方。其次是周圍居民的接受度,Ice在賽前會繞一圈每間拜訪,有些人會排斥,所以要盡量去做到告知的禮貌,這都不是錢有辦法解決的事情。不過Ice也透露,辦一場比賽要抱持“不可能回本”的心理準備,像這場規模較小的通霄神社道卡斯盃耗費20萬左右,成本像是跳台等道具,「如果是幫助過彎的斜坡那個成本更高,光一片就抵上整體費用,這次就沒有準備。」收報名費回來只有幾萬元,今年要比去年貼更多,因為整體市場低迷,幾乎拉不到贊助金。

     

    推廣賽事已行於多年,道卡斯一直抱持開放心態接納任何指出缺點的指教,期許下一次辦的比上一次還好,讓很小的下坡圈子以正向、理性的態度互相支持,如果在已經虧錢的事實之下聽到「只想賺錢」的批判,不免心灰意冷。

     


    單車圈子本身不大,下坡車又是小圈裡面的小群眾,大家因為同一個興趣而互相認識,只希望能夠一起讓此環境變得更好

     


    一家人都到場支持下坡賽運動

     


    單車時代:「那內心最想辦的地點是哪裡?」
    Ice:「東海大學吧!哈哈哈哈哈哈!」面對Ice回答完又無預警的大笑,更增加東海大學值得辦刺激下坡賽的神祕性。「東海大學整體地勢是微下坡的傾斜,裡面有階梯當作障礙。」加上「校園式」是目前Ice尋找的目標,藉由校園力量使年輕人感受下坡賽熱血獨特的魅力,進而深受吸引,未來有嘗試投入的空間。 
    不過也坦白說,以大學為目標去尋找地點,Ice被10間學校打了回票,校方會擔心比賽的危險性,所以敬而遠之。

     


    以城市越野賽的概念進行推廣,讓下坡車能夠深入一般民眾

     


    幸好後來找到了通宵神社,深受地方單位的支持,一路申請租借過程都還算順利,願意提供「封山」的機會給道卡斯,車輛受到管制,想看比賽的遊客都可以走上來,離通霄火車站的距離步行只要10分鐘左右。「本來不曉得有這個點,我是一邊繞路找來找去,無意間找到。」道卡斯在此興辦比賽,也間接將通霄神社推廣到外地。

     


    由於實施封山,周圍的足跡只見到步行上山觀賞比賽的遊客與選手

     


    長條樓梯下來之後是一個急彎

     


    由於速度過快,在彎處很容易煞不住車,加上沙子地十分滑,一甩尾容易順勢滑落下車

     


    有了試騎的前車之鑑,在急彎選擇跳車牽過去,也是一個好方法

     


    神社與2015年於八卦山舉行的場地一樣能有一貫的賽事風格,有別以往位在較少外人的深山裡面舉辦,將下坡車與登山車合體打造成城市越野賽,讓原本不了解單車的遊客都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像是八卦山的紀錄竟吸引達5000人次,這就是道卡斯推廣單車運動的概念,取代同樂會的氣氛,運用跳台和一般走道交錯設立,改變外人對下坡車等於危險的預設立場,每位選手在膝蓋、脖子穿戴上保護用具,讓還沒接觸下坡車的人們認知到每個人都有選擇性去決定要騎的車道,並做到基本的防護措施。

     


    要選擇跳過去還是繞過去?一切都看個人當下的抉擇

     

     

    更多照片:請見 2016道卡斯盃-通霄神社相簿


    關於通霄神社


    根據日本昭和年間出版的「新竹州誌」紀錄,通霄神社於 1937年(昭和 12 年)鎮座,選址在虎頭山腰。能久親王 1895 年(明治 28 年)8 月 28 日曾在通霄舍營,地方人士曾設置「通霄御遺跡地紀念碑」,促成後來通霄神社的建造。


    日本神社選址,常選擇都市鄰近外圍、可俯瞰城區的小山崗或半山腰凹,除了象徵神、人交會,神聖、世俗接壤意象,也有「居高臨下,守謢萬民」的用意。虎頭山海拔高度雖不到 100公尺,但可俯瞰通霄鎮街道景緻,所以被選為神社位置。


    1945 年日本戰敗,主政者易位,「通霄神社」成為國民黨政權眼中一種蘊藏敵國傳統意識型態與東洋奴化遺毒的建築物空間,所以採取刻意的毀壞與消滅,神舍任何與「昭和」或與日本有關的字樣均被刮除。


    通霄神社附屬建築,包括神官宿舍、社務所、石燈籠、手洗舍先後被破壞、拆除殆盡,國軍的空軍、陸軍先後進駐,民國 89 年才移防他處,附屬建物被民間占住使用。


    (以上節錄自「苗栗縣政府國際文化觀光局全球資訊網」)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