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勇敢正視自己 身障車手簡子祥

    勇敢正視自己 身障車手簡子祥

    因為車禍而失去左腳 反倒讓子祥更能勇於追夢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某一年的武嶺盃。通往武嶺的崎嶇爬坡上,每個人都顯得相當掙扎,他也不例外。不過當他的左腿往上抬時,真的很難不去注意到那異於常人的左腿,因為那是一支義肢。

     


    當他的左腿往上抬時,真的很難不去注意到那異於常人的左腿,因為那是一支義肢
    ©簡子祥

     

     

    也因為這層特殊身份,讓所有路過的參賽者都不禁為他大喊一聲「加油!」。儘管神情略顯疲憊,但他仍充滿朝氣地跟每一個鼓勵的人回聲「謝謝!」。而我也在替他打氣加油之後匆匆上路。雖然沒有進一步的交談,但這位車手確實是幾年比賽下來,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人,可是我卻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直到數年後的一次約騎活動中,我又看到一樣的義肢跟一樣爽朗的笑容,也才認識了這名勇敢面對自己、全力追逐夢想的生命勇者-簡子祥。

     


    有著燦爛笑容,勇敢面對自己、全力追逐夢想的生命勇者-簡子祥
    ©簡子祥

     

     

    在認識子祥之前,讓我們把時光往前拉些。

     

    「其實那場車禍真的不嚴重,一開始只有撕裂傷而已,但沒想到因為後續的處理不當,讓它演變成腔室症候群(註)。一開始我還不以為意,直到我的腳趾頭都轉為黑色時,才驚覺大勢不妙,但也已經回天乏術。」子祥回憶起大學時代,原本無風無浪的人生,卻因為一場不起眼的車禍,從此改觀。註:何謂腔室症候群

     

    由於末端血管已然壞死,醫生建議子祥將左腿截肢,但才剛滿23的他,年輕而氣盛,當然是不願意自此失去一隻腳,於是一條漫長的醫療之路就此走下。歷經13次大小手術,甚至進行了動脈繞道,把右腳的靜脈想辦法移植到左腳來,至此子祥總算保住了左腿,然而他的小腿肌肉與腳掌卻未能保留下來,後頭等著他的則是條更加漫長的復健之路。復建了近一年半之後,左腳的情況可說毫無起色,而每天悉心照料傷口,卻仍不免一再地重複感染。

     

    一旦感染就必須要清創,情況嚴重甚至可能還是要面臨截肢。厭倦了日復一日的換藥上藥,開始認知左腿已經沒有復原希望的子祥,終於決定面對自己,毅然決然地把當初想盡辦法要留下來的左腿給捨棄掉,只為了換來一個更加不受束縛的生活。而在這場變故之前,子祥相當熱愛運動,特別是羽毛球,因此在截肢之前,他還特地將膝蓋附近的半月軟骨與韌帶等重要組織重建後,才進行截肢手術。這個決定也替他日後的運動路留下了一線生機。

     


    因熱愛運動,所以在截肢之前,將膝蓋附近的半月軟骨與韌帶等重要組織重建後,才進行手術。
    這個決定替子祥日後的運動路留下了一線生機
    ©簡子祥

     


    不同的義肢適用於不同場合,更重要的是它們能讓子祥進行各種他喜愛的運動
    ©簡子祥

     

     

    少了左腿之後的子祥,並不想要成天活在自怨自憐裡頭,於是他給了自己一個目標:「我要在3個月後參加武嶺盃!我要用公路車去挑戰台灣最難的路線!」

     

    過去雖然有運動習慣,也會跟朋友偶爾騎騎登山車四處繞,然而在毫無基礎的情況下就要去挑戰武嶺,別說是身障人士,就連一般手腳健全的人可能都辦不到,更何況是才剛開完刀的子祥?但他說:「我知道很難,可是我一定要去騎,我想要用這次的行動來告訴自己其實可以做得到!」

     


    手術後的子祥給了自己一個目標:「3個月後參加武嶺盃!要用公路車去挑戰台灣最難的路線!」
    ©簡子祥

     

     

    於是,一場找回自我價值的武嶺試煉自此開始。「當然,練習過程辛苦是必然的,而且左腿下部會跟義肢不斷摩擦,紅腫破皮也是常有的事,可是我就是不想放棄,甚至安慰自己說要跟疼痛當好朋友...有好幾次我都騎到哭出來,想說為什麼要那麼辛苦?然而當我登頂之時才發現唯有如此,我才能夠真正地證明自己、感動自己。」子祥堅定而自信地說道。

     


    「有好幾次我都騎到哭出來,想說為什麼要那麼辛苦?然而當我登上武嶺時時才發現唯有如此,我才能夠真正地證明自己、感動自己」
    子祥堅定而自信地說道
    ©簡子祥

     


    左腿下部會跟義肢不斷摩擦,紅腫破皮也是常有的事,可是子祥就是不想放棄,甚至安慰自己說要跟疼痛當好朋友
    ©簡子祥

     

     

    成功地挑戰武嶺之後,子祥的信心與對自行車的熱愛也隨之升溫,於是各類單車活動便充滿了子祥的生活,從平路到爬坡,從短距離到長途賽事,甚至一日雙塔跟東進武嶺,都有他參與的身影。如此看來,似乎裝上義肢後,子祥便與一般騎士無異了嗎?關於這點,他回答:「其實我左腿的義肢只是輔助用而已,真正出力的是右邊的腿,之前曾用功率計測量過,我左右腿的輸出相差可達20到30%。所以你說沒有相異之處嘛,我是覺得還是有差,但我喜歡騎車的心情,卻跟大家是不分上下的。」

     

    「而且我也不希望大家用『給予援助』的眼光來看我們,並不是說我們這些身障人士倔強倨傲,而是我們也希望可以過得跟一般人一樣可以生活自理。雖然行動確實有不方便,不過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不能認清自己是個身障的事實並想辦法自立自強,那麼我想不只生理的殘缺會限制活動,心靈上的封閉更是往前邁步的一大阻礙。」

     

    在騎過那麼多場比賽、羽毛球也不間斷地持續揮拍後,子祥的下一個目標是鐵人三項。而且完賽已經不是他唯一追求,他希望的是可以成為殘障三鐵選手,代表台灣參加國際身障賽事,這才是子祥目前的終極夢想。

     


    羽毛球是子祥最熱愛的運動,也是他堅持運動之路的動力©簡子祥

     


    子祥的下一個目標是鐵人三項。而且完賽已經不是他唯一追求,他希望的是可以成為殘障三鐵選手,代表台灣參加國際身障賽事
    ©簡子祥

     

     

    在採訪接近尾聲,我問子祥:「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那場車禍,如今的你四肢健在,你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略一思索後,他緩緩地說:「可能是個很平凡的上班族吧我猜?雖然車禍奪走了我的左腳,但卻讓我更認識我自己,也給了我追逐夢想的希望,因為已經都這個樣子了,要再更艱苦也很困難了吧?走到谷底的我,沒有負累,沒有羈絆,反倒能夠不顧一切地去成就我想做的事,每一天都要過得比昨天好,這就是我鼓勵自己正面思考的動力來源。」

     


    走到谷底的我,沒有負累,沒有羈絆,反倒能夠不顧一切地去成就我想做的事
    每一天都要過得比昨天好,這就是我鼓勵自己正面思考的動力來源
    ©簡子祥

     

     

    訪談結束後,子祥下午還有三鐵項目的練習行程。看來這名生命鬥士還在用他的雙腳,勇敢地走出自己的故事。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