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半夜騎車時光,埋下開店種子 - 第一間鋼筆咖啡店

    半夜騎車時光,埋下開店種子 - 第一間鋼筆咖啡店

    覓靜拾光店長:騎單車與拿鋼筆寫字都是無可取代的生活樂趣

    鋼筆、寫字,可以說是近三年持續延燒的熱潮。很多人瘋上鋼筆,收藏一隻再一隻,價格從3000元跳至萬元。坊間出版了許多跟寫字有關的教學書籍以及鋼筆店家,你說這是熱潮嗎?短期來看,或許是種風潮,不過仔細想想,「寫字」是人在學習階段的最初接觸,也是進入社會最基本的對話技能,只不過網路洪流沖擊之下,漸漸地顯得沒有這麼重要了,它本來就存在人們生活裡面。

     

    台灣第一間鋼筆咖啡店【覓靜拾光】店長為寫字與單車做一個很好的註解 - 

     

     - 寫字,跟騎車是一樣的東西。理論上,是會被取代的東西。

    但是永遠都有沒辦法被取代的樂趣。本質上得到的回饋完全不同。 - 

     

    能把寫字跟騎車說得如此貼近人心,正因為店長在學生時期一直有在騎車至今,而這間店的地點還是他在騎車閒晃的時候,偶然一瞥看見的。

     

    騎車跟拿著鋼筆寫字的感覺一樣,藉著沈靜讓自己有沈澱心靈的機會,明明騎單車可以用騎機車去取代 ; 寫字可以拿一般原子筆就好,但是為何堅持要用單車、鋼筆?是因為能享受它們獨一無二的樂趣。

     


    寫字帶來的無可取代的樂趣

     

     

    踩著單車往前,那唧唧響、輕脆具有頻率棘輪聲。喜歡改車,去感受不同間變速器傳回來的回饋感,享受雙手撥動把手的感覺,店長說:「騎車讓我感覺自在,充分去感受獨有的路感回饋,自我駕馭的操控感,剛剛好的速度使得看出去得到不同景致,騎進小巷,又能看到其他視野。」那時,店長騎到精明商圈小巷,看到這一個地點,他心想,就是這裡。這就是他要找的環境。

     

    一直把騎車融入在生活裡頭,如同寫字一樣

     

    一見到店長本人並與他談話之後,你會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

     


    對單車頗有研究的店長,一直把單車融入生活之中

     

     

    很有個性的店長,留著充滿性格的鬍子,戴一副眼鏡,外型粗獷卻夾雜許多細膩,手腕帶著皮製手環,還有項鍊,說起話來慢條斯理,穩穩的氣勢,店長會深深思考之後,用極為豐富的內容包覆整場問答。

     

    “ 寫字對您有哪些意義呢?”

    「寫字,讓一個人有時間可以安靜下來,需要去思想事情。忙碌不是壞事,但忙碌久了,無法停下來重新整理。」

     

    要充實而不只是忙碌,騎車過程給了店長興起開店的想法,而寫字帶給他很多安靜時間,安靜下來之後,他能夠思考。

     


    尋覓安靜片刻,重拾生命的美好 - 覓靜拾光,瞭解寫字的意義之後,這間店名便能烙印在心中
     

     

    來自高雄的他,過去在台北生活好一段時間,最後在2016年四月落腳於台中開店。在學生時代開始以騎車通勤,時間斷斷續續,直到大學畢業,用第一份薪水買了24吋的捷安特MR4,他很清楚,單車和鋼筆一樣,都是需要有經濟條件之後才有鑽研空間,正好符合他的個性,剛接觸喜歡的東西,他會慢慢的去觀察,拉長觀望期,延後投入期,在有了第一台車之後換了451的鈦合金小徑車,至今騎了四、五年時間。

     

    單純把騎車當作生活中的一部份,店長沒有跟車隊、沒有玩約騎,他很直率並且簡潔有力:「我沒上卡、沒穿車衣,短程在台中市區騎車,最遠騎上大坑到中興嶺。」以前都不明白單車在貴什麼,剛接觸到之後,店長馬上恍然大悟了。單車必須承受的力道不亞於機車,再加上全身站起的抽車踩踏力道,又要單車輕、有足夠強度、又要耐受強大力道,那這種結構想當然是不可能便宜的。

     


    與其說店長愛上單車和鋼筆,不如說是生活當中不能沒有車跟寫字

     

     

    在開店之前,店長過著很忙碌的生活,依然不放掉騎車樂趣,那成為他紓壓的管道。在半夜11點之後,他搞笑說著,自己騎車出去外面蹓躂吵鄰居,「31mm鋁合金板輪,轉出大聲的棘輪聲,我就這樣騎著車在外面晃,到一塊草地前停留,躺在草地上想事情到1、2點。」那段騎車時光令他懷念,思考了很多事情,包含開店的想法也是在那段日子中得到。

     


    細膩的店長緩緩道來關於他,騎車與鋼筆之間的故事

     

     

    店長從大學期間喜歡上鋼筆,喜歡寫字,在大學畢業時,不僅靠一己之力買了第一台單車,也買了第一支鋼筆,如今擺放在覓靜拾光,已有十年歷史。店長不願把寫字當作流行或是熱潮經營,比較希望能穩穩地持續自己熱愛的事物。

     


    店長親自挑選獨特鋼筆置於店內,其中還有十年歷史的第一支鋼筆

     

     

    以前的他到現在,每天一定會給予自己一段安靜時間停下腳步寫字。坐下來到一間喜歡的咖啡店喝杯咖啡,寫寫東西。「我在思考時,也是拿筆出來寫,一直不習慣用電腦紀錄。寫字,給我很多時間安靜下來。」

     


    沾水筆適用的花式英文,覓靜拾光不定期外俜大師開班授課,不到24小時都秒殺搶空名額

     

     

    鋼筆店主要都是純粹販售鋼筆,店長因自己習慣而想滿足其他寫字迷,決定開一間與咖啡店結合的鋼筆店,本想開在科博館或是勤美一帶,但是考量眾因之下,確立好這間店的定位,是需要大一點的空間做出兩個主角的結合,有幸在一次騎車蹓躂途中看到精明九街這個點,深入瞭解才知道,這是房東小時候長大的房子,存有無價的寶貴記憶,因此在翻新時他們格外小心,僅為老房子稍作整理,雖然展現出現代感,卻依稀見到歷史軌跡。

     


    寬敞明亮的大空間是店長尋覓已久的好位置

     

     

    開店之後變得太忙了,尤其是覓靜拾光還受審計新村之邀,到老宿舍裡頭開設第二間店,第一間開幕都未滿一年就往第二間開拓,店長老實說,壓力是挺大的。沒什麼時間繼續騎車,為了事業,從2016年四月16日開業至今,身材胖了10幾公斤,他笑笑說:「看身材應該看得出來。」

     


    覓靜拾光  台中市西區精誠九街10號1樓

     

     

    採訪後記

    單車時代 x 覓靜拾光 

     


     

     

    “ 很多人會覺得自己寫字不好看,還有能玩鋼筆嗎? ”

    「字有世俗上的美去定義,但事實上是見仁見智。大師級的字不一定會戳中大眾口味。」對店長來說,字會隨著個性、心境而改變。店長:「我這個人比較怪,寫字不會按照正確順序去寫,高中時還被老師圈起來糾正。我沒有特別練字,是很隨性的寫。」

     

     

     

    “ 咖啡與鋼筆之間的融合,除了是店長思考的習慣環境,還有哪些想法嗎? ”

    「咖啡真的好喝嗎?其實你問十個人,可能有八個人跟你說不算好喝。人需要氣氛、氛圍,進入到不一樣的領域。咖啡融入台灣人的文化裡面,當想安靜、想思考、想聚會,都會想起咖啡廳。相對台灣茶來說,是比較成功打入生活的飲品,而台灣茶文化很可惜的是定位依然普遍落在中高齡層。」

     

     

     

    “ 很多人會把寫字歸類於文青的一種象徵。店長您會如何定義『文青』呢? ”

    「文青是什麼?人對於事物的感受力與標準不一樣。無論鋼筆、咖啡、單車,都不一樣,沒有人對。有些人覺得用一般筆寫字就可以了,有些人覺得騎大賣場車也可以,這些想法都沒有誰對誰錯,只是每個人在乎的細節不同。

    我認為,文青是對於生活上面的氛圍很在意,在意空間、在意氣氛、在意走在一段路上的感覺,他們在意這些細節,如今文青在普遍世人中帶有點揶揄、貶抑的味道,這種細膩和敏感被解讀成假掰。但是文青是文藝青年嗎?不只是青年,每個人都有細膩敏感的地方。

    文青不該只是特定年齡和族群,每個青春年代在對生命中還不確定、疑惑的時候,拿筆寫下一些多愁善感的內容,隨著時間推移,自己得到很多內容和啟示,事實上文青存在每個人心中,只是不像當年的自己一直細味品嚐那種氛圍和情緒。我們內心都有文青,只是在忙碌之中把文青的比重變少了。」

     

    延伸閱讀:[台中暖路線] 文青變饕客 逛鋼筆咖啡館配私房美食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