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比賽與氣候間的角力 何謂“極端天氣協議”

    比賽與氣候間的角力 何謂“極端天氣協議”

    以車手安全與健康為優先考量的重要協議

    今年的環杜拜第四站因氣候惡劣而取消,根據現場的影像可以看出當地的風沙確實是相當驚人,然而第四站有著整場環杜拜唯一的爬坡,也可能是決定總成績的關鍵比賽,那麼為何表定的賽事能夠說不玩就不玩?是車手集體搞罷賽還是主辦單位說了算?其實這背後是有一道UCI規則在背書的,它就是“極端天氣協議(Extreme Weather Protocol)”。

     


    今年的環杜拜第四站因氣候惡劣而取消,然而賽事取消的依據為何?

     

     

    這條在2015年年初公布的協議,起源可以追溯至前一年環義第十六站的爭議性單站。當時的第十六站共有三到大坡要爬,其中第二座斯泰爾維奧山(Passo dello Stelvio)更是2014年整場環義最高的登山點,因此當日也被視為粉紅衫爭奪關鍵賽事之一。但沒想到在選手登上斯泰爾維奧山時,氣溫已經降至0度,晚些時候甚至下起了茫茫白雪。

     


    2014年環義第十六站,眾家車手在斯泰爾維奧山破雪前進

     

     

    主辦單位為了顧及選手下坡時的安全,連忙宣布賽事進入中立(Neutralise)狀態並規範選手不得超越他們前方的前導車輛。然而以Nairo Quintata為首的逃脫集團聲稱自己並未聽到相關訊息,不僅沒有減速還趁勢把秒差擴大,最終Quintata以單飛之姿奪下單站同時穿上粉紅衫時,也將他在總排榜上的對手狠狠甩開,奠定了之後贏得總冠軍的基礎。而那時發出的“賽事中立”自然成了日後爭議不斷的話題。

     


    聲稱自己沒有收到賽事中立的訊息,Quintana並未依造主辦單位的規範放慢速度,反倒還擴大秒差

     

     

    有鑑於此,北美職業公路車騎士協會(ANAPRC)也著手制定了在極端惡劣的氣候下,主辦單位要如何因應不良環境而調整賽事內容,同時兼顧參賽車手的人身安全的協議,並希望這項協議能夠被UCI採納並運用於職業賽事之中。不久後,極端天氣協議便成了UCI的賽事規範之一,並在2016年的雙海戰巴黎-尼斯發揮了它的實質影響力,各將其中一場單站給取消或中止。且在之後的環法第十二站中,考量風勢過大後,把原先位於風禿山山頂的終點往前挪了6公里,間接造成了知名的“黃衫路跑”事件。

     


    環法第十二站原先的終點風禿山山頂,因風勢過大而往前移動了6公里

     


    終點前移的舉動,間接導致Froome摔車,也造成了知名的“黃衫路跑”事件

     

     

    由國際車協(UCI)、車手工會(CPA)、國際車隊協會(AIGCP)與國際賽事協會(AIOCC)等協會同意下,所簽署這個以車手安全與健康為優先考量的極端天氣協議實質內容是什麼呢?讓我們來看一看:

     

    當開賽前已經可以預知極端氣候產生時,賽事相關代表人員(包括隊醫、賽事安全總監、車手、車隊、總裁判長)其中之一可以強制召開會議。達成召開會議的條件為:

     

    1.下雨且極度低溫
    2.路上積雪
    3.強風
    4.極端溫度
    5.能見度差
    6.空氣污染

     

    根據可能遇到的氣候條件類型,可能會有以下做為:

     

    1.繼續比賽
    2.修改起點
    3.修改開賽時間
    4.修改終點
    5.使用替代帶路線
    6.單站/比賽部分中立
    7.單站/比賽取消

     


    路上積雪或極度低溫時,根據
    極端天氣協議可以召集相關人員來更動賽事內容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