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武嶺盃五連霸現身 勇媽車手程詩軒睽違兩年復出

    武嶺盃五連霸現身 勇媽車手程詩軒睽違兩年復出

    每天四點半 在兒子睡醒之前運動

    程詩軒 - 這個名字在車壇耳熟能詳,她在台灣自行車聯賽最豐滿的那些年,幾乎是每一站女子組的凸字台固定班底。程詩軒不用拼得你死我活,不把成績當作壓力,純粹把騎車當作熱情愛好去投入其中,就這份簡單的初衷,讓冠軍、亞軍成了她輪流在拿的獎座 ; 而身型並不是爬坡選手的她,還在2014年蟬聯武嶺盃五屆女子冠軍。

     


    2014年武嶺五連霸 ©程詩軒
     

     

    2015年,程詩軒與李世瑋步入人生下一階段,一切都沒有刻意計畫的順其自然產下一子,如今兒子已滿七個月,眼看將邁向較為穩定的一歲,詩軒開始思考,可以逐漸重新找回踩踏節奏了。

     


    幸福甜蜜的全家福

     

     

    在懷孕之前,因介於賽末期間,詩軒已經減少訓練量,再加上懷胎十月,生完孩子緊接坐月子,帶小孩,為了因應接送小孩到托嬰中心,她仔細算算,「我有整整一年半完全沒運動。」

     

    在兒子滿六個月大的時候,詩軒想動一動,「運動不是壞事,騎車是很棒的紓壓,想練練心肺,不要像以前把自己逼到極限就好,但是,一騎上車......我真的深深被打擊到......。」一騎就有感,心肺很不好,腿完全踩不動,才騎一點點就開始氣喘吁吁,累得想回家休息。

     

    「我第一次再騎上車,從西屯路上到東大路,我就想回家了。真的太累了。第一次跑步不到2公里,超!累!」然後,一樣就回家了。

     

    一年半沒運動   第一場挑戰武嶺盃

     

    詩軒坦承,本來並沒有想要騎武嶺,也沒認真想要繼續騎車,但是她有一位非常支持她的老公。

     


    李世瑋是很細心的另一半

     

     

    世瑋是很細心的另一半,他抱著兒子微笑說,「詩軒沒辦法不碰車,在她有壓力的時候,騎車對她而言是非常有幫助的宣洩管道。她曾經這麼強大,如果喪失騎車,詩軒又要擔任母親這個身心壓力都很大的角色,她會太累的。」

     

    前幾週,世瑋幫忙顧孩子,讓詩軒與車友們約騎,回來路上聊起天,世瑋突然轉頭對她說了一句:「小孩現在快一歲了,比較穩定多了,九月九號是武嶺盃,妳就去騎吧!」武嶺盃的復出挑戰,竟然是詩軒在先生的支持而出現的決定。

     

    心裡擔心小孩  所以跑得更快

     

    詩軒的兒子因遺傳自她的過敏體質,只要稍微一點天氣變化,或是空氣污染嚴重,就會開始流鼻水,出現類似感冒症狀卻又無藥可醫,他們倆夫妻心疼又自責。

     


    小孩的過敏體質讓他們花上更多心力去照護

     

     

    詩軒已為人母,外出運動都要先處理好小孩,不然根本無法安心騎車,不像以往可以安然飆汗,內心多了一份源自母親本質的擔憂,還多了一點焦躁不安。

     

    運動時心裡總在想:

    「小孩會幾點起床?!」

    「會不會起床找我?!」

     

    想著想著,這種內心壓力卻也促使她越跑越快,趕快跑完回到家,看到兒子還在夢鄉,心裡鬆了一口氣。

     


    即使在外運動,內心依然放不下孩子

     

     

    兩人因無家人照顧小孩,白天上班之前要帶去家裡附近的托嬰中心,下班再接回。世瑋感性吐露:「就是因為兩人只能互相幫忙,更不應該綁住詩軒的時間,更要支持她想做的事情,不然只會讓媽媽更壓抑自己。」

     

    詩軒為了找一份能兼顧小孩的工作,離開熟絡的自行車領域,到完全沒接觸的新環境開啟朝九晚五的生活。

     

    她利用小孩固定的作息時間,在小孩每天早上五、六點起床之前,她四點半出門運動,有時騎車以家裡附近為主,最近加入更為方便的跑步訓練心肺,趕在八、九點回到家,帶小孩去托嬰中心再緊接上班,目前還維持七小時一次擠母奶。

     


    屋裡一角,變成程詩軒訓練的地方

     

     

    到了週末在小孩醒的時候踩訓練台,世瑋在旁邊陪著孩子。以前她清楚知道要到外面騎車才會有明確路感,現在為了家庭,總要做點以往不會做的事情。

     

    訓練台,是給時間不夠的人的其次選擇。

     

    心繫寶貝兒子  勇媽程詩軒感性復出

     

    今年的母親節是詩軒第一個母親節,他們提早與詩軒的媽媽吃了飯,簡單平淡地過節。再過三個月,她兒子即滿一歲,也正值武嶺盃。

     


    詩軒將與又愛又恨的大山重逢

     

     

    這位武嶺盃五連霸女子傳奇 - 程詩軒,屆時將以全新角色再次現身,經歷到騎車的第三階段,她不求成績,不追連霸,只專注於自己節奏,懸著一顆心想念兒子,其餘不多想,目標是向三年未見的大山打聲招呼。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