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勇媽車手程詩軒 再度激戰武嶺

    勇媽車手程詩軒 再度激戰武嶺

    前俱樂部聯賽凸字台常客 用紓壓的心情再逢大山

    在結婚生子之前,詩軒從未替自己畫上時間軸的人生清單,沒特別想過幾歲要結婚,幾歲該生子,過著練車、比賽、上班的規律生活,遇到了便自然往下走。

     

    延伸閱讀:武嶺盃五連霸現身 勇媽車手程詩軒睽違兩年復出

     

    巔峰不再造極   放下對成績的迷思

     

    武嶺盃一直是她每年最大的目標,這座令她又愛又恨的大山,因為前幾次的連霸成績帶來莫大成就感,也帶來更多騎車動力,每一年的武嶺挑戰一直都在計劃當中。今年最特別的是,她不再只是RW30組別,更是以「媽媽車手」的身份重回武嶺賽場。

     


    詩軒成為媽媽車手

     

     

    暮然回首  動力來自純粹

     

    我們跟詩軒聊著現在育兒如打仗般的生活,一邊回味過去的日子。

     

    詩軒從國中開始練田徑,國中二年級第一次碰自行車是下坡車,詩軒的父親去她乾爹那帶了一台車回來,乾爹的兒子正是下坡車手江思翰,兩人一起玩下坡車,直到她去唸高中才接觸場地車。高中一年級進入台中自由車隊成為徐瑞德教練的學生,專攻場地賽,練到大學畢業。

     


    2014年詩軒再拿起登山車出去玩 
    ©程詩軒
     

     

    短距離爆發型變成長距離耐力

     

    詩軒談起為什麼離開車隊,在大學三年級的一場全運會中,她比到信心全無,難受至極,完全不想再碰到單車

     

    「我那時候場地成績不錯 ; 登山車成績也不錯,兩者是不同性質,一個是短距離爆發力,一個是需要體力、耐力、跟技巧,訓練方式截然不同。」教練希望這兩個項目都能有不錯的成績,但最後結果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她抱著遺憾的心,離開車隊,轉踏入職場。那段低潮使她封閉了三個月,直到在歐瑟單車生活館工作,才開始踏出來,慢慢踩回踏板,帶著車友輕鬆騎。

     


    詩軒是如何面對完全不同的訓練內容呢?

     

     

    歷經20多年短距離的訓練,她轉戰公路聯賽,還騎出好成績,有用哪些新的訓練菜單嗎?她的回答令人震驚,「沒有,我完全沒課表。我純粹是玩票性質。」

     


    2011年詩軒騎車北上,參加聯賽年末頒獎典禮 
    ©程詩軒
     


    以前被壓著做課表,後來出來玩聯賽,騎到車反而是開心的,在沒有壓力之下出現騎車動力,那是發自內心的愛騎車,從CUBE車隊到昇陽CCT車隊,一切都在純粹的心裡頭得到解放,意外獲得成就感。

     

    詩軒深知自己在爬坡界裡面算胖的選手,體重落在58~60公斤,其他則是最多50初頭,她在騎武嶺的時候不受別人影響,專注在自己的節奏,內心一直鼓勵自己:「妳是會騎爬坡的胖子!」沒想到曾經討厭公路長距離,也懼怕爬坡,在第一次騎武嶺就有3小時52分的成績,自己也很滿意。

     


    當了媽媽之後,很多生活型態會為了孩子多做調整

     

     

    曾是專職車手、曾在場地賽留下輝煌史、曾在公路聯賽是常態冠軍,詩軒已創下不同領域巔峰。有人說,運動員一旦停止運動,要再重新練起來,還要花上比一般人更多的訓練量,她點頭認同:「沒辦法回到原本的巔峰,除非專職認真練車。」

     


    2007年的詩軒在場地上奔馳(右一)
    ©程詩軒
     

     

    「我們不要說『在練車』,就說『騎車』吧!」詩軒以平常心小小糾正一下旁人看待她復出的態度,面對今年九月武嶺盃,她豁達說明:「別期望我會有什麼成績,因為騎的量確實有限。」

     

    要再戰武嶺,她以一股平凡心情看待,這份心情比當時俱樂部聯賽的輝煌時期還更加平實,畢竟當了媽媽之後,更能懂得時間的寶貴,把握任何一分一秒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讓熱愛騎車的這股熱忱,持續燃燒下去,同時又能分擔掉新角色的精神壓力。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