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最強單親媽 極限車手紅茶兼多職養七歲兒

    最強單親媽 極限車手紅茶兼多職養七歲兒

    內心燃燒極限魂 紅茶帶兒子一起玩BMX

    圖片提供:紅茶

     

    「還好啦!只是生活比較辛苦一點而已。」這句再平淡不過的話,從她的口中說出來,卻是道盡30年來的任天由命的辛酸。有一次去了菲律賓看到當地媽媽沒有穿衣服,還是要抱著小孩餵奶,她覺得在台灣已經幸福很多。

     


    輾轉才知道她有正讀國小一年級的兒子,數著手指往回推算,大約是22歲生下他。

     

     

    可愛的小名「紅茶」是她開始騎BMX之後,朋友幫她取的綽號。76年次的她平日在台中大甲鋐光實業的工廠內擔任作業員,晚上和假日不定時兼職開車載客賺第二份薪水,也曾經用過網拍、擺攤,更早之前是在梧棲工廠,每天從苑裡出發通勤。

     

    在跟紅茶約訪之前,我問她最近有騎車嗎?她回了我:「比較少騎,都在忙著賺錢。」

     

    輾轉才知道她有正讀國小一年級的兒子,數著手指往回推算,大約是22歲生下他。

     

    單親媽媽的辛苦

     

    來自純樸的苗栗苑裡,紅茶才剛出社會,18歲時沒有想太多,單純覺得對方應該可靠,交往過程就懷孕,順其自然生了下來,同居沒多久開始出現家庭暴力,本來她有想拿身份證登記結婚,現在想起,真的幸好還少了這道手續......。

     


    單車是紅茶與孩子維繫感情的橋樑之一

     

     

    「最辛苦的時候,是小孩才兩、三歲,我要工作又要照顧兒子,工廠還輪三班制。」紅茶淡淡,慢慢地說著。

     

    除了工作,還要承受精神折磨。接到對方打電話回來鬧,跑回來威脅,即使請警察還有防家暴113專線都沒有直接制止的機會,只是建議她去聲請保護令,但礙於她必須工作養家活口,實在沒時間去處理。

     

    身心皆沒辦法再承受突如其來的酒後失控和情緒不穩定,她選擇一個人帶小孩,扛起一家之計,除了養小孩還要養媽媽,付房租以及和姐姐一起分擔生活開銷,幾乎每天都在工作。

     


    去了菲律賓看到當地生活,紅茶覺得自己已經很幸福

     

     

    那天我們聊完,還要繼續經營乘車服務接客,紅茶的時間就是金錢,很認真賺錢,每天努力想辦法讓家庭溫暖。有時候時間從晚上九點到隔天早上九點,到假日帶著孩子去鐵山腳騎土坡場,那是她唯一能與孩子共同分享的興趣。

     


    紅茶帶著兒子四處騎單車

     

     

    混亂的童年背景

     

    紅茶的原生家庭讓她知道,賺錢真的很重要,每天都要想辦法賺更多錢。

     

    從幼稚園的時候,爸媽常帶著她到附近鄰居家賭博天黑時候四處為家,國中時爸媽分居後,家中老大哥哥長期失業和媽媽一樣患有糖尿疾病,還有一位居住在外面的姊姊。混亂的生活面貌就是紅茶的童年,為了求生存,高中賣過盜版CD,還因此進過法庭看守所。

     

    從小燃燒極限魂

     

    國小五年級在家附近的車店買了一台單車,參加車店內的活動訊息,有天看到朋友家播出ESPN極限單車的節目,她的眼睛被那畫面深深迷住,一開始買很便宜的直排輪,到了國中打工賺錢買了滑板,「我特別喜歡有挑戰性的運動。」只是考慮到家裡生活需要她,不會硬拼強求成績,比出成績對她來說是運氣,一切以安全為主。

     


    運動底子深厚的紅茶

     

     

    國中在台中極限運動場玩滑板結識廖武雄(熊哥),到了高中(2004年)參加第一場熊哥辦土坡極限賽,紅茶參加了三、四場都拿了第一、第二名,當時還沒有太多人去玩。

     


    騎登山車的紅茶

     

     

    後來忙於工作,紅茶改騎登山車跑長距離百k挑戰、武嶺、大雪山、雪霸,騎到高中畢業,那時紅茶是苑裡高中第一屆體育班,也是木球國手,但在畢業之後沒有再繼續接觸,本來可以保送讀體專,後來還是為了生活選擇犧牲學歷,「很感謝跟著熊哥,我學習到辦比賽活動、當裁判的專業技術,擁有實用的專長,超越『學歷』的重要性。」

     


    在鐵山腳度過愉快時光

     

     

    20歲結識了孩子的爸,22歲離開暴力生活,開始學習獨立,想盡辦法養好自己跟孩子。

     

    23歲,紅茶去大甲看熊哥蓋起的土坡場,也就是現在的鐵山腳單車運動村,就改騎BMX、MTB、DH,她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每週過去一次,騎機車揹著小孩從苑裡到大甲,帶剛滿周歲的兒子去玩滑步車。

     


    騎滑步車的兒子

     

     

    紅茶很感謝那時候的村長熊哥讓她留下來,無論是工作還是活動,她都帶著小孩一起參與。

     

    身型嬌小的她,雙肩扛起繁重的責任和壓力,抬起頭微笑對我說:「從小在家很少出去旅遊的機會,透過單車,我認識了很多廠商跟朋友和選手,甚至連國外都有。感謝下坡車廠商提供一輛給我,雖然配件未齊全,但是至少有車能去各個地方練習。」

     


    「透過單車,我認識了很多廠商跟朋友和選手」
     


    雖然台灣的單車比賽變少了,但是只要經濟允許,「再遠的活動賽事,我依然抱有一樣的熱忱。因為在賽事可以見到很多選手,繼續認識新朋友。」

     


    孩子從小學習單車運動,從中得到專注力、勇氣、克服障礙
     

     

    現在她的孩子國小一年級,騎著BMX,她希望能夠教孩子從小學習單車運動,從中得到專注力、勇氣、克服障礙 - 正如廖武雄,熊哥曾經說過:「騎車的孩子不會學壞。」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