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要,就追求自己心中的最好-范永奕專訪

    要,就追求自己心中的最好-范永奕專訪

    無論是公路賽或三鐵賽 純粹把想做的事情做到最好

    採訪協力:昇陽SYB

     

    提到『范永奕』這個名字,他是國小老師、被譽為台灣最強素人,以非職業車手身份締造四屆鐵屁股武嶺冠軍、並拿下2010和2011年太魯閣國際登山賽(台灣KOM前身)兩屆冠軍,明年即將40歲的范老師,仍每年都會挑戰東進武嶺的台灣KOM,種種戰績,在公路車賽中的名號早已響叮噹。

     

    大學就讀體育相關科系,對於運動飲食與訓練也很有一套,事實上有緣愛上自行車運動,也是因為大學時被朋友拉去比三鐵。在公路車界征戰多年後,最近又回頭參與他投入運動的初衷-三鐵賽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以這個好奇心為驅使,小編有機會採訪到范老師。

     


    參加三鐵比賽是范老師年輕時即有的目標

     

     

    Q:近年為什麼轉向鐵人三項比賽?

     

    范:我不會用轉向來形容我這幾年開始比三鐵,因為那感覺好像我漸漸要不比公路賽了,其實對我來說比三鐵,是完成年輕時候就有的目標,把他達成做到好。

     

    回憶最早認識鐵人三項,是在我國中的時候,當時住校,放學打電話回家和父親聊,爸爸突然說有個比賽叫鐵人三項,你要不要參加?當時連鐵人賽比什麼我都不知道,爸爸和我解釋賽程是跑步幾公里、騎自行車幾公里等等,當時我覺得根本不可能完賽。後來大三時有朋友約,也就跟著一起去,有趣的是最後只有我完賽,可以說學生時期便喜歡上三鐵,1999年到2003年左右,我都在參加鐵人比賽。

     

    Q:比三鐵賽,有設定什麼目標嗎?

     

    范:年輕時比鐵人三項,當時的比賽只有奧運標準的51.5公里,但當時就有許多熱愛參賽的前輩,就會跑去國外比113公里、226公里等更長的賽程,耳濡目染之下,知道226公里才是真正有挑戰性的鐵人賽,因此暗自定下目標,未來能力和環境都許可的話,我也要完成一場226。到了這幾年我覺得時間點到了,如果再拖著,未來可能更沒有機會完成,因此就開始投入鐵人賽。

     


    對范老師來說,完成一場226是對過往的承諾

     

     

    Q:過去到現在,公路車賽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是什麼支持你持續精進?

     

    范: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沒有為了比賽,去做針對性的訓練,訓練、練車的目的從來不是為了比賽,比如早年我開始騎車,每年只有全運會跟全國錦標賽,但我還是練車練得很開心,享受那過程。後來比賽不管多和少,我還是維持自己的練車節奏,我很喜歡練車的過程,達到自己設定每個階段的目標,告訴自己做到了,比賽成績倒是其次。

     

    Q:運動中激勵自己達成目標,這些內心喊話的內容是什麼呢?

     

    范:正面或負面的句子都有,一時要我想還真的想不起來(笑),但簡單舉例子,同樣是騎車已經騎了130公里(全程180公里),有些人會想還有50公里、有些人會想只剩50公里,一邊的想法可以很積極;另一邊卻可能很負面。

     

    這樣激勵的過程也和經驗有關,記得衛冕KOM東進武嶺那一年,比賽中我一直處在領先集團,但後來有人發動進攻,距離越拉越遠時會想要不要追,其實那個瞬間想法很多,怕追到時沒體力了、怕後面有更多攻擊者虎視眈眈,腦中負面又混亂。後來整理思緒,想清楚自己是來參賽力求衛冕,就放開去追前面,讓想法正向單純,結果也很不錯,如何激勵自己是種經驗的汲取。

     


    練習時爆汗、辛苦卻甘之如飴

     

     

    Q:別具意義或印象深刻的比賽經驗?

     

    范:這幾年最印象深刻的,應該是2013年去日本比富士山比賽,那一年我的狀況很不錯,因此從開賽就不斷進攻,但中途我就發現自己的座管一直往下滑,腳越踩越酸,到後來我的座管已經滑到最底,只能站著採,但在高海拔維持抽車實在不容易,因此在距離終點前很短的距離,我被一個個追過,那次的結果我很不能接受,狀況好、又練習很久,真的很想在國外拿一個登山冠軍,卻碰到機械故障,當時在比賽完下山時,還因為不甘心而流淚。

     

    回顧這個經驗我一直在想,讓我碰到這個事情,是老天要給我什麼啟示嗎?到去年2次比賽突發狀況,我必須後追,最終都追上且成績不錯,就是因為這樣的經驗,讓我內心更加的強大,去面對各種狀況。

     

    Q:平時做三鐵訓練有什麼菜單或施行計劃嗎?

     

    范:我自己的訓練菜單是沒有固定,會做的是針對給自己的目標,評估身體狀態去擬定。最近常發生的情況是騎車騎到吐,但我相信那是很多選手都有的經驗,把身體逼到極限的表現嘛(苦笑)。

     

    延續上面說的評估,例如我去比226公里超鐵,目標是完賽,我蠻了解的自己身體的,知道自己基礎體能ok,但我很久沒有長程游泳了,這要練習;再來是跑步,我從2000年之後就沒有跑過馬拉松,這也要練習,具體來說就是讓肌肉去適應這麼長時間的使用,我不會游很快或跑很快,但我會在平常練習就讓肌肉用的量到達比賽那麼多,讓身體知道那個感覺,然後再把我專長的騎車練更好,在三鐵車低風阻的姿勢下騎出更好的瓦數,以求達成完賽與好成績。

     


    跑步的量夠長,就能擁有長程鐵人賽所需的肌力

     

     

    Q:老師對於飲食也很講究,平常都吃什麼呢?

     

    范:我想不管有沒有運動習慣的人,三餐吃進肚子裡的東西其實都很重要,而選手要使用身體的能量更多,所以我自然對每天吃什麼就很注意。回顧早年我投入運動競技時,可惜的是台灣的運動員及教練對飲食補充並不注重,還好這一兩年有越來越注意。至於吃什麼,把握大原則去吃食物最天然的樣子,能吃豬肉就別吃加工肉品、能吃水果就別喝果汁,是我一直遵循的法則。

     

    Q:談到了賽前訓練、平時飲食調整,比賽中三鐵車也是很重要的裝備,你對自己目前的戰駒評價如何?

     

    范:他是一臺鐵人三項的專用車,外型就好像戰鬥機一樣,物理學、空氣力學都是針對三鐵自行車項目設計,因此跟著他的設計去騎,舒適同時速度快上加快,跟用公路車去騎完全不同。舉例來說,去年IRON MAN的113我用自己的公路車加裝休息把,以及高框輪組參加,同樣的比賽,我今年用這台車比賽,以差不多的時間騎完,輸出瓦數就整整少了50瓦,可見專屬車輛在比賽的能力。

     


    訓練台讓是范老師平時的好幫手

     

     

    Q:延伸上題,老師覺得騎三鐵車和公路車的不同點是?

     

    范:公路車騎起來比較舒服,但空氣力學的表現沒有三鐵車好,坦白說當我開始踏入三鐵比賽,花了很多時間去適應車子,他的踩踏、騎姿等等,都和公路車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要打個比方,公路車就像可以開上一般街道的跑車;三鐵車則像F1,騎起來姿勢緊縮,但可以追求極致的速度。

     

    Q:最後,我們今天談到的許多三鐵運動的面向,也聊到老師騎車超過20年的許多故事,回首過去,你覺得達成了什麼一直想做到的事?有什麼話想對自己說?

     

    范:坦白說,從我開始參加各種公路車比賽、三鐵比賽,就沒有給自己先設定哪些要達成的目標,我去享受那些過程,並在途中發現我想做到的事情,就盡力去把它做到最好。回顧第一次比KOM,因此被媒體或大眾所知,成為人生的一個轉捩點,起心動念也只是單純的想要比賽而已,如果要對自己肯定或說些什麼話,我想說:「那就繼續去做吧!」。

     


    堅持的路上,滿足與快樂隨行

     

     

    如此簡單又篤定的一句話,我想便帶給范老師堅持熱愛運動的路上,許多的滿足與快樂。

    也許就像他說的,把運動或騎車拿掉,好像,就不像范永奕了。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