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用藥疑雲? 環西冠軍Froome驚傳藥物使用超標

    用藥疑雲? 環西冠軍Froome驚傳藥物使用超標

    超量使用哮喘藥物沙丁胺醇

    根據國際自由車協UCI宣佈,2017年環西總冠軍Chris Froome在第十八站的藥檢中,被檢出了超量的治哮喘藥物-沙丁胺醇(Salbutamol),劑量是允許值的2倍之多。雖然還在查證之中,也還未有正式判決,然而最嚴重的結果就是Froome好不容易爭取到的環西紅衫,將要遭到褫奪。

     


    2017年環西總冠軍Chris Froome被檢出了超量的治哮喘藥物-沙丁胺醇,劑量是允許值的2倍之多

     

     

    聲明指出,不論是Froome的檢體A或是檢體B,皆在逆向分析中被驗出沙丁胺醇。UCI對此表示:「雖然檢體中驗出了特定劑量沙丁胺醇的存在,但這並不會立即性地臨時要求車手退賽。」不過在環西結束之後,於9月20日舉行的世錦男子個人計時賽中,Froome所屬的Sky車隊已被告知沙丁胺醇過量的事實,而沙丁胺醇在世界禁藥組織WADA的允許值為 1,000ng/ml

     

    超標使用沙丁胺醇的消息傳出後,Froome說道:「我自小就患有哮喘,過去也曾使用吸入器治療。在症狀惡化的時候,我便向隊醫求助。而我完全遵循隊醫開給我的使用劑量,並確保這個劑量是不會違反規定的。對於我在自行車運動中的領導地位,我非常嚴正以對,我也不會質疑UCI所作的檢驗結果,甚至我可以提供任何所需要的相關資料佐證。」

     


    Froome說道:我自小就患有哮喘,過去也曾使用吸入器治療。而我完全遵循隊醫吩咐,並確保劑量是不會違反規定

     

     

    在今年環西第三站之後,Froome就已經成為總排領先者,因此他每一站都必須接受藥物檢測,而Sky車隊則是證實了「Froome的沙丁胺醇用量確實逐步增加」。對此,車隊經理David Brailsford解釋:「由於複雜的生理與藥物問題,都會影響沙丁胺醇的代謝,因此我們也將會努力來釐清事實的真相。」

     


    車隊經理David Brailsford解釋:由於複雜的生理與藥物問題,都會影響沙丁胺醇的代謝,因此我們也將會努力來釐清事實的真相

     

     

    而用藥疑雲在Froome身上已經不是第一樁,在2013與2014年賽季中,就曾經申請皮質類固醇-康速龍錠(prednisolone)作為醫療使用。而在2015的環法賽中也有類似申請,但2017年一月時,Froome駁斥了申請藥物治療的說法:「在當時環法的最後一週裡頭,我並沒有因為有申請而就此使用藥物,所以我的立場是可以站得住腳的。」

     


    用藥疑雲在Froome身上已經不是第一樁,在2015年環法賽中,Froome就有提出用藥申請

     

     

    沙丁胺醇Salbutamol可被作為平緩哮喘的藥物使用,對於支氣管擴張有相當作用,用於舒緩支氣管痙攣症狀。沙丁胺醇的使用在世界禁藥組織WADA的允許值為 1,000ng/ml,而在UCI的醫療使用豁免(Theraputic Use Exemption,TUE)規定裡頭,如果24小時內,沙丁胺醇最大的吸入量不超過1600毫克,或是12小時內不超過800毫克,那麼使用沙丁胺醇是可以不需要事先申請的,但如果超過這個數值,就必須要跟UCI提出要求。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