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Froome究竟用了什麼藥? 關於沙丁胺醇與相關規定

    Froome究竟用了什麼藥? 關於沙丁胺醇與相關規定

    氣喘用藥在世界禁藥組織中的用途與限制

    在被爆出超標使用氣喘藥物-沙丁胺醇後,四屆環法冠軍,同時也是今年的環西紅衫得主Chris Froome對外聲明:「這並非驗出陽性反應的結果(原文:this is not a positive test)。」同時說道:「我願意配合UCI所做的任何調查,因為沙丁胺醇是種非常常見的氣喘藥物,而我是長期且合乎規定地使用這類型的吸入性療法。」上述的字裡行間,Froome顯然是極力捍衛自身的清白。

     

    延伸閱讀:用藥疑雲? 環西冠軍Froome驚傳藥物使用超標

     


    被爆出超標使用氣喘藥物後,Froome對外聲明:「這並非驗出陽性反應的結果」

     

     

    在傳言滿天飛的情況下,相信很多讀者還是不清楚沙丁胺醇是何種藥物,而氣喘藥物為何會被世界禁藥組織WADA列入禁藥清單之內,它使用的規定又是如何?請看以下的分析報導:

     

    沙丁胺醇(Salbutamol)是種短效β2-腎上腺素受體激動劑,可以舒緩支氣管痙攣症狀,被用於支氣管哮喘或喘息型支氣管炎等慢性疾病。市面上常見的用法為吸入式噴霧,如泛得林(Ventolin),也可被製成藥錠使用,在一般藥局都能購買,可說是十分普遍的氣喘藥物。只不過沙丁胺醇對於氣喘僅有緩解的效果,所以被列為急救用藥而非控制用藥。

     


    沙丁胺醇被用於支氣管哮喘或喘息型支氣管炎等慢性疾病,市面上常見的用法為吸入式噴霧,如泛得林
    ©https://www.simplymedsonline.co.uk/ventolin-evohaler.html

     

     

    既然使用沙丁胺醇可以擴張支氣管,那麼是否會增進運動表現呢?雖然目前並沒有非常多的證據可以證實沙丁胺醇對於運動有多少的提升作用,但已經可以知道這類型的β2-腎上腺素受體激動劑,對於肌肉合成建立有相當效果,如牲畜用的瘦肉精就有類似成分。此外,由於氣喘藥部分成分是世界禁藥組織允許小劑量使用的藥物,因此也有可能會被拿來當作其他禁藥的遮蔽劑(Masking Agent)使用。

     

    由上所知,沙丁胺醇被列入禁藥名單之內也不足為奇。然而對於這類常見的氣喘用藥,世界禁藥組織將之認定為「特定物質(Specified Substances)」。這是因為沙丁胺醇的應用非常廣泛,許多人可能都會有類似的需求,而它對於運動表現的提升似乎相當有限,因此為了免除運動員可能在無意間使用了沙丁胺醇,而被驗出用藥的陽性反應,進而遭到相關懲處,才會將它歸入特定分類之中。

     

    在世界禁藥組織的規範下,沙丁胺醇的使用限制為何呢?根據規定,沙丁胺醇的藥檢允許值為 1,000ng/ml。而在UCI的醫療使用豁免(Theraputic Use Exemption,TUE)規定裡頭,如果24小時內,沙丁胺醇最大的吸入量不超過1600毫克,或是12小時內不超過800毫克,那麼使用沙丁胺醇是可以不需要事先申請的,但如果超過這個數值,就必須要先行提出要求。

     


    在世界禁藥組織的規範下,沙丁胺醇是允許小劑量使用,或是事前提出申請

     

     

    由於Froome使用沙丁胺醇被驗出的值高達 2,000ng/ml,是允許值的2倍之多,加上之前他跟車隊並未依規定事先申請,於是成了這次禁藥疑雲爆發的主因。而被爆出超標的環西第十八站,剛好就是Froome與當時主要競爭對手Vincenzo Nibali大幅拉開秒差的一站,更是讓整起事件充滿揣測。

     


    由於並未依規定事先申請,加上被爆出超標的環西第十八站
    剛好就是Froome與當時主要競爭對手Nibali大幅拉開秒差的一站,更是讓整起事件充滿揣測

     

     

    違規事實如今已經攤在眼前,Froome與Sky車隊能做的,不外乎是準備足夠的資料,來說明Froome的沙丁胺醇用量完全合乎規定,而檢驗超標的原因是因為複雜的生理與藥物問題,而影響了沙丁胺醇的代謝。或者是接受藥物代謝動力學(Pharmacokinetics)的測試,來證實Froome服用沙丁胺醇的劑量與之後代謝殘餘量的相對關係,因為有不少測試結果顯示,即便受試者使用了最低劑量的藥劑,但仍有可能會被驗出超標的結果。

     

    而過去也曾有車手被驗出沙丁胺醇的例子,如2014年在環義拿下兩個單站的Diego Ulissi,他被驗出的劑量也是超過規定的 1,000ng/ml不少,為1,900ng/ml。在進行藥物代謝動力學測試後,Ulissi並未通過檢驗,最終遭到9個月禁賽的處分。另一例則是衝刺名將Alessandro Petacchi,他的下場則是2007年環義的五個單站都遭到沒收,同時外加禁賽一年。

     


    如2014年在環義拿下兩個單站的Diego Ulissi也是沙丁胺醇超標,最終遭到9個月禁賽的處分

     

     

    雖然現在還未能替這樁用藥疑雲做出結論,但最差的結果,可能就是Froome將會被拔除2017年環西總冠軍的頭銜,可能連世錦賽的個人計時銀牌都將不保,隨之而來的禁賽處分也在料想之內,這對於他企圖挑戰環義,甚至環法五冠的影響不可謂不大。而這類關乎全球車壇的重要事件,勢必不是短期之內就可以解決的,也幾乎可以預見將會進入國際體育仲裁庭的可能性。最終結果如何,想必也會牽動車手違規用藥這段誨暗又沉痛的暗黑歷史。

     


    雖然現在還未能替這樁用藥疑雲做出結論,但最差的結果,可能就是Froome將會被拔除2017年環西總冠軍的頭銜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