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人生的最後挑戰 Sharon Laws東進武嶺之旅

    人生的最後挑戰 Sharon Laws東進武嶺之旅

    職業車手在罹癌之後的人生挑戰以及武嶺體驗遊

    原文出處:https://rouleur.cc/editorial/sharon-laws-2/

     

    Sharon Laws是名來自英國的女車手,早年活躍於登山車界,也拿下兩次登山車環法賽之稱的Absa Cape Epic冠軍。之後為了訓練耐力而練習公路車,卻反而因此轉戰新領域。33歲時正式成為公路車車手,之後陸陸續續繳出亮眼成績,甚至在2008年成為英國女子公路計時冠軍,4年之後又摘下英國女子公路后冠。

     


    Sharon Laws,曾經為英國女子計時與公路冠軍,在與癌症對抗一年多後逝世,享年43歲

     

     

    9年職業生涯後,Laws選擇在2016年八月退役。同年十月對外宣布罹患子宮頸癌,之後開始長達7個月以上的化療。然而在2017年12月16日,這名堅強的女車手仍舊不敵病魔摧殘逝世,享年43歲。

     

    在早先的日子,也是Laws剛結束化療不久,她前來參加台灣的夏季登山王之路,也就是知名的台灣KOM資格賽。透過她的文筆,讓我們可以理解一個曾經站在車壇頂端,卻因病而必須從零開始的選手心聲,並從中領略自行車在她生命中的份量,也希望這趟武嶺之行,可以成為她人生最後旅途中足以自傲的回憶。

     

    僅以此譯文,紀念Sharon Laws與曾經和癌症搏鬥的人們。

     

    Sharon Laws的台灣登山王之路心得

     

    我曾經對自己作過承諾,一旦我高掛車鞋,我就不會再一大清早就起床練車或比賽。但現在我人已經在台灣花蓮,距離我退役還不到一年,而我正在做賽前準備。好吧,嚴格來說,台灣登山王之路並不能算是比賽,但它卻是場跟知名的台灣KOM相同路線的挑戰賽,而且沒有6小時完賽的限制。

     

    每年10月份開跑的台灣KOM,自2012年舉辦以來,名聲早已傳遍車壇,也吸引了許多國際一流車手前來朝聖。去年的女子冠軍Emma Pooley就是一例,而她是2008年北京奧運的女子個人計時冠軍。路線總長105公里,爬升海拔高度超過3500米,而所有的爬坡路段都在之後的80公里裡頭...這真的不是那種沒練車也能來騎的活動。

     


    每年10月份開跑的台灣KOM,自2012年舉辦以來,名聲早已傳遍車壇,也吸引了許多國際一流車手前來朝聖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然而也不過3個月不到,我才剛結束7個多月令人煎熬的化療。每一次都長達7小時的痛苦療程後,都令我感到疲累不堪,一整天都覺得噁心且食不下咽。

     

    我在2016年八月被診斷出罹患第四期的子宮頸癌,而這也是我9年車手生涯劃上休止符的日子。這對我的人生無疑是個沈重的打擊,隨著對病情預測的不樂觀,未來猶如籠罩在一片迷霧之中。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必須把握當下的每一天,而這就是我為何要來到台灣的原因,這個我壓根兒也沒有想過會來造訪或騎車的地方。

     

    比賽日剛好是我生日的隔天,而選手們將從台灣東岸的七星潭出發。當太陽從太平洋海平面上緩緩升起,那景致成了當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比賽日當太陽從太平洋海平面上緩緩升起,那景致成了當天Laws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音樂響起,空氣中瀰漫著400多名參賽者的興奮與期待,此情此景不禁讓我想起參加有著登山車環法賽之稱的Absa Cape Epic賽事,回憶有如浪潮般洶湧襲來。在簡短地賽事提要後,我們將路過18公里的中立路段,朝著太魯閣出發。

     

    ”太魯閣“這個地名源自於當地的太魯閣族,意指「壯麗且燦爛」,是個非常貼切的形容。在通過讓人難忘的太魯閣大橋後左轉,就是台灣登山王之路正式起跑之處。

     


    在通過讓人難忘的太魯閣大橋後左轉,就是台灣登山王之路正式起跑之處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以我豐富的比賽經驗來看,我當然知道在一開賽時要盡量避免把速度拉得太快,但是有張號碼牌在身後,加上有近8個月未能如此盡情地轉動踏板,感覺自己就像掙脫束縛的彈簧般躍躍欲試。我跟在一個身形削瘦的台灣選手背後,我感到腦啡開始釋放而我的心跳飆升至這一年來未曾看過的數字。汗水開始從身上滴落,雖然氣溫在26度C,不過濕度確是相當地高。

     

    在化療過後,我的頭髮所剩不多,所以戴上安全帽之前必須要先戴頭巾,否則帽子戴起來會鬆鬆的。但是頭巾在戴了一段時間後讓我感到頭痛欲裂,所以我又將它給拿下來。

     

    大家快速地奔馳過山谷、穿過隧道,集團不斷地追上或拋下其他選手,而我當然知道這樣的節奏對我來說,是不能維持太久的。在維持了一段堪稱自虐傾向的高強度騎乘後,我還是退了下來。比賽開始不到90分鐘後,沒有意外地,我回到了現階段我該有的騎乘節奏。當有人超車時,我連跟車的機會都沒有,只能慢慢穩穩地往上爬。

     


    大家快速地奔馳,但
    這樣的節奏對才剛完成化療的Laws來說,是不能維持太久的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因為早前騎得急又猛,所以現在只能夠緩步前行,也讓我有足夠的時間來好好看望一下周圍綠意滿佈的森林,震耳欲聾的蟬鳴聲,以及翩翩飛舞的蝴蝶。

     

    這條從花蓮通往台中,峽谷處處的合歡山(中橫)公路,是世界十大危險公路之一。標高3275公尺的武嶺位於合歡主峰與合歡東峰的鞍部,是台灣公路的最高點,也是我們要前去之處。

     

    隨著道路不斷盤旋而上,讓我見識了這條充滿隧道與橋樑等偉大工程建築的中橫公路。有些隧道是明亮的,其他的則是暗淡甚至是黑漆漆一片。不少隧道有些濕冷,且水滴會從上方滴落,但當我眼前重現光明時,是一幅幅越來越壯麗的景致。但因為兩旁盡是峭壁,導致了大量土石滑落,沿路上不時可見工人正在進行搶修的動作。

     


    因為兩旁盡是峭壁,導致了大量土石滑落,沿路上不時可見工人正在進行搶修的動作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隨著氣溫明顯降低,我也已經騎50公里,爬升高度來到海拔1000公尺。1000公尺對我來說是個非常有魔力的數字,因為在化療的過程中,我都會嘗試在超過3個小時的騎乘中挑戰這個目標。回到現實,我還有55公里,超過2500米以上的爬坡在等著我,這時短暫地跟其他參賽者聊天,是個分散痛苦的好方法,也讓我認識了更多車友。

     

    車友之中,來自菲律賓的Nico卻是讓我感到非常震驚。她說她必須排夜班的工作才有辦法維持一家生計,卻也讓她少了很多練車的時間。我想,所有前來參加東進武嶺的選手不管背景如何,都是抱持著尋求挑戰的心情來參加這場知名賽事的。

     

    騎了將近85公里後,我來到一段大約4公里長的下坡路段。這段路非常彎曲且充滿難度,而濕漉漉的路面跟昏暗的隧道,以及偶而出現的車輛,讓我必需要全神貫注在控車上頭。到了這裡,我身旁已經沒有其他選手,而在通過某個隧道,當我連忙打開我的前燈時,剛好有台車朝我駛來,確實讓我心驚了一下,深怕駕駛沒有注意到我。

     


    在通過某個隧道,當Laws連忙打開前燈時,剛好有台車朝她駛來,確實讓她心驚了一下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儘管這裡沒有出現爬坡,但我對於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海拔高度在此刻又失去一些而感到失望,我想這應該是不難理解才是。這時比賽還剩下我心中那魔術數字的1000公尺爬升,以及必須要15公里裡面爬完它...

     

    我在最後一個補給站拿了瓶水然後重回賽道。在出發95公里後,我即將面對整場比賽裡最困難的10公里。這裡的高度是2565公尺高,只比義大利的加維亞山口(註)低了56公尺而已,而大禹嶺一開始就是400公尺長,13%的大陡坡等著我。在比賽的97.6公里處,我來到那惡名昭彰的27%的“牆”,這對於使用標準盤跟12-28飛輪的人,無異是個超級考驗,也所以我看幾乎每個參賽者都很聰明地換上CT盤應戰

     

    註:加維亞山口Gavia Pass,位於阿爾卑斯山義大利境內,是當地開車所能到達第十高的高山公路,曾經多次成為環義賽的爬坡賽段。

     

    伴隨著沈重的呼吸,我迂迂迴迴地前進,甚至是用“之”字型的騎法來騎。我一度考慮脫卡下車,但又覺得穿著卡鞋走路也未必更好,所以當我想盡辦法留在車上時,奇蹟總是在最後一刻出現讓我避免下馬,儘管我的前輪已經離地好幾次了。

     


    伴隨著沈重的呼吸,Laws迂迂迴迴地前進,甚至是用“之”字型的騎法來騎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有人告訴我最後的8公里很困難,但我沒想到居然如此困難,我曾經在女子環義賽爬過Stelvio與Mortirolo等山頭,也曾造訪歐洲Tourmalet、Gavia、Passo Giau、Hautacam與Luz Ardiden等知名大山,但是武嶺的等級絕對超乎它們之上。

     


    Laws曾經在女子環義賽爬過Stelvio等山頭,也曾造訪歐洲各大知名大山,但是武嶺的等級絕對超乎它們之上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距離終點5公里的告示牌出現。什麼!還有5公里!?

     

    因為途中經過許多隧道,我知道我的車錶會因為訊號問題而有些誤差。所以當我看碼錶以為只剩3公里時,又看到5公里的牌子出現,著實讓我心頭一沉。2公里距離在平路時根本就不算什麼,然而當這2公里在海拔3000公尺高,10多%以上的坡度時,這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在靠近告示牌時,有個小女孩拿著網子在追逐蝴蝶,此情此景讓我看得有些出神。

     

    除了成為自行車騎士挑戰自我的聖殿外,武嶺也吸引了不少野外玩家與生態學家前來研究與攝影。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其他事物可以分散我對背部跟大腿痛楚的注意力,我嘗試站起來抽車,但是隱約要抽筋的前兆讓我立刻坐回座墊上。

     

    在剩下2公里左右時,坡度明顯減緩,還有個近1公里的下滑。閃過路上的車與人,我想盡可能地保住這段下坡帶來的速度,而山頂已經進入視線範圍之內。到了海拔如此之高的地方,周遭景致已經從茂密森林變成高原草地,美麗地令我想起了庇里牛斯山。武嶺一帶保留著非常原始的風景,也讓不少遊客開車來欣賞這堪稱無敵的絕景。

     


    到了海拔如此之高的地方,周遭景致已經從茂密森林變成高原草地,美麗地令我想起了庇里牛斯山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然而對我們這群騎士而言,此時此刻已經沒有可以輕鬆騎的餘地了。終點前的1.5公里非常痛苦,空氣十分稀薄,我的呼吸困難,而我的雙腿正在哀嚎著。當終點的白色帳篷與旗幟出現在我眼前時,我擠出了最後一絲絲力量,隨著周遭觀眾們的歡呼,我跟著同鄉的Alan Grant通過終點。

     


    空氣稀薄,呼吸困難,而雙腿正在哀嚎著,但在看到終點就在眼前時,Laws擠出了最後一絲絲力量通過終點
    ©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Saru & Ru

     


    我跟Alan在倒數15公里就騎在一起,我們彼此之間幾乎不曾交談,但在寂靜中分享著彼此的痛苦。我完賽的時間是5小時46分,恰恰幾乎是在台灣KOM限制完賽的範圍之內。這是自我人生首場,也是唯一的一場越野馬拉松後,另一場令我全身痠痛的比賽。

     

    當我壓線後,工作人員立刻為我掛上完賽獎牌。我參加了世界上各種形形色色的比賽,但這面獎牌對我而言,卻是有著獨一無二的意義,這是場真真確確的自我挑戰。不單單是因為路線的超高難度、爬升高度、海拔,以及我才剛結束的化療療程,在這之前,我已經隱居快要有8個月,避免到人多的地方以防感染,同時也因為我討厭我頭髮稀疏的模樣。

     


    這面獎牌對Laws而言,卻是有著獨一無二的意義,這是場真真確確的自我挑戰
    ©Sharon Laws Twitter

     

     

    為了這場挑戰賽,我長途跋涉了24小時,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度,這裡的人們不知道我的來歷,也不懂為何我有這可笑的髮型,我聽到笑話時可以開懷大笑,在爬坡時也短暫地忘記我是個癌症病患,特別是當比賽開始時,我跟著大家一起輪車的時候,我終於覺得我又成為“我”了。

     

    但不久後我又笑了出來,畢竟在早些時候,特別是在最後10公里之前,我原本有個遠大的計畫,就是要回頭下滑去找我的同伴,但發現自己真的沒有餘力。但當我發現我其實已經精疲力盡,這當然也辦不到了。雖然已經遠離顛峰身手的我,還是可以體會這種感受,這種景色,也只有在騎到那麼高的地方才能有所感,並成就了這美妙的一天。假如你是單車愛好者,來台灣絕對會讓你有超乎意料的感受,這是我迫不及待要和車友們分享的故事。

     


    Sharon Laws:假如你是單車愛好者,來台灣絕對會讓你有超乎意料的感受,這是我迫不及待要和車友們分享的故事
    截自
    Sharon Laws Twitter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