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武嶺最強老爸 - 牙醫吳秉聰用腦練車 靠功率踩課表

    武嶺最強老爸 - 牙醫吳秉聰用腦練車 靠功率踩課表

    醫科背景玩單車 實事求是看數據

    「你騎單車載拖車帶兒子上武嶺花多少時間?」我開口問眼前這位溫文儒雅的牙醫師。

    「那時候估算小孩沒有哭鬧的話,勉強應該七小時左右吧!」牙醫師吳秉聰含蓄帶過說,「不過在天氣很好,小孩也願意配合的情況下就有提早。」

    「完賽證書是寫五小時多?!」我確認詢問著。「真的很快耶!」細問之下,才知道平時騎市民組的他獨騎武嶺約在三小時左右完賽。

     

    延伸閱讀:

    武嶺最強老爸 - 吳秉聰5小時騎40公斤拖車載兒登頂(上)
    武嶺最強老爸 - 吳秉聰5小時騎40公斤拖車載兒登頂(下)

     


    2017年9月9日完成武嶺拖車載兒上山的夢想 / 圖片提供:吳秉聰

     

     

    即便騎武嶺盃是用實力去騎,但對吳秉聰來說騎車當初的目的純粹為了身體健康,拼時間、拼成績都是不在目標中的附加價值。在騎車之前,「我就是一個肥宅,最常在家打電動和看影集。」他最常做的運動是高爾夫球,本來跟單車一點關聯都沒有。

     


    吳秉聰(右一)在開始騎單車之前的運動是打高爾夫球。2012參加曾雅妮高球高峰會 / 圖片提供:吳秉聰
     

     

    九年前,他接近30歲時,心目中最敬仰的舅舅想單車環島,因親戚擔心50幾歲的舅舅一人騎車,希望有人一起陪同,吳秉聰就成了舅舅的旅伴,他買了第一台登山車,從此開啟了單車運動的大門。

     

    放了第一張單車環島的照片,身邊朋友騎小折居多,開始一起休閒騎到處玩,直到跟車友們玩Never Stop辦的迴瀾百k挑戰賽,「我是團裡最後一個換公路車的人。」吳秉聰有次在車店看到獎盃,因緣際會之下加入WHEELER車隊,才改騎公路車。

     

    2017年本來沒有打算參加全運會,自知實力有落差,但因為沒有大專盃可以參加,所以就騎著公路車用玩票心態報名個人計時賽。

     

    一人拼下大專盃男子乙組公路繞圈賽第一

     

    2016年,吳秉聰因回校進修碩士班,重回學生身份,剛好那時聯賽減少許多,幾乎沒什麼比賽可參加,剛好有大專盃能參加,我打去學校體育組詢問,學校回應:『我們什麼都沒有,沒有車隊、教練,你要去的話就要自己打理一切喔!』」

     

    吳秉聰想想,「沒關係,幫我報名就好,我自己打理一切。」在零資源的現實之下,自己扛車南下參加大專盃,一人去比賽,回想起來算是最值得開心又難忘的事。

     


    吳秉聰(右二)一人零資源參加2016大專盃 / ©Gary Schin Haar Deu 圖片提供:吳秉聰
     

     

    在公路繞圈賽時,吳秉聰穩穩跟著車隊繞圈,在最後一公里的最後一個90度的大彎後就只剩300公尺要衝線,那時嘉藥車隊的主將預備要衝終點,其他隊員都明白指示,排好一排去防守,幫助主將順利衝線,當最後一個隊員要卡好之前,還有900公尺,他趕緊跟著卡入,先拚了再說!

     


    提早先衝出去再說的吳秉聰卯足全力,拚了再說 
     / 圖片提供:吳秉聰
     

     

    提早有人衝出集團,很出乎人意料。當他彎過第一道彎,往後觀察一下都沒有人,順利進入終點。

     


    進終點之前,吳秉聰想好了勝利手勢讓攝影師捕捉這一刻 / ©Gary Schin Haar Deu 圖片提供:吳秉聰
     

     

    「以前我在聯賽比過繞圈賽,受到集團摔車而波及,我摔車後,坐墊掉了,是邊抽車邊進終點,還是最後一個。」吳秉聰當下覺得騎車是要騎開心,如果要拼成績,只想純粹拼爬坡的成績,就連上上下下的坡度都會有危險的風險。67年次的他深知自己已不是年輕人,沒辦法為了成績,義無反顧地狂衝。

     


    2016年大專盃自由車賽成績表 / 圖片提供:吳秉聰

     

    沒時間該怎麼練車?

     

    「我都是靠功率訓練,很少到外面騎車。」時間平均分配給工作和家庭的吳秉聰,連夜騎的時間都所剩無幾。因為上班時間橫跨到黑夜,等到下班要跟上夜騎的時間,車友們早已騎完回家了。到了週末和休假日,又是在家陪伴小孩的時間。

     

    「所以我不可能出去騎,我只能在公司踩訓練台。很多人會擔心跟出外騎的路感有差異,但因為我都參加個人計時和爬坡賽為主,是少用腦筋的比賽類型,不用跟車、不用輪車、沒有隊友,基本上就靠功率騎。」如果要模仿坡度,就把訓練台架高 ; 目前訓練台也能跑到2000瓦,仿地形的阻力也不是問題。

     


    自從Vanden開放功率體驗之後,吳秉聰開始學習用功率練車練爬坡 
     / ©Cervelo 圖片提供:吳秉聰
     

     

    吳秉聰說明,對於初學者在入坡前的換檔是需要實際演練,累積經驗,經過一段時間,可自行判斷坡度大約幾%,提早換檔,這些都不再是沒出外練車會碰到的問題,像他有心去抓換檔時間的話,大約花半年時間在外練車即可。「花一整個上午的時間練車,其實真正練到底可能只有一小時。」而像現在台灣的單車比賽較少,很多人也會利用線上競賽的方式練車。

     

    很有時間觀念的他說,一週大概只花五小時練車,「我會踩課表,兩天或是一天半踩一次課表。最好的情況是高低強度都要練,但因為我時間很少,都只練高強度,專練無氧能力,所以耐力較差。」短程能力高於長程的他,很清楚明白這些結果都跟訓練方式有關聯。

     

    找更新的答案,累積學問

     

    「騎車其實不算是我的興趣。」對吳秉聰而言,它象徵健康,讓他有效率維持體能,因此家庭、事業、健康能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即使工作再忙,他一定抽出時間運動、陪伴家人,等小孩長大了,才去發展興趣。

     

    騎車就像做其他事情一樣,過程中沒有放棄這件事,用這種信念做久了、做精了,即便進步緩慢,但是只要有耐心和毅力,都能夠積沙成塔,培養出能力,自然成為別人眼中的達人。他用一句話形容:「無心插柳柳成蔭。」現今資訊流通,如何靠智慧判斷,篩選出正確的資訊,這是現在需要學習的能力。

     


    2013年武嶺盃,吳秉聰仍是WHEELER車隊一員。當時的女友從他開始騎車陪伴至今 
     / 圖片提供:吳秉聰
     

     

    喜歡讀國外資料的他,加上實事求是、相信科學數據的個性,總會用功率去推斷。「兩款不同的輪組,在同樣的條件之下,同樣用300瓦騎中社路,兩者的時間差異。」用數據去推斷,而不以體感經驗,「或許跟理組的學習背景有關吧!教授都要我們勇敢去質疑老師所說的話。現在的知識在十年之後,可能會有不同說法,可能會被淘汰。」

     

    我疑惑著:「那該怎麼判斷呢?又該怎麼相信?」吳秉聰回道:「當有一個說法讓你疑惑、質疑,那就去找答案。如果都不懷疑,大家都擁有一樣的內容,而人類會進步就是不停地找更好的答案,學問就是在質疑的過程中進步的。」現在的答案不一定完全正確,但至少比先前的錯誤還更進步,這是他在騎車歷程中,在人生上所獲得的啟發。

     

    首重孩子教育

     

    聊了這麼多跟騎車有關的心路歷程,吳秉聰轉換話鋒,改聊起爸媽經。人生已經歷過可以說嘴一輩子的大專盃總冠軍,帶兒子一起看武嶺美景的願望也達成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孩子的教育。

     


    吳秉聰與太太和滿周歲女兒的抓周紀念照。育有一男一女的吳秉聰目前最重視孩子的教育 / 圖片提供:吳秉聰
     

     

    他正思考著能夠給予小孩什麼樣的學習環境,該挑選哪間學校,協助孩子找到興趣、志向,和專長,培養成優秀的人才,「這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等小孩獨立之後,才能享受退休生活呀(遠目)」每個階段都有要完成的任務,這位是武嶺最強老爸吳秉聰的騎車故事。(完)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