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鯊魚復仇記 Nibali大口吞下2018米蘭-聖雷莫冠軍

    鯊魚復仇記 Nibali大口吞下2018米蘭-聖雷莫冠軍

    於關鍵Poggio坡上發動強力攻勢 並一舉取得優勢秒差

    2018米蘭-聖雷莫。每年固定在三月中旬舉行的米蘭-聖雷莫,不僅是五大古典賽事的首場比賽,同時也是路線最長的一個,平均都在290公里以上,騎乘時間往往長達7個多小時,非常考驗選手的耐力水準。此外,因為春季尚處於乍暖還寒的天氣,不僅有時而出現的春雨增添考驗,賽事過半後的沿海路段也將加入海風的影響。

     

    地形而言,並沒有太多的爬坡,其中最明顯的是位於比賽中段的Passo del Turchino,但因為平均坡度不會超過4%,因此多數車手都能夠平安度過這個海拔高532的爬坡。之後地勢仍舊相當平緩,但是在進入賽事末段時,將會接連碰上Cipressa跟Poggio di Sanremo兩個短坡。這兩條山路既不長也不算太陡,但因為選手至此已經騎了270公里以上,體力已經是接近爆表邊緣,所以戰局將從這裡開始變化;而身為最後一個坡的Poggio di Sanremo,更是年年成為有實力車手敲下大槌之處,也就此成為米蘭-聖雷莫的最關鍵地段。

     


    2018米蘭-聖雷莫路線圖
    ©http://www.milanosanremo.it/en/

     


    2018米蘭-聖雷莫高度圖
    ©http://www.milanosanremo.it/en/

     

     

    比賽的起點米蘭一帶是陰雨陣陣,可以想見騎在路上肯定是濕又冷,不過這種惡劣的氣候並沒有影響Mirco Maestri、Lorenzo Rota(Bardiani CSF)、Evgeny Koberniak(Gazprom Rusvelo)、Guy Sagiv、Dennis Van Winden(Israel Cycling Academy)、初山翔(Nippo-Vini Fantini)、Charles Planet(Novo Nordisk)、Matteo Bono(UAE Team Emirates)、Jacopo Mosca(Wilier Selle Italia)這九名車手逃脫的意願,而這個突圍小組在開賽20公里後,就已經取得了5分鐘的秒差。

     

    由於比賽還長,因此主集團根本不會非常擔心兔子們的動向,但是讓他們跑得太遠也不好,因此各個有機會搶冠軍的陣營如Quick-Step Floors與Bora-Hansgrohe等,還是指派了隊員前去把差距控制在6分多鐘門檻,避免之後要花更多力氣去追捕兔群。

     

    當來到整個米蘭-聖雷莫最有難度的爬坡-Passo del Turchino時,主集團的腳步有逐步加速的跡象,領先九人的差距一度被大砍至2分鐘之內。然而為了整個集團的穩定,最終大部隊還是選擇了暫時放生兔群,因此兩邊的時間差在賽事過半後,又重新來到5分鐘之譜。

     

    比賽剩下三分之一,也就是僅剩100公里之時,主集團重啟獵兔行動,於是領先車手群的優勢再次縮水至3分鐘上下。不久之後,天氣明顯轉好,一道道和煦的陽光灑落在第勒尼安海沿岸。在路面乾燥的情況下,即便是彎彎曲曲的海岸公路上想要加速追擊,也不需要太有顧忌,因此在距離終點40公里時,Mosca、Planet、Koberniak、初山翔、Sagiv五個人先後回歸集團,餘下的四人則是帶著30秒的些微差距奮力頑抗。

     

    在追擊的過程中,集團多多少少發生了一些狀況,但還是順利地在倒數第二個爬坡Cipressa之前,把所有兔子給通通逮了回來。為了在關鍵的Poggio di Sanremo搶到好位置,許多車隊在Cipressa就已經開始在醞釀,其中Groupama-FDJ可說是行動最積極的一支隊伍,而Katusha Alpecin寄與厚望的Marcel Kittel則是在此遭到放生,可說是早早就失去搶奪終點的資格。

     

    跟其他陣營有過一番駁火後,Groupama-FDJ算是要到了他們理想中的好位置。而在進入了極度重要的Poggio di Sanremo坡前,Mitchelton Scott、Lotto Soudal、Cofidis、UAE Team Emirates、Quick-Step Floors與Bora-Hansgrohe等熱門隊伍一一浮上檯面。正當卡位大戰政要火熱開打時,集團再一次發生了嚴重事故,原因是Dimension Data主將Mark Cavendish直接撞上路中間分隔島所導致,而這也宣告了曼島飛彈已然提早墜毀。

     

    當Marcus Burghardt(Bora-Hansgrohe)與Jean-Pierre Drucker(BMC)領著眾人殺上Poggio di Sanremo坡時,Bahrain Merida大軍已在後方守候多時。果不其然,隊上主將Vincenzo Nibali早就打算在此為賽事定調,因此在距離終點還有6公里之時,墨西拿之鯊發動了連串的高強度攻勢後,取得單飛地位,並藉著優異的下坡技巧,一舉要到了10秒以上的秒差在手。

     

    倒數3公里,Mitchelton Scott的Matteo Trentin見勢頭不對,先行展開追擊,而集團則是觀望了一陣之後,才決定開拔進發,這時Nibali還帶著百來公尺的優勢不斷朝終點狂奔。在集團追回了Trentin後,Nibali幾乎可說是進入射程範圍之內,然而對追兵來說,先前的猶豫時間實在太久,因此即便是看到了海面上的鯊魚鰭,但真想要將它網入網中,似乎也已經有些力有未逮。

     

    在Quick-Step Floors全體動員之下,眾人總算是在最後300米有追近了那麼些,但這時的Nibali已然航向偉大的航道。就在圍滿終點的地主車迷歡呼聲中,Nibali回頭確認了一下追兵的位置後,隨即高舉雙手,慶祝自己在參加了十屆的米蘭-聖雷莫賽事後,總算是把冠軍抱在手裡,同時也是繼2014的單飛行動功敗垂成後,成功上演一齣鯊魚復仇記。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