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快步車隊大軍壓境 助Terpstra豪奪環法蘭德斯冠軍獎盃

    快步車隊大軍壓境 助Terpstra豪奪環法蘭德斯冠軍獎盃

    繼2014巴黎-魯貝奪冠之後 Terpstra再創生涯新巔峰

    2018環法蘭德斯。在E3-Harelbeke、Gent-Wevelgem與穿越法蘭德斯等前哨戰過後,五大古典賽之其二,也是壓軸大戲的環法蘭德斯也在2018年愚人節當天粉墨登場。今年的環法蘭德斯總長為263公里,途中將會經過大小坡共18個,石板路面為13段,而綜合兩者,也可說是法蘭德斯特產的石板爬坡則是有9個。

     

    這麼多的短坡之中,Oude Kwaremont、Paterberg、Koppenberg等動輒10%以上,年年必定出現的知名石板坡散布於賽事的中後段;而Muur這個有著近20%的大陡坡也有機會露臉一次。當比賽來到最後20公里時,將會依序再次經過Oude Kwaremont與Paterberg,這兩處的難度雖說不是整個環法蘭德斯裡最難的賽段,但它們卻會是決定誰能贏得這場大賽的關鍵。

     


    2018環法蘭德斯路線圖
    ©http://www.flandersclassics.be/en/rvv

     


    2018環法蘭德斯高度圖
    ©http://www.flandersclassics.be/en/rvv

     

     

    比賽起點安特衛普一帶的天色並不算太好,但也沒有出現太大雨勢,可說是雖然冷,但也不至於會全身溼透的天氣。當地時間10:30分一到,賽事正式出發,不過在9公里多的熱身段已經有車手不慎倒地,但大家立刻拾車再戰,並未對賽事造成太大影響。在放行之後,許多車隊都派員來到前方試探集團動態,而集團也幾乎都是積極回應,因而都已經開賽50公里了,仍舊未有明顯的逃脫集團現身。

     


    放行之後,都已經開賽50公里,仍舊未有明顯的逃脫集團現身

     

     

    集團之所以如此緊迫盯人,最大原因自然是競爭者眾,除了Quick Step Floors、BMC、Bora Hansgrohe等大家預期之中的賽事熱門外,EF-Education First-Drapac p/b Cannondale、Groupama-FDJ、Katusha–Alpecin、UAE Team Emirates等陣營的實力同樣不可小覷,而Bahrain Merida與Lotto Soudal則可說是今年崛起的新勢力。在眾多車隊的角力之下,即便已經騎了超過一個小時,還是無人可以完全離開主集團的視線範圍。

     

    隨著賽事的移動,氣候呈現越來越不穩定的趨勢,偶然出現的間歇性大雨,更是讓騎乘的難度高上許多,特別是等會會出現的石板爬坡肯定是濕滑不已,增添比賽的不確定性。不過在跑了60多公里之後,眾人總算是願意放鬆緊戒,讓Filippo Ganna(UAE Team Emirates)、Ivan Garcia Cortina(Bahrain Merida)、Ryan Gibbons(Dimension Data)、Pascal Eenkhoorn(LottoNL-Jumbo)、Aimé De Gendt(Sport Vlaanderen-Baloise)、Michael Goolaerts(Veranda's Willems Crelan)、Dimitri Peyskens(WB Aqua Protect Veranclassic)、Pim Ligthart、Floris Gerts(Roompot-Nederlandse Loterij)、Jimmy Turgis(Cofidis, Solutions Credits)、Marco Haller(Katusha-Alpecin)等11人成功出走。

     


    比賽在跑了60多公里之後,眾人總算是願意放鬆緊戒,讓11名車手成功出走

     

     

    11隻兔子很快就把領先優勢拉開到3分鐘門檻,通過Lippenhovestraat與Paddestraat兩個平面的石板路後,也象徵著比賽困難的路段即將展開。主集團在這裡突然加快腳步,似乎有意在此就把兔群給盡數瓦解,但是就在差距剩下1分多鐘時,追兵們又選擇緩了下來,於是領先的11人總算是逃過一劫,並再次加速拉開距離,如此一來一往後,前後的時間差更是上看5分鐘以上。

     

    來到比賽的第一個石板爬坡Oude Kwaremont,地形在此之後會是一路崎嶇,不過賽況卻是相對穩定,前後兩個車手群一直維持在5分鐘的秒差,可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比賽過半,主集團的追擊計畫再次啟動,當來到Leberg這段爬坡附近時,兔子們的差距回到4分鐘之內,而Floris Gerts也在此刻退團,其他10人則是持續逃亡當中。

     


    來到比賽的第一個石板爬坡Oude Kwaremont,賽況相對穩定,前後兩個車手群一直維持在5分鐘的秒差

     

     

    接著再通過幾段短坡之後,就要進入惡名昭彰的Muur石板坡,Quick Step、BMC、FDJ、Sky、Bora等隊伍輪流在集團前端分擔領騎工作,同時也確保主將能夠留在安全地帶。而倒數100公里處的一起集團摔車,證明了這份顧慮不是杞人憂天。十多名受害者當中,擔當AG2R La Mondiale古典賽主力的Oliver Naesen可說是裡面最大咖的車手。耽擱了不少時間後,Naesen總算是回到比賽,但已經有了超過一分鐘以上的落後。

     

    有別於開賽時的陰鬱,這時候在法蘭德斯的天氣逐漸轉好,而當兔群之中的Iván García率先殺上Muur頂點時,主集團則是正要踏上這段地獄坡道。Muur是個平均近10%,最大來到20%的陡長爬坡,而且不只坡度困難,地上那參差不齊的石板路面更是一項嚴峻的考驗。在兩個因素的加乘影響之下,主集團也在Muur附近逐漸四散,之後又慢慢聚合成一個約60人的團體,但已經有不少人是難以接回而陷入苦戰之中。

     


    在陡坡與石板路兩個不利騎乘因素的加乘影響之下,主集團也在Muur附近逐漸四散

     

     

    剩下80公里,從集團裡頭跑出的四名車手追上前頭的逃脫集團,但是他們能夠要的秒差並不多,在Kanarieberg這個爬坡尚未爬完之際,半數的兔子都遭到擒獲,Tom Devriendt(Wanty - Groupe Gobert)跟García則是成為當下的領先車手。兩個人對比賽的威脅性不算太大,所以大家有稍為鬆懈一點,讓他倆要到近一分半鐘的秒差。

     

    第二次踏上Oude Kwaremont時,領先雙人組仍有55秒優勢,後頭則是有Mads Pedersen(Trek Segafredo)嘗試接上。然而集團似乎已經難以維持當前的人數規模,緊接著的Paterberg石板坡更是把能力不足的人給排除掉,有望奪冠的車手剩下不到30名。在Pedersen黏上Devriendt與García後,馬上又有Magnus Cort Nielsen(Astana)、Sebastian Langeveld(EF-Education)、Dylan van Baarle(Sky)等人前來投靠,一行六人帶著50秒差距持續脫逃。

     

    而在最陡處達到22%的Koppenberg石板坡,選手定竿下馬牽車的畫面時有所見,因此所有古典賽大咖們紛紛向前移動,以免被後面的混亂局面給影響到自己的比賽節奏。這時領先六人已經分裂,Langeveld、Van Baarle與Pedersen成為新一梯的領先小組。過了Taaienberg後,剩餘的里程數已經不到40,追擊的集團之中以Quick Step、BMC、Bora、Bahrain、Sky、Astana為骨幹,在三個人後頭30秒處加強備戰。

     

    經過240公里的鋪陳後,幾名古典賽大咖總算在Kruisberg有所表態,其中Vincenzo Nibali跟Niki Terpstra更是積極搶攻,雖然Nibali選擇到集團內以靜待變,不過Terpstra則是卯足全力繼續向前衝,企圖為整場比賽帶來衝擊。當第三次的Oude Kwaremont到來時,Terpstra如願與領先的三名車手合體,隨即就把這個集團給分解掉,成就自己單飛的有利局勢。

     


    經過240公里的鋪陳後,幾名古典賽大咖總算有所表態,Terpstra更是積極搶攻,企圖為整場比賽帶來衝擊

     

     

    集團這時也在Oude Kwaremont顛簸的石板路面上面臨分散,剩下Sagan、Benoot、Van Avermaet、Štybar、Gilbert、Vanmarcke等十餘人還有機會競爭此次環法蘭德斯的冠軍寶座。當Terpstra帶著30多秒的領先進入最後一段石板爬坡Paterberg後,集團之中的Peter Sagan再也不想坐以待斃。於是在這個煎熬的路段到了盡頭之時,世界冠軍也選擇親上火線,一個人獨自去追單飛的Terpstra。

     

    來到最後10公里,領先的Terpstra仍舊守住30秒的安全門檻,後頭則是Pedersen,而Sagan的追擊被迫告一段落,追擊集團共有11人在內,然而其中卻有Štybar與Gilbert兩名Terpstra的隊友,因此可以估料到Quick Step將會發揮強大的團隊戰力來掩護Terpstra的單飛之旅。

     

    終點前3公里,Terpstra始終沒讓追兵們有機會看見他的背影,知道大勢已去的集團,則是還在追與不追之間猶豫不已。當Terpstra已經見著終點拱門之際,Pedersen還相差近20秒,Sagan等人則是欲振乏力,因此大家只能盯著Terpstra以獨走之姿奪走冠軍,也是繼他在2014年的巴黎-盧貝之後,另一個在古典賽事的重要里程碑。

     


    Terpstra以獨走之姿奪走冠軍,也是繼他在2014年的巴黎-盧貝之後,另一個在古典賽事的重要里程碑

     

     

    2018環法蘭德斯成績

     

    1

    Niki Terpstra (Ned) Quick-Step Floors

     

     

    2

    Mads Pedersen (Den) Trek-Segafredo

     

     

    3

    Philippe Gilbert (Bel) Quick-Step Floors

     

     

    4

    Michael Valgren (Den) Astana Pro Team

     

     

    5

    Greg Van Avermaet (Bel) BMC Racing Team

     

     

    6

    Peter Sagan (Svk) Bora-Hansgrohe

     

     

    7

    Jasper Stuyven (Bel) Trek-Segafredo

     

     

    8

    Tiesj Benoot (Bel) Lotto Soudal

     

     

    9

    Wout Van Aert (Bel) Veranda's Willems Crelan

     

     

    10

    Zdenek Stybar (Cze) Quick-Step Floors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