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環台中華隊最小成員 熟成系男孩王景徽

    環台中華隊最小成員 熟成系男孩王景徽

    半路出家 拼出一片天

    排灣族小將王景徽,是今年環台賽中華隊中年紀最小的一員,非縣隊選手出身,半路出家卻闖出一片天,他的選手生涯到底有哪些起伏,而景徽對結束一個多月的環台賽又有甚麼心得呢?

     

    半路出家 百K當逍遙遊

     

    屏東山地門出身的景徽,高中時學校在山腳下,家則在山上,家裡為了讓他自己上下學,買了一台便宜的登山車給他通勤。滑下山的速度感、爬上坡時心臟直跳、爆汗的感覺,讓景徽漸漸迷上自行車。

     

    景徽的爸爸原本就是假日車友,對自行車燃起興趣後,景徽開始跟著爸爸所在的屏東「肉腳團」一起到處騎,後來也將原本的通勤車換成了公路車,車子升了等,景徽趴趴走的範圍也越來越廣。最愛騎的路線是從屏東的山地門到高雄的西子灣,常常假日找了朋友,就開始把百K的路線當逍遙遊在騎,屏東知名的路線,像是霧台、瑪家、北大武等等都是景徽熟稔的練車好地,也因為如此,景徽十分擅長耐力型的長距離路線。 

     


    景徽與教練陳宗仁和隊友們合影©王景徽

     

     

    高一暑假的一天,景徽造常騎去西子灣,碰巧被到高雄辦事的陳宗仁教練遇上,當時陳教練正是屏東自由車委員會總幹事,在後面跟了景徽一段路後,覺得這個小孩有潛能,就把景徽攔了下來。

     

    「他給了我名片,問我要不要加入車隊。」景徽說,回到家告訴家人這件事情後,爸爸沒有太多考慮,就直接說可以去試試看。就這樣,景徽陰錯陽差的走上自行車選手的培育之路。

     

    跟著啟蒙教練陳宗仁 練出一片天

     

    進入車隊後,景徽轉學到屏東市讀夜校,白天練習,晚上上課。隊友的實力都很不錯,其中還有當屆全中運的金牌選手,剛進車隊的景徽因為程度落差,練車總被他們海放。景徽笑著說,但他就是有點不服輸,硬要咬著不放,多練幾次之後,實力反而快速增長,不過幾個月,就在人生中的第一場比賽「北大武計時賽」奪下了第一。 

     

    2013年拿到全中運第八,隔年再戰全中運就抱走金牌。濃烈的興趣和埋頭苦幹的精神,讓景徽練起車來進步神速,也留下許多好成績。

     


    中等學校公路錦標賽於獅頭山,景徽奪下公路金牌©王景徽

     

     

    談到陳教練的訓練方式,景徽說,教練獎勵不多、責罵也不多,傾向於讓選手放手去做,那個年代聯賽很多,教練也鼓勵選手們參加各式大大小小的比賽,讓大家都有空間發揮。但那時候的練習量很大,也有些土法煉鋼,練習隨便都150公里在跑,像是騎車以外的負重訓練,就要背著背包爬坡,包裡還要放滿滿的書,增加重量。早上練車,下午重訓,還一度操到膝蓋都出了問題。

     

    練車的隊友來來去去,景徽直言,這個項目真的很花錢的,家裡經濟不好的就很難堅持,曾經也因為摔車摔到腦震盪,讓媽媽不太支持。但到了高三準備要準備繼續升學時,景徽反而沒想太多就選擇繼續練車。軍人、警察、公務員都曾經是景徽心中考慮過的路,但他說:「如果沒練車,可能連大學都不會唸。」

     

    為國出征 環台賽中華隊最小成員

     

     
    第一次代表國家出賽環沖繩©王景徽

     

     

    2016年選上國手,第一次為國出征,去環沖繩,賽程長達210公里,結果慘被DNF。景徽笑說,第一次代表台灣參賽,很緊張。 隔年依舊穿上中華隊隊服去比環泰國,這生平第一場多日賽,讓景徽真正體驗到了國際級的賽程,對自行車賽制又有更多了解,景徽:「平常在電視上看到的比賽,現在卻自己上去騎,心靈上收穫很多。」 

     


    在環泰國期間與當地特色麥當勞叔叔合照©王景徽

     

     

    環台賽結束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回憶起環台賽,景徽說,其實選進環台賽代表很意外,但參與第一次集訓打亂了原本的週期訓練計畫,狀況變得很不好,景徽:「學長們把強度拉得很高,訓練期間天天都很累。」一路從第一次集訓累到第二次集訓,再累到環台賽,景徽表示,心理的壓力也很大,全台灣的人都在關注中華隊,而且家鄉站在最後一站,很多朋友說要在屏東站幫忙加油,很怕自己撐不到最後。

     


    景徽自認在環台賽中表現不盡理想

     

     

    雖然環台賽的強度比訓練時還顯得輕鬆一些,但心理壓力加上身體疲勞,景徽直言,對自己表現不太滿意,不太敢出去,比較多時間是讓自己躲在集團裡休息,也覺得沒有幫到學長們太多忙,就只是完賽而已。景徽:「說實話有點沮喪。」 

     


    景徽的家人在屏東站到場支持

     

     

    景徽高三時,陳教練去參加開放式海域的活動,心肌梗塞溺水,之後送去醫院變成植物人,在前年不幸過世。教練生前就曾希望孩子們有朝一日可以參加環台賽。「算是圓了教練的夢想。」景徽說,雖然表現不盡理想,但能實現陳教練的夢想,也達成自己人生的一個里程碑,環台賽還是非常棒的經驗。

     

    年輕軀殼住著老靈魂 

     

    大學時期,景徽在各大業餘車隊跳來跳去,之後大二又空窗了一年,直到比完去年12月的全錦賽,才正式加入了職業車隊。經過這些年的起起伏伏,景徽說,對自行車的熱忱一直都在,但開始走進國際舞台,會發現國內外選手的落差很大。在台灣常常能拿到獎牌,到國外卻只能追求完賽,打擊很大,有時會感覺自己很渺小,有種夢想遙不可及的感覺。

     


    第一次代表現任車隊去比環賽©王景徽

     

     

    總是戴著耳機,低調、寡言,景徽年紀輕輕,言談間卻一直透著一股老成,騎車之外的喜好也和時下年輕人相差勝遠,不打遊戲、不看漫畫也不追劇,反而喜歡看風景、喜歡在咖啡店裡閱讀一下午的知識刊物。景徽今年大三,畢業在即,又走到人生另一個十字路口,擺在眼前的現實和理想該如何權衡?

     

    「不要想太多,繼續騎囉!」景徽說,想繼續拚,雖然不知道能拚到甚麼樣子,但會努力去嘗試。

     


    讓我們繼續支持這位熟成系大男孩,為他的築夢之路獻上祝福吧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