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海外 理性的逃亡—廖柏順的中南美洲單車日記(上)

    理性的逃亡—廖柏順的中南美洲單車日記(上)

    在執行中發現長途旅行的可行性

    照片來源:廖柏順

     

    回歸初心?逃離?或是浪漫的行遍天下,旅行對每個人的意義總是不同,對身為台灣島民的我們來說,畢竟生長的土地並不廣闊,偶爾夢想出走環遊世界,似乎是件正常不過的事情。

     

    單車長途遠行之於我, 僅只是不願對自己心中的想法跳票。」 by 廖柏順

     


    廖柏順,善於分析、享受生活的旅人

     

     

    廖柏順,32歲大男孩,2014到2017年期間, 三年六個月的時間,他踏上了世界各方,騎走50個國家,,陌生開發入住拜訪超過160戶在地鄉親,總騎行距離達到36000公里,你可能會猜想他是浪漫的遊子,但我會說,他是善於分析、享受生活的旅人。

     

    大學唸資訊工程的廖柏順,說起話來口條清晰、思路有條理,畢業後按計劃從事軟體工程工作的他,冷靜的外表下,內心的旅者之火可從來沒停過。首次帶著腳踏車遠行,選擇的是日本沖繩(環島) ,接著更是頗有距離感的歐洲。

     

    「怎麼會有這麼大膽的想法?」小編不禁好奇的問。柏順說道:「運動、騎自行車本來就是我喜歡做的事,生活的一部份,嘗試單車長途遠行後,發現是可行且有趣的。」

     


    廖柏順的歐洲旅行照片

     


    長達11個月的歐洲之旅

     

     

    離職後實際在歐洲旅行將近一年,並沒有太多的規劃,以且戰且走的方式騎車。不過理性的柏順倒是建議車友可以申請一些打工簽證、使用APP,能夠讓旅程更加方便與彈性,從此也確立他旅行的模式。那麼會不會很依賴網路來旅行呢?柏順說:「這部分倒是不會,在都市生活久了,遠走過程中反而更能體會不被文明網路綁架的美好純粹。」

     

    2015年,他踏上的南美洲的冒險騎行。

     

    騎上南美

     


    輕裝上陣,理性的逃亡之旅開始

     


    2015年踏上爛漫的南美洲

     

     

    許多渴望遠走的車友們,最關心的是住宿問題,柏順非常推薦warmshowers這個單車社群平台,會員們清楚列出可以提供分享的項目:可能是住宿,露營地,也可能是一段認識在地生活的美好相伴時光。

     

    廖柏順推薦的旅行社群網站:

    墨西哥

     

     

     

    對許多人來說,前往拉丁美洲的墨西哥,是旅人的挑戰,也是人生的夢想之一,墨美邊境在許多電影中,更是有著亡命之徒的狂放不羈。事實上墨西哥也能滿足你對古世界文明的好奇,許多的世界遺產,阿茲特克帝國與馬雅文明所留下的遺跡,是個非常美麗的國度。

     

    瓜地馬拉

     

     

     

    瓜地馬拉是馬雅文名最早的發源地,比起奇琴伊察金字塔要再往前推算700年,在瓜國美麗的叢林中,早已出現馬雅文化的蹤跡,在這發展出馬雅世界最大城邦,最高神廟,也遺留許多令世人驚嘆美洲古文明奇觀的景色。

     

    宏都拉斯

     

     

     

     

    宏都拉斯人主要是西班牙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後代。這裡位在太平洋和加勒比海之間,主要地形是山地,內陸為熔岩平原,在海岸則有狹窄的平原。天氣為低地的熱帶氣候到山地的溫帶氣候,沿海地帶和山地向風坡,年降水量可達到3000毫米。宏都拉斯有兩項世界遺產,分別是馬雅遺址與普拉塔諾河生物圈保護區。

     

    古巴

     

     

     

    進入古巴,廖柏順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因為古巴被美國實施經濟封鎖的政策,因此的許多東西都很舊,但也練成了他們土法煉鋼DIY的技能。美國對古巴實施超過50年的禁運措施,包括禁止貿易、凍結資產、限制旅遊等等,對這個加勒比海島國的經濟及民生造成重大的影響,古巴卻也沒有被打倒,發展出自己的生存之道。

     

    哥倫比亞

     

     

     

    還沒踏上哥倫比亞的土地前,柏順的既定印象和大多數的台灣人一樣,毒梟多、治安亂。不過當地人不但展現出人情味,看到柏順的單車,更邀請他一起挑戰長途騎車順便露營過夜,離開市中心後,燈光暗的可怕,不過也過足了冒險癮。咖啡也是哥倫比亞國內有名的特產,充滿濃郁飽實的口感。

     

    在和哥倫比亞人的相處中,有件事格外讓他印象深刻:台灣人一般都會找一個和自己名字相近的諧音英文名,比如小編的名字有個”杰“,就會取英文名為Jay。但在和哥倫比亞人的相處中,他們反而很好奇廖柏順三個漢字的意思?怎麼念?柏順解釋後更是讓他們對漢字更加好奇,這件事讓他開始反思:大部分華人的姓名都富有寓意,雖然都是代名詞,為什麼我們與外國朋友們互動的時候要選擇用英文名字取代附有涵義的中文名字? 此後他就以柏順直譯PoShun 與外國朋友介紹自己, 也讓他在文化認同上有了深層的感悟。 

     

    每天移動100公里,抵達目的地時早已飢腸轆轆,善於料理的柏順,喜歡親自做菜回饋給熱情接待的在地鄉親,而究竟南美行的下半段,還發生哪些有趣的故事呢?請期待下篇。

     

    延伸閱讀:

    理性的逃亡—廖柏順的中南美洲單車日記(下)

     


    愛做料理的柏順,喜歡親自下廚給提供住宿的異國朋友

     


    我說柏順你別當導遊了,改行當小當家吧~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