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徵文作品集 【建大武嶺盃專欄】0到59

    【建大武嶺盃專欄】0到59

    文章提供:李岳青

     

    四月環花東完,偶然聽見車隊大哥說武嶺目標是破四小時,也就是3小時59分59秒以內就好,我當時沒想太多,希望跟著騎就好,就把目標也設定成武嶺破四。

     


    以武嶺破四為目標,李岳青全心全力投入練車,飲食也開始嚴格控管
    照片提供:李岳青

     

     

    當時,我的凌雲路剛破20分而沾沾自喜,以為只要繼續練下去,武嶺估計不會太困難。

     

    五月了,騎車成績一樣慢,凌雲路成績一直上不去,說好的要減肥,體重依然穩重如山,這時我有點急了,這樣下去好像什麼武嶺破四都只是個笑話。靠自己感覺練車好像沒辦法有太明顯的突破。

     

    六月初,看到車友買了功率踏板,著實讓我心動,隔一周馬上跟車店老闆下訂單買功率踏板;什麼FTP、瓦數、推力比、功率區間、乳酸閾值…很多功率上的東西都似懂非懂。但是在我求好心切下,先練再說了,那些專有名詞就算搞懂了,沒練也是沒什麼用。

     

    六月中,第一次上ZWIFT測FTP,結果跟我預期的差很多,一個95公斤的胖子FTP只有216,這不是要笑死人嗎?還什麼武嶺破四?我看下來牽車差不多啦。對於FTP這個東西我抱著很高的期望,因為從凌雲路20分鐘左右的騎乘所計算出來的功率是313W,按照一般菜B八公式把CP20*0.90會得到1小時FTP,所以照理說是280附近。不管怎樣,一個可笑的216深深烙印在我腦海。

     

    測完之後周間練習ZWIFT上的FTP BOOSTER(貌似),隔一周我還是對216這個功率不死心,你一定是測錯,測錯機率可能高達87%,所以我重測...測完229...好吧,就是這麼爛,229不要說武嶺破四,先笑破別人內褲還比較快。

     

    接著開始我的完全訓練計畫,周間一到四騎課表,禮拜五夜騎,禮拜六跟團。

     

    剛開始認真訓練真的很痛苦,但是我的快樂就是來自於這些痛苦,因為你知道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還強,就算是0.001也好。

     

    有了訓練計畫,當然也要認識武嶺,當初說要破四的時候,我只知道他海拔3275,什麼里程、爬升、路線、坡度,我一概不知;於是花了好一陣子在查武嶺的各項資料,與網友分享的心得。看完之後發現,靠!根本破四就是一種神蹟阿,有破四的每年大概10%,而且這10%人也都不會是來玩的,那我破個毛?雖然想是這樣想,我又用了各種數據,計算自己大概會騎出什麼成績,理論上不衰退的話257W剛好四小時到武嶺。

     

    理論嘛!都知道是理論了當然心裡很清楚做不到,我既不會是功率區間上可以Z4開好開滿的天選之人,也不會是FTP400的WORLD CLASS選手,只是個功率兩百出頭的大摳呆,這到底該如何是好?

     

    我心中總是有個障礙,武嶺真的很困難,尤其破四,然後又是一個95公斤的車手,然後以這個體重來說功率也低的可憐。

     

    減重、增加功率、增加耐力,變成我主要的課題,為了武嶺破四,什麼含糖飲料我全部戒了;練車很痛苦嗎?騎不快無法跟上大家讓我更痛苦。每天踩訓練台都是一下車就只能站在那邊無法動彈,地板的汗水真的像淹水一樣,然後告訴我自己,今天我盡力了,明天繼續。

     

    八月初,距離武嶺一個月,我的課表還沒結束,但是算一算日子跟課程,練習完課表剛好直接上武嶺,我實在沒辦法這樣,對自己程度在哪都不知道就去亂騎武嶺,然後就不管課表了,測測看FTP吧!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成績揭曉,是289W!雖然不到我預期的勇猛頑強300W,但是從216到289,我覺得可以接受。

     

    八月中,武嶺試騎,在陳堂大哥、老王、阿儒的約騎練車中,我人生第一次用腳踏車去體驗武嶺的威嚴。世界上真的沒有什麼事情是簡單又可以讓人羨慕的,用TEMPO下限慢慢平穩的踩踏,試試看自己的程度到哪。結果4小時5分到達武嶺,這個成績雖然還沒達到目標破四,但是我很滿意,因為路線上還有許多地方可以加強,加上賽前補給與調整都可以再加強,所以我覺得破四志在必得。

     

    比賽當天,狀況不錯,體感不錯,惟鼠蹊部拉傷還在隱隱作痛,不過為了破四,痛就讓他痛吧。

     

    一路也是按照計畫穩穩踩踏,但今天控瓦的狀況很不好,一下170一下300,主要在200~260亂飄,與上次穩穩地220W差很多,應該是比賽所以太興奮吧!中途遇到權哥,他有發現我忽快忽慢,叫我穩穩騎,路上也遇到很多繞圈的車友幫忙加油打氣,甚至在翠峰補給的時候,小六邊騎摩托車邊幫我喊加油,我由衷的感謝所有幫忙加油的車友,一句話真的可以讓人充滿力量。

     

    賽程剩下1/4的時候我要輸出250W居然還輕鬆寫意,狀況好到無法再好,算了算時間跟里程,今天成績單甚至不要以中心碑開始計時也能破四,因為我在剩下8公里的時候,還有54分鐘可以騎。 卡!卡!卡!奇怪?!小盤怎麼上不去?再試試,我的鏈條繼續再飛輪11的地方給我唱交響樂。

     

    這樣不行,下車把變速拉到底,34單速車騎上武嶺好了,當我再度踩下踏板時,我最不願意遇到的事情發生了,後變跳回11,我每踩一步都是300W在跑。今天我如果是FROOME或是其他世界級選手,我一定可以在武嶺末端開三百瓦衝刺,但是我不是阿!我只是個要破四的肥宅而已。

     

    想當然耳,牽車是我唯一的命運。時間在我牽車之下繼續度過,我的破四希望隨車我的步伐離我遠去。我感覺一切都是如此的厭惡。 牽了大約一公里車,遇到好心的腳踏車店老闆可以修車,在他勉強的調整後,我的飛輪掛上34用單速車(其實可以變速,不過有本事就把大盤切上去騎,大概腳馬上殘廢騎上武嶺。 牽車到修完車,花了30分鐘,破四什麼的都是浮雲了,騎上去拿個成績就回家吧,我的第一個爬坡賽就在機械問題下結束了。

     

    今年成績,不及格,所以是0到59。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