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徵文作品集 【建大武嶺盃專欄】十年武嶺夢

    【建大武嶺盃專欄】十年武嶺夢

    文章提供:簡毓延

     

    前陣子回南部過端午,發現老媽把我的獎牌拿給姪子當玩具,做叔叔的自然不能跟小孩子搶,拍張照留念後就由它去吧!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單車活動的獎牌,2008的西進武嶺挑戰。十年來東奔西走,有段時間不曾想起武嶺,但只要人在這座多山的島嶼,踩著踩著終究會回到那座牌樓。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單車活動的獎牌,2008的西進武嶺挑戰

     

    連續第三年參加武嶺盃,前兩年成績差強人意,今年騎了兩次西進時間都是3:16,我開始認真思索破三的可能,但體重七十多公斤,想破三實在不敢大聲嚷嚷,只能默默算計。兩次3:16都是從南投直達,從埔里出發會快一些,減重,巔峰期,吃好吃滿,集團效應,三小時似乎不是遙不可及?

     

    但越接近三小時,分秒都顯得巨大無比。 當破三成為明確目標,策略也就相對單純,沒有獨推破三的本事,那只能一路跟著領先集團,跟得越久越有機會。同組選手們強大到令人心驚,與其認為他們是我的敵手,不如說是我破三路上的隊友,但我必須有辦法吸住這群爬坡猴才行。此時有位特級爬坡猴開始每週開團,這給了我絕佳的練習機會,只要能吸得住他,還有甚麼人我吸不住的?雖然我總是吸不住就是了。

     

    武嶺盃前一晚總是輾轉難眠,今年也無法倖免,坐車時屁股莫名其妙抽筋,不斷揉著有點痛的屁股,睡不著想法越來越負面,難不成毀在最後一天?越躺越餓,十一點啃起麵包來,此時老婆剛好進房,看我咬著奶酥炸彈,一臉好氣又好笑。大概睡了兩小時吧,幸好睡得夠深沉,與隊友會合後簡單熱身站上起跑線,天氣出乎意料的好,這遠比甚麼都重要。

     


    黃文忠選手每週六固定與車友約騎福隆來回 

     

     

    出發!今年大會在中心碑到放行點間擺了交通錐,但跟車時交通錐從眼前冒出來還挺可怕的。放行後昇陽選手們開始帶領集團加速,怕捲入麻煩我沒有特別躲風,就混在昇陽選手當中,心跳比平常高一些,也不曉得是沒睡好還是興奮,屁股痛則是毫無感覺,看來是騎車用不到的肌群。集團飛快來到人止關,去年的分組第一攻擊出去,集團沒有反應就看他飄走了。 往霧社爬昇,公認最強的P開始領騎,推力一直維持在4以上,心跳越飆越高,反正打定主意要跟到底,沒甚麼好顧慮的,以往過人止關就開始照自己的節奏騎,今天總算真正參與了一場爬坡賽。

     

    過霧社後P突然喊破胎,隊友才說要跟P換輪,下一秒馬上停車執行,我反應不及小小擦撞了一下。昇陽好手如雲,接下來輪到J帶頭,強度依舊高張。 總不能一整路當吸血鬼,在比較平坦的路段我盡可能出來頂一下,但平坦路段也就那麼一點,一進坡沒多久J又會默默接手,我也只好厚臉皮跟住。跟著跟著集團越來越小,到清境前只剩J跟我兩個,順利到有點不真實。過最高小七後有段下坡,我移動到J前方準備加速,大抽筋,右大腿內側,痛到爆炸那種,離終點還有16公里… 利用下坡想辦法拉筋舒緩,下坡完J又回到前頭,我只能忍痛繼續迴轉,瓦數掉得不多還能咬住,不過沒辦法抽車,撐了一陣子終究被慢慢拋離。

     

    過翠峰來到第二補給點,接過水壺精神一振,同組的S與D此時從後方追過,我恢復了不少於是跟上。D跟我一樣目標破三,S為了幫D圓夢一路領騎,速度又快又穩,也很大方讓我跟車,但我仍在抽筋邊掙扎著。 往昆陽爬到一半,S對著D大喊撐下去,D便向前發射圓夢去了,有點動容,屬於我的感動在哪呢?不遠,就在兩個彎後,低著頭踩踏,聽見火哥的吼聲:一元hold住,還有機會!我舉臂握拳示意,依舊沒辦法抽車,咬牙從內線輾過魔王坡。只剩下天堂路了,知道這可能是一生一次的紀錄,拖著抽筋的腿硬是再加10瓦,想起某次爬大山,老婆問嚮導覺得她能否登頂,嚮導給了個我很喜歡的回答:Yes you can, but you will suffer. 

     


    2小時56分後站在公路高點,我在人生清單上打了個大勾勾©許凱哥

     

     

    暮光中通過地理中心,2小時56分後站在公路高點,我在人生清單上打了個大勾勾,勾勾旁填滿注記,阿忠的福隆特快車,GBike車隊的支援,星星與潘伯的補給,火哥關鍵時刻的鼓舞,同組選手們的高速列車,J、S、D的帶領,老婆的容讓與賽前的辛勞,我由衷感謝這些。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