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比堅持還難的,是放棄,但我願意」 范永奕專訪

    「比堅持還難的,是放棄,但我願意」 范永奕專訪

    最強素人車手范永奕重大事故後 傷前傷後的心情轉折

    「你知道對我而言,比堅持還困難的一件事,是放棄。」

     

    眼前的范永奕,一字一句,緩緩地吐露了這半年多來,在身體與心理上猶如雲霄飛車般上下翻騰的漫長跌宕。時而好,時而壞,充滿著期盼,卻又很難不夾帶著失落,起起落落的心緒,已經成了這位「最強素人車手」這段時日來,不斷在摸索的生命命題。

     

    時間回到今年3月的Iromman賽事,二度踏上鐵人征途的范老師,原本懷抱著期待在賽場上乘風而馳,卻在自行車項目只剩下最後10公里時,與其他參賽者發生重大意外。這一撞,幾乎把他左半邊給完全報廢,左肩骨、左鎖骨開放性骨折、肋骨也斷了三四支,差點就引起血胸這類致命危機;左腳股四頭肌斷了一截,也讓范永奕不只需要照料可說是七零八落的上半身,連自行車運動最重要的腿部都一併受創,無疑是個雪上加霜的壞消息。

     


    今年Iromman賽事,原本期待在賽場上乘風而馳的范永奕,卻在自行車項目只剩下最後10公里時發生重大事故
    ©
    范永奕臉書

     


    這一場重大意外,幾乎把范永奕左半邊給完全報廢©范永奕臉書

     

     

    「事故當時,我勉強抬起我的手,只發現我的左手無名指已經不像手指,像是一層皮膚包覆住的東西一樣,垂掛在我的手掌上,然後再用鮮血為它裹了層艷紅色彩。」范老師憶及車禍的剎那,字字句句都能讓人聞之觸目驚心;而使著無法任意活動的無名指,以及那道佔據手指一半長度的傷疤,已然完整紀錄著人生急轉直下的那一刻。

     


    無法任意活動的無名指,以及那道佔據手指一半長度的傷疤,已然完整紀錄著人生急轉直下的那一刻

     

     

    傷後,就是醫院、住家、住家、醫院的無限輪迴,彷彿沒有止境的復健,成了當時最重要的目標,也是范永奕唯一能做的事情。「從我住的馬偕醫院看出去,可以看到貫穿整個台東市區的太平溪,看到河堤,看到自己的住家,與後方的鯉魚山。過去,我就是沿著太平溪的河堤練跑步,如今卻只能從上方這個很不熟悉的視角,看著原本熟悉的一切。」

     

    「虛弱地站在偌大玻璃窗等待了一個半月後,我終於穿上跑鞋,踏上河堤。雖然身體左右邊極度不協調,讓跑步這個原本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動作,都變得異常吃力,加上左邊的傷勢,讓這趟只有3公里的輕鬆跑,可說一點都不太輕鬆。但,能夠讓皮膚感受到太陽曬下來的溫度,大步迎向面對而來的暖暖微風,都讓我的心情雀躍不已,即便步伐沈重依舊。雖說之前在醫院裡已經做了些復健課程,然而直到這一刻,我才覺得自己像是個脫離病床的傷患,真正地與我最愛的運動,重新產生聯繫。」

     

    從如此嚴重的傷勢,到重回自行車賽場,再到找回昔日的頂尖身手,是一條充滿試煉、折磨,且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未知道路。一次又一次的復健,然後評估、然後開刀,接著又是再一次的復健與評估。希望與失望先後來找,或是同時來報到,簡直就是范永奕生活中的一部分。如此反覆交纏的情緒與想望,就算想法再正面,也很難讓人不去懷疑自己,而陪伴著他去面對順流與逆流的,除了家人支持外,還有對騎車的那份無比熱忱。特別是已經參加8年的KOM台灣登山王賽事,更是成了范老師努力的最大動力。

     


    一次又一次的復健,然後評估、然後開刀,接著又是再一次的復健與評估簡直就是范永奕生活中的一部分
    ©
    范永奕臉書

     

     

    隨著比賽日子一天一天的接近,范永奕停留在踏板上的時間也越來越多。儘管知道這次成績將不若往日,但只要騎上車,在群山繚繞之間穿梭中通往武嶺,這半年多來的種種苦難,彷彿就是一個階段性的結束。「東進武嶺對我來說,真的是意義非凡,我自行車生涯的最高峰在武嶺,最失落的時刻也在武嶺。曾經在2015年全運摔車後,相隔10天我又來KOM報到,那時臉上的瘀傷、胸口挫傷都還未復原,但我很堅持我要回來。為什麼要這麼拼?我想這條路,這場比賽,大概已經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了吧!」

     


    范永奕:曾在2015年全運摔車相隔10天後,我又來KOM報到,那時臉上的瘀傷、胸口挫傷都還未復原
    為什麼要這麼拼?我想東進武嶺這條路,這場比賽,大概已經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了吧!©
    范永奕臉書

     

     

    如此一份熱切而期待的心,卻在最近的醫檢與評估報告中,得到了最不願聽到的答案。范老師解釋:「我非常非常想要出來比賽,我也覺得自己可以出來比賽,但我的醫生告訴我:『我鼓勵你去運動,增進復健效果,但不是要你去訓練、去比賽,這已經不是正常的復健療程,長時間練車對你骨頭的癒合相當不利,而且萬一你再摔一次車,沒有人可以料得到會是什麼後果』」。一念及此,原本打算要在今年KOM賽事復出的他,陷入了一陣天人交戰的長考之中。

     

    原本也想把醫生的囑咐拋諸腦後,隨著自己的自由意志出現在起跑線前。然而老婆Joyce一席話語,才讓這位不言放棄的鐵漢,真真切切地下定決心。「她相當了解我亟欲出戰東進武嶺的心情,不過她也對我說過『如果沒有你,我該怎麼辦?』這句話。因為這一句話,真的讓我停下來仔細思考傷前傷後的種種變化。」

     

    「你知道對我而言,比堅持還困難的一件事,是放棄。但如果今天要為了人生中更重要的人事物而要有所取捨的話,我想,人生難道就只有堅持二字嗎?」言談之中,范老師如此釋然,又堅定地說道。早先那糾結而迷惘的心緒,看來是已經找到一個最合適的出口。

     


    范永奕:比堅持還困難的一件事,是放棄。
    但如果今天要為了人生中更重要的人事物而要有所取捨的話,我想,人生難道就只有堅持二字嗎?

     

     

    今年九月落幕的建大武嶺盃,筆者曾在昆陽看見范老師站在賽道旁觀戰的身影,打了聲招呼後,我便趕忙地繼續那未完的最後兩公里。但是就這麼匆匆一瞥,卻也能感受到他臉神上的羨慕,以及不甘心。

     

    一直以來,武嶺就不斷地與范永奕這個名字劃上等號,如今卻是只能在一旁被迫做壁上觀,對於一個還有能力爭取成績的車手而言,是何等的落寞與百磨千折?但在今日一番長談後,我相信范老師來日終將可以重回賽道,待到彼時,他絕對是有著截然不同的人生體悟與修煉,來看待在自行車上所有的得與失、起與落。

     

    祝福范老師。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