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特寫 在台灣KOM煉獄中享受-香港選手葉衍星

    在台灣KOM煉獄中享受-香港選手葉衍星

    初次勇闖KOM就創下佳績 以成為職業選手為目標的香港大學生

    文章來源:葉衍星

     

    各位讀者好,我是來自香港的葉衍星,現在在美國.加州念大學,因此叫我Leo比較親切,很高興有機會在單車時代發表台灣KOM的賽事心得,我跟大家都一樣是一位愛好騎車的業餘車手。

     

    每個人都有夢想,我也不例外。我想成為一位職業選手。由於我的體型精實加上在爬坡的表現比較好,因此一直有一股衝動想去征服難度更高的山。而作為一位登山型選手,或是任何一位喜歡爬坡的騎士,絕對不會錯過台灣KOM這場聞名全球的自行車登山賽。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眾所皆知,台灣KOM是全世界最難的爬坡路線之一,海拔3275米也是讓我仰之彌高,但想到就令人腳軟的高度;加上很不巧的是,我在賽前幾個月意外摔車還摔斷了手腕,因此在開賽前的四週我只能踩訓練台來維持體能。

     


    KOM是我參加過難度最高的爬坡賽,過程雖然痛苦,但通過終點我的內心非常快樂,加上作出不錯的成績讓我很有成就感

     

     

    但既然頭都洗了,報名費及機票也不能退,這場105公里爬升3275公尺的勇者之峰,我無路可退。而在這次的台灣初旅行,人生地不熟的我,還好一路有我舅舅的幫忙,以及昇陽KUOTA車隊隊長周曉麟一行人的協助,還有器材贊助商包括FSA / Vision等鼎力相助,平心而論如果沒有他們的協助,我可能連花蓮都到不了,更別說要在台灣KOM拿到好成績了。

     


    台灣KOM是全球最知名的登山賽事之一

     

     

    3、2、1鳴槍起跑

     

    賽段的前18公里是中立熱身,處在主集團的我們都騎的很客氣,加上看到集團裡面不乏大咖環法級選手,也因此像我這樣的KOM新鮮人當然不敢造次。但在正式放行後,集團的節奏一整個就是全速衝刺,以我66公斤的體重要保持在領先集團的位置,瓦數都要開到350-400瓦。領先集團這樣的加速,也讓原本將近800人的參賽陣仗,沒多久就篩選到剩下100人左右。強度這麼高,對我來說真是震撼教育。

     


    賽段的前18公里是中立熱身,看到集團裡面不乏大咖環法級選手,也因此像我這樣的KOM新鮮人當然不敢造次

     

     

    在賽段的前60公里的爬升相對平緩,集團毫不客氣的猛攻,我低頭看車錶顯示時速30-35公里,以這樣的速度爬緩坡實在嚇人,而我也儘可能借助集團的力量來節省一些體力。問題是,里程已經超過一半,但我們爬升海拔還不到一半,這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還是最後一段爬坡真的那麼恐怖?

     


    賽事中段領先集團火力全開,我很享受專注於競賽的每一刻

     

     

    在比賽之前,我就聽了無數前輩包括周曉麟的路線模擬,我聽過了無數次KOM在最後10公里的天堂路,都是接近20度的爬牆坡。果然東進武嶺這段路,真的是越爬越高,越高越難。來到70公里處,我的雙腳越來越緊繃,漸漸的有力不從心的感覺,但是不到終點線,絕對不能放棄。

     

    來到75公里,原本在出發時那高達800人的大陣仗,領先集團來到這裡只剩下30人,而我有幸在其中攪和著,相信每個人的心中在此刻都陷入天人交戰,無論你是騎快或騎慢,每個人都是非常痛苦的承受著。也差不多在這裡有一段下坡讓我們喘息,這像是天降甘霖也讓我短暫欣賞到太魯閣的鬼斧神工(因為其他的時間都緊盯著別人的後輪)。

     


    遇強則強,能跟世界級爬坡選手Laurens Ten Dam同場競技,無論是配速還是控車技巧都讓我收獲良多

     

     

    結束這段下坡稍微休養生息後,曾奪下兩屆KOM冠軍的John Ebsen點燃火柴來燃起戰火,再次讓原本領先集團的30位瘦身到剩下20位。天啊!這波攻勢太猛了,但無論如何,我還是得咬緊牙根死命跟上。來到88公里處(海拔約2600米),這時候我再也扛不住了,只能慢慢的向後彈射,目送前方的頂尖選手遠行。爬坡就是這樣,是一場沒有戰術、也不需要太多謀略的戰爭,油箱剩下多少燃料,自己心知肚明。

     

    而此時的我也知道要競逐總排前6名是無望了,不如退下集團來養精蓄銳,好好來處理最後一段的天堂路,或至少說不要發生抽筋。此時的我看看週遭,只要我穩扎穩打的完賽,也可以擠進總排前20名,對我這樣的一位新鮮人也算是很不錯的表現。

     

    Last 15K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來到最後關鍵15公里,這時候集團早就四分五裂,你唯一的敵人只有自己,因為其他的敵人不是在前方,就是被你甩在後方。自行車爬坡就是這樣,是一場自我的心靈對話。但此時的我已經沒辦法思考,前方的髮夾彎,一次又一次接近20度的陡坡打擊我的意志,前方還有什麼挑戰我不敢去想,我只能去承受…我只知道…KOM最後的5公里,是我這輩子騎過最長的距離。

     


    來到最後關鍵15公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而這場105公里的山道煉獄,經過了3小時45分23秒我終於通過終點線。通過終點線如釋重負,雖然總排20名對於許多人來說,這樣的成績不算漂亮,離本屆冠軍的John Ebsen在成績上慢了19分鐘,但作為KOM新鮮人的我已經很滿足了,這也創下本屆香港選手的最速成績,跟台灣選手相較僅次於巴林.美利達車隊的馮俊凱,在大中華排名第3。

     


    終點線之前,雖然身心俱疲,但能全速衝刺縮短個一秒都值得

     

     

    台灣KOM,是全球爬坡愛好者的天堂,但老實說在騎乘時,這條路帶給騎士的壓力及震撼就像是地獄一樣,唯有強大的心理素質及毅力,還要有一群在背後默默支持我的家人及贊助伙伴FSA、Vision、Folsom Bike、SP2Life、HyperThreads,才能在這條路拼出一點點成績。

     


    Taiwan KOM是騎士的天堂也是煉獄,我的表情說明了一切

     

     

    夢想成為一位職業選手,這個目標在我完成台灣KOM之後更加明確,因為我很享受訓練時的痛苦,更喜歡比賽帶來的快樂,這累積的點滴及一切,持續讓我的內心更強大。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