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台灣景點 冬至不吃湯圓 吃風吃到流淚的雙塔之旅(下)

    冬至不吃湯圓 吃風吃到流淚的雙塔之旅(下)

    520雙塔挑戰終於圓滿達成 心得只有「X,終於到了!」

    接續:冬至不吃湯圓 吃風吃到流淚的雙塔之旅(中)

     

    過了嘉義布袋後,里程數也要突破300大關,之後的每一公里,都可說是對自己的新突破啊!正當覺得驕傲之際,一想到後頭還有220公里那麼長的路程要騎,整個頭突然又熊熊給他暈了起來。晚上10點的南鯤鯓可說是杳無人煙,騎了20分鐘也沒五台車經過,這時就會覺得身旁有個活人是件很不錯的事情,而且我們還有三個人,但不知後頭獨自奮鬥的Jaffery到了這裡的時候,會是怎麼樣的心情?

     

    漫漫長路,三人關於車子、關於雙塔之類的事情,早就已經重複再重複,所聊的話題也逐漸超展開。而果然講些壞壞的事情比較容易醒腦,不然從出發到現在,已經經過了14個小時之多,而且又是就寢時間,要是眼前有張床,大概躺上去立馬就能一覺到天明。在接近台南市區還遇到也是長途遠征的台南車友,同行一段路後,總算在午夜來臨前抵達最重要的補給點-旗哥牛肉湯。

     

    玩過雙塔或是北高的車友,只要是以濱海公路為主路線的,經過旗哥牛肉湯是很少有人不進來大吃大喝的。一來因為牛肉湯是台南特色美食,新鮮的牛肉搭配甘美的湯頭,其他地方很難模仿得來;一方面則是沿途全靠著小7在補給,基本上已經是甜的鹹的乾的湯的冷的熱的全吃過一輪,再不換點口味,恐怕要得小7恐懼症了。

     


    玩過雙塔或是北高的車友,只要是以濱海公路為主路線的,經過旗哥牛肉湯是很少有人不進來大吃大喝的

     

     

    喝下最後一口溫熱的牛肉湯,馬上就要再次面對現實,這時各種不想繼續騎車的念頭紛紛湧上,但又不想明年還要再來一次,只好離開熱鬧繁華的台南市區,讓黑暗與寧靜再次常伴左右。過了興達港,也算是正式進入高雄市,突然有段前些日子非常火紅的選舉話題-夜襲這首歌在腦中不斷迴盪,只是歌詞要小小改變一下:「夜色茫茫,星夜無光,只有傻子,四野迴盪」

     


    進入高雄市,突然夜襲這首歌在腦中不斷迴盪,只是歌詞要改變一下:夜色茫茫,星夜無光,只有傻子,四野迴盪

     

     

    從台南到高雄,除了讓人有點發慌的安靜以外,倒也算好走,因為路線只有一條。可是在從左營進入高雄市區後,接下來的路線可就非常精彩了。雖然手機導航非常方便,但市區道路複雜的程度還是遠超想像,很多外地車友常常在這裡就陷入鬼打牆的困境,就連孫主任這位老司機,都曾在高雄市打轉超過一個小時,結果都還只是在左營一帶轉圈圈而已。

     

    不過,孫主任的擔憂在這次雙塔挑戰中,顯然是多慮了,因為我可是港都長大的高雄囝仔啊!這段從左營到小港,宛如迷魂陣的古怪路線,對我而言簡直是再熟悉不過,完全不用在路口猶豫,也不用多走半點路,一行三人已經是直達林園,即將進入旅程的最尾段-屏東縣。

     


    雖然手機導航非常方便,但高雄市區道路複雜的程度還是遠超想像,很多外地車友常常在這裡就陷入鬼打牆的困境

     

     

    其實自台南開始,Amos就已經有種力不從心的狀態,想來是剛出發時太過積極,導致體力嚴重下滑,唉,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賭魔陳金城的話都沒在聽的(攤手)。孫主任可就讓我相當訝異,因為在出發之前,我才第一次跟他打過照面,當時心想:「這個阿北到底行不行啊?」後來得知他居然快要60歲,更是覺得整團人第一個脫開的就是他。

     

    結果400公里過去,一個人上車了,一個人落單了,一個人有氣無力的,連我也是覺得瀕臨極限,就只有孫主任一個人還是神采奕奕,說話依舊中氣十足,整個從台南到屏東的路上,我跟他是一人一半的輪流頂風,而打自屏東起,孫主任領騎的時間是越來越多,而我也只能出來幫忙分攤一些。果然薑是老的辣,雙塔或北高路上被阿北刷卡看來也不是江湖傳言而已,別看這些老司機騎起車來不慍不火的,距離一長,才知道什麼叫做長距離人肉列車啊!

     

    過了東港,距離目的地是已經不到百公里,但是Amos真的是已經在崩潰邊緣,我跟孫主任想著要是Amos也在這裡陣亡,那麼這次雙塔挑戰真的是幾近滅團,於是一邊鼓勵加上不離不棄,半強迫半陪伴地把Amos給帶到了楓港小7,這時已經是凌晨4點左右,不管是體力還是意志力,都是最薄弱的時候,能夠驅使我們繼續前進的,就是不想要「再來一趟」這個念頭而已。

     


    過了東港,距離目的地是已經不到百公里,但是Amos真的是已經在崩潰邊緣

     

     

    至此,我已經是可以體會到雙塔的可怕與偉大,腳痠腰痠脖子痠已經是常態,屁股也從麻到痛再到沒有感覺;而雙手也因為長時間支撐上半身重量,虎口處已經是整個紅腫發痛,騎姿幾乎是每十分鐘就從變把、上把、下把整個都換過一輪,只求痛苦可以稍稍微減輕個一分。原來,單日超過400公里以上的騎乘,就是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這跟200,甚至300完全是不同一個級數的自虐程度,只能說能完騎雙塔的人,肉體的忍耐力絕對要超乎常人才行。

     

    已經進入路程的最末30公里,整個人猶如行屍走肉,騎起車來就是在死拖活拖而已,從楓港到車城這短短的20公里,已經花掉我們將近一個小時,所幸沒有那惡名昭彰的落山風來攪局,否則真的會騎到否定人生,痛恨單車。看來白天讓大家失望不已的微弱風勢,到了這裡居然也成了一個助力,畢竟動不動就能把車子吹到偏離車道的怪風,真的不是開玩笑的,要是在體力耗盡的狀態下,還要對抗方向不定的強勁落山風,大概只會讓人想死而已。

     


    進入路程的最末30公里,整個人猶如行屍走肉,騎起車來就是在死拖活拖而已

     

     

    看著遠方天空漸漸由黑轉藍,接著一片橘紅映照在海平面上,原來一年之中黑夜最長的一日已經快要過去,已經來到墾丁的我們,也將迎著朝霞,去把僅剩的10公里給結束掉,完成這趟死屍級...史詩級的偉大雙塔挑戰。只是在台灣的最南端附近,風勢忽然轉強轉大,讓這最後幾里路又變得艱辛不已,不過看著鵝鑾鼻燈塔的身影已經在海的另一端現身,這趟好似騎都騎不完的旅程,好像有種終於有了盡頭的感覺。

     


    看著遠方天空漸漸由黑轉藍,一年之中黑夜最長的一日已快要過去,我們將迎著朝霞,把這史詩級任務給完成

     

     

    經過22小時,幾乎是不眠不休的騎乘後,我們總算是從台灣極北點的富貴角燈塔,抵達520公里之外的極南點鵝鑾鼻燈塔。燈塔門口有顆寫著「國境之南鵝鑾鼻」七個大字的石頭,不僅是終點而已,更是雙塔挑戰中,一個最重要的印記。我想歷經千辛萬苦,總算看到這顆石頭的人,會把那些曾在路程上所有想過的千言萬語,不管是痛恨的,感動的,還是精神錯亂的,此時此刻在心中只會濃縮成一句話:「X,終於到了!」

     


    在看到「國境之南鵝鑾鼻」七個大字的石頭時,曾在路程上所有想過的千言萬語
    不管是痛恨的,感動的,還是精神錯亂的,
    此時此刻在心中只會濃縮成一句話:「X,終於到了!」

     

     

    完騎之後,仔細一看,原來實際的里程數只有512公里,那麼消失的8公里去哪裡了,現下也沒有什麼心情去關心。而我、孫主任與Amos相繼抵達後,獨騎的Jaffery還在60里開外的枋寮,彼時的天氣開始由陰轉雨,加上距離尚遠,讓Jaffery只能遺憾地宣布下次再來了。

     

    總和這次雙塔挑戰,雖然個人是圓滿達成,但沒有團進團出,卻是與當初設想的目標有相當出入。期間也出現錯失補給跟破壞配速種種錯誤,差點就導致全團都要功虧一簣,只能說520雙塔這種近乎瘋狂的超長距離騎乘,事前必須要有非常充分的練習與準備,特別是超過200公里以上的路線,最好是有相關經驗尤佳;挑戰當天則是要按照原訂計畫補給與配速,千萬不可自侍體力尚有餘裕就亂衝亂闖,到了後段很容易自食其果。

     

    以上,就是我生不如死,死不如生的人生首度雙塔520挑戰心得,如果有人要給我一百萬買我這次雙塔的回憶,我想我是不願意把這痛苦又美好的記憶拱手讓人;如果給我一百萬要我再騎一次的話,那還需要猶豫嗎?我當然願意啊!算一算一公里可以賺快2000元,就算前頭是火坑也要跳了好嗎?更何況只是吃風吃到飽而已呢,你們說是不是XD。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