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登山車 一個意外、一個承諾,一段與70歲父親的搭橋故事 (上)

    一個意外、一個承諾,一段與70歲父親的搭橋故事 (上)

    文章來源:Specialized西螺店-野爵客車友單車舒活館

     

    緣起


    某一天,SPECIALIZED邀請我們試乘「輔助動力MTB」-俗稱的E-BIKE,帶著愉快的心情在訓練會結束後,我們騎著聽說很厲害的 SPECIALIZED LEVO 雙避震越野車前往老外林道,在馬路上像年輕人一樣不斷地超車,到了林道,我們的教練兼講師,以輪流的接力的方式,讓每位店老闆一邊習慣LEVO的性能,也順便帶著大家前進,在接近活動的尾聲,講師因為視覺死角,誤認了一個最深的坑為順下坡,整個人連人帶車,以倒栽蔥的方式雙手撐地,雙臂瞬間就斷了。
    情急之下,我揹著講師以快走的方式,經過老外林道最聞名的「土坡場-便橋」,兩個人的體重加上沈重的步伐,便橋馬上下沈了1公尺左右,從中間裂開變成v字型,當下差一點對講師造成二度傷害,我心裡默念:「等我把事情忙了,我一定會回來把「橋」修好。」


    事發後隔幾天,我和淑敏一起去探望講師,看著他那對「石膏」袖套,心裡不斷地冒出來「橋」這個字,如果我把橋修好了,他應該會好的更快,「答應別人的事,一定要做到。」過年前幾個禮拜某天晚餐,我跟年已70歲的爸爸提了這件事,爸爸飯才吃到一半,很認真地跟我說,我是工兵中士退伍,造橋鋪路是我的專長,我們明天去看看狀況。我提出了利用現地的材料-竹子,土塊,加上從家裡帶過去的木料,重新整理把舊橋強化,爸爸說:「別急,我們先去看看,再做打算」
     

    評估


    話不多說,他立馬第2天早上,就找我載他去現地勘查。50年前退伍的工兵中士,看到現場的狀況,他嘴裡開始唸唸有詞,手指細細數著,開口的第一句話:「把捲尺拿來。」似乎,他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果然是專業。他還說,我們要準備梯子和繩子,小心有蛇,要穿雨鞋來。

     

     


    我記得那是一個大晴天

     


    老外林道,爸爸分析便橋「竹子的好壞」



    老外林道第一次場勘爸爸丈量斷橋長度


     
    老外林道 第一次路勘「總結」

     

    準備


    第3天,我爸說:「這兩天可能會下雨,我們要趁下雨前,去把它修復,這樣子橋會比較牢固。中午吃飽飯後,我們就出發吧!

    出發前,爸爸很有信心的說,梯子,木材,繩子…等,我都準備好了,原來爸爸早上是在忙這些事,然後兩個人在去程的路上,討論著我施工計劃,有哪邊要修正的,有哪邊要補強的。讓我覺得台灣的經濟奇蹟絕對不是偶然,那年代的男人,每個都是行動派,就算沒有設計圖,蠻幹也要把它搞定,我相信他前一天晚上應該都在思考這件事。

     

     


    這是爸珍藏的杉木,他很豪邁的捐給老外林道,出發前,我們把木頭上的釘子重新整理了一遍

     

    準備出之前,我們一起檢查了所有裝備,一起把他珍藏的杉木,挷緊在車頂架上,從西螺經高速公路,這種和爸爸一起「拯救世界」的感覺超熱血。

     

     


    出門前,我爸已經準備好了,覺得他比較還關心。

     

    一路上邊開邊注意上面的杉木有沒有鬆脫,記得那天的風超大的,也因為是上班日,所以車輛不多,我記得到達台中的時間約下午2:30,而且早有心理準備,我們可能會搞到天黑才回家。

     



    滿車的土、木工具、水、食物(晚餐)

     


    三角錐是和氣動工具只是預備用的,以防不時之需。

     


    擺好三角錐,以免有人來不及煞車,撞進施工現場



    走下了山溝,從橋下往上看,這根相思樹幹,從內部遭到蟲蛀,難怪撐不住兩個人的重量。

     

    施工(一)


    我爸是個很傳統的人,相信萬物皆有靈,過年不要亂講話,所以開工前的第一步,就是「拜拜」,這都是他自己準備的,就可以知道他很重視這次的施工。

     

     


    老一輩的人,對大自然有很深的感情,也深怕「灰」引燃了周邊的樹葉。


    一開始,我們以為可以把橋扶正,再加上杉木補強即可,但到了橋下看到主梁的慘況,爸爸臨時決定更改工法,重新打作一座新橋。眼看著天慢慢變黑,風越來越大,回到西螺,晚上還有7:00必須準時開課的飛輪課,我們沒有太多聊天,很有默契地各自趕工。

     



    老外林道 斷橋修復,第一次施工經過分析,我們決定先用繩子把斷橋拉到旁邊


    先下主樑,拔掉土裡的舊橋,順便丈量一下長度。我應該是沒慧根,根本不知道他帶這些材料要怎麼施工。
     

     


    我應該是沒慧根,根本不知道他帶這些材料要怎麼施工。

     

    為了讓之後維修的人工作方便,我就把大部份的細節拍了下了,希望對之後的人有幫助。
     

     


    兩根平行的主梁,深埋在土裡



    第一根橫木,定位了,所有橫木材料,是我們從舊橋上手工慢慢取下來的。

     

    題外話,我猜我的「對齊強迫症」應該是天生的,爸爸是藝術家,做事情很隨性,當第一根橫木釘下去之後,他覺得不妥,他就拉起來重新再安排所有材料,他說:「不要對齊,反而可以讓橋面更寬。」雖然我聽不太懂,但我覺得有點道理,他是專家,我小工,我只能點點頭,和著他自由發揮,我繼續從舊橋上「逆向工程」取出材料。

     

     


    爸爸初步的想法,覺得兩根杉木應該可以撐好幾年



    手工拆除木釘螺絲的工具,本來只是備用,結果因為B計劃,全部都要上陣了


    說時遲,那時快,天已經黑了,我們把燈拿出來照明方便工作,爸爸也把橋面舖得差不多了,爸爸說:「把工具收一收,我們要回家了,順便把土覆回去,可以開始澆水,把土夯實。」

     



    永鏜橋打造完成,爸爸說,故意不要太整齊,這樣可以在視覺上加寬橋面,至少可以通行一個人牽著車同時經過

     


    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故意安排的間距確實可以達到人車併排的寬度

     


    回家的時候,我們只能看著草紋前進

     

    離開前,我和爸爸在向上路的車流中,合拍了一張照片,紀念一下這熱血的一天。

     

     


    爸爸拍照很少笑的

     

    heart後續故事 下篇連結 請點我heart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