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古典賽特搜】巴黎—盧貝 北方地獄惡夢開戰

    【古典賽特搜】巴黎—盧貝 北方地獄惡夢開戰

    Peter Sagan能否連莊成功?

    春天古典賽季持續發燙,本週末(4/14)惡名昭彰的巴黎魯貝即將開賽,今年的參賽隊伍,共有18支UCI洲際車隊,及7支外卡車隊,總計25支車隊於法國北部同場廝殺。

     


    五大古典賽之一:巴黎﹣魯貝即將展開惡戰 ©paris-roubaix

     

     

    2019巴黎﹣魯貝賽段

     

    今年比賽路線和去年相比變化不大,比賽全長257公里,有約54公里的石板路段,分別被切成29段(註),比較大的變化是編號29的石板賽段少了約1.3公里的長度。另外,編號28號的石板路段立起了Michael Goolaerts這位選手的紀念碑和紀念路段,以此緬懷Michael Goolaerts(Verandas Willems-Crelan)去年在此比賽卻意外離世。

     


    2019巴黎魯貝石板路段星等 ©paris-roubaix

     

     

    註:每年主辦單位會為石板路段加入星等,將難度定位1~5顆星,星星的數字越高,選手們面臨的路況挑戰也越艱困。

     

    在超過250公里的長距離競賽當中,每一段石板路區塊的難度會因路況而不同,在近年的北方地獄比賽中,以森林十字路(Carrefour de l'Arbre)、亞倫伯森林石板路(Trouée d’Arenberg)、Mons-en-Pévèle等路段最為經典、星等也最高,往往左右著賽局變化。

     

    今年的亞倫伯森林石板路為編號第19號,儘管主辦單位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風險,還對石板路進行一定程度的修整,但其顛頗路況仍相當具有篩選意味;Mons-en-Pévèle石板路距離終點45公里(編號11號),3公里的石板路窄小且彎曲,想必會引來一場摔車大戰;經歷第4號森林十字路考驗後,最後15公里的石板路段並不長(2.8公里),但經過超過200公里的長征,可想而知選手們的體力和意志力都已經到了臨界點。終點前來到傳統的盧貝自行車場繞圈衝線,新科冠軍也將在車迷的吶喊中誕生。

     


    2019巴黎魯貝路線圖 ©paris-roubaix

     


    2019巴黎魯貝石板路段 ©paris-roubaix

     

     

    起跑線的奪冠熱門

     

    分析奪冠熱門,去年經歷長程鏖戰,收下甜美果實的Peter Sagan(Bora-Hansgrohe)仍相當有機會,在米蘭﹣聖雷莫拿下拿下第4名、在環法蘭德斯拿下第11名,表現普普通通卻也感受得到Sagan在為古典賽調整,而巴黎魯貝的路線性質不同於前兩場古典賽,讓擅長短坡和衝刺的他更有機會。

     


    Peter Sagan能連莊奪下巴黎魯貝? ©paris-roubaix

     

     

    另一方面,Specialized今年也對針對Sagan的戰駒Roubaix完成改款,車架更輕更空力;並以全新設計的Future Shock 2.0和座管強化吸震性能,對抗北方地獄的噩夢顛頗,The All New Roubaix對Sagan也是一大利多。

     


    全新Roubaix車架更具空力優勢 ©specialized

     


    Specialized全新的Future Shock 2.0,配置在龍頭上的阻尼旋鈕,內建油阻避震設計,可以在騎乘中手動調整阻尼 ©specialized

     

     

    Greg Van Avermaet(CCC)是2017年的冠軍,去年也拿下第4名的佳績,近期他在幾個春季石板路的比賽表現都不錯,和Peter Sagan(Bora-Hansgrohe)的情況有些類似,今年也很有競爭實力。

     


    2017年的巴黎﹣魯貝冠軍Greg Van Avermaet ©paris-roubaix

     

     

    2015年的冠軍John Degenkolb (Trek-Segafredo),今年也來同場競賽,回想他當年同時拿下米蘭﹣聖雷莫的冠軍,誰能忘記他的實力。Trek-Segafredo車隊今年在古典賽的表現並不理想,John Degenkolb的表現倒是維持的不錯。Trek-Segafredo車隊經理則表示,希望車隊在巴黎﹣魯貝比較平坦的路段,做出更多的攻擊。

     

    德科尼克 - 快步車隊今年的表現勢如破竹,已成為古典賽的一方之霸,Elia Viviani、Julian Alaphilippe這些明星選手的表現優異,連帶帶動隊友們的高檔表現。車隊經理Patrick Lefevere表示,我企圖打造的是一支注重團隊、互相信任的車隊,共同追求冠軍,任何自私的選手我都不想用。自行車賽季來到4月中,這位經理的管理方式的確他的一套,尤其在Tom Boonen這位古典賽傳奇選手退休之後,Patrick Lefevere還能延續創造出快步車隊的榮景和風格,連對手都稱讚現在的快步車隊積極、有條理。

     

    雖然在環法蘭德斯,德科尼克 - 快步車隊並未奪冠,巴黎魯貝他們派出Yves Lampaert(Deceuninck-Quick Step)、Zdenek Stybar(Deceuninck-Quick Step等人都是很有能力的車手,加上Philippe Gilbert(Deceuninck-Quick Step也很優秀,如果他從上週古典賽間出現的腸胃病況中恢復得宜,也頗有機會搶冠。今年快步車隊帶上了4位比利時籍選手參賽,而比利時人在巴黎魯貝的勝率,可是穩居寶座。

     

    豪門天空車隊,今年在巴黎﹣魯貝選擇派出Gianni Moscon(SkyLuke Rowe(Sky等新生代、中生代古典好手來爭搶冠軍,搭配他們的新戰駒Pinarello Dogma FS,擁有前後避震器和自動切換的DSAS電子避震系統,豪門果然黑科技多。

     


    天空車隊針對巴黎魯貝的新戰駒,擁有前後避震器的Pinarello Dogma FS ©pinarello

     

     

    綜合以上,在實際比賽中,選手們的判斷力至關重要。隨著比賽到來到中後段,領先好手們會開始觀察,競爭對手的狀態如何?是仍有餘裕、苟延殘喘還是演得一副快陣亡。評估狀況後,眾家實力派會伺機尋找開火的時間點(如有利自己的平路/爬坡路段),由於每位選手自有盤算,又是一場定輸贏的比賽,此時的比賽張力可是120分。

     

    巴黎﹣魯貝:過去到現在

     

    法國的巴黎﹣魯貝(Paris-Roubaix)古典賽,可能是許多人聽到古典賽時,第一個印入腦海中的名字,其北方地獄名聲之響亮,可回溯至第一屆比賽1896年,由當時唯一的法國體育專業報紙Le Vélo主辦這場比賽,並由德國籍的Josef Fischer在280公里的長征中拿下首屆冠軍。在其悠長的賽事歷史中,曾因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停賽過(1915~1918、1940~1942年間未舉辦),在車迷的熱情支持下,舉辦至今。

     

    說起巴黎﹣魯貝的石板路,事實上在二次世界大戰前的自行車比賽,在石板路上進行比賽是很正常的事(畢竟那就是當時的產業道路),因此主辦單位來到現在,才會有精心保持傳統路段的風氣。巴黎﹣魯貝的別稱也多,“北方地獄”之名來自於他的比賽路線位於法國北方,飽經戰亂的路線連主辦單位的調查都以“地獄”路況來形容;另外其美麗又瘋狂的路線,讓巴黎﹣魯貝也有“古典賽之后”的美名。

     


    巴黎﹣魯貝的石板塊獎盃頗富趣味 ©paris-roubaix

     

     

    近期選手中以比利時籍的車手Tom Boonen表現最突出,自2005年起已舉起過四屆石板獎盃(2005、2008、2009、2012),足見其專攻石板路的實力。看這些實力派好手,為了古典賽練體能,練應對,無所不用其極地調整狀態,只為搶奪古典賽冠軍,不難感受到五大古典賽對他們職業生涯的重要性,沒有任何比賽可以如此艱難又獨特,也成就巴黎﹣魯貝的百年經典地位。

     

    延伸閱讀:

     

    自行車選手的夢魘 北方地獄巴黎﹣盧貝

    【古典賽特搜】揮舞金黃旗吶喊﹣環法蘭德斯

    【古典賽特搜】「義大利最美自行車賽」米蘭﹣聖雷莫

     

    五大古典賽

     

    義大利的米蘭﹣聖雷莫(Milan-Sanremo)、比利時的環法蘭德斯(Ronde van Vlaanderen / Tour of Flanders)、法國的巴黎﹣魯貝(Paris-Roubaix)、比利時的列日﹣巴斯通﹣列日(Liège-Bastogne-Liège)、與義大利的環倫巴底(Giro di Lombardia),以上五個單日賽合稱為五大經典賽。進入4月北半球天氣漸暖,公路車賽越來越熱鬧,單車時代特別搜集五大古典賽的大小事與你分享。

     

    這五場比賽都有百年以上歷史,而古典賽和常見的多日賽最大的不同,古典賽只有一天,但里程數動輒200公里以上,大量的爬坡和顛頗的石板路,讓比賽的難度提升許多,就算是職業選手也有大幅掉隊的可能。而春季時歐陸多變的天氣(環倫巴底比賽除外,這場比賽的秋天舉行,不過天氣也時有變化),也成為比賽中不確定因素之一。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