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八個巴黎-盧貝的經典時刻

    八個巴黎-盧貝的經典時刻

    透過賽事照片 再一次回到那混亂卻又緊張刺激的石板路大戰

    2019年古典賽重頭戲巴黎-盧貝才剛落幕,但是每一次的北方地獄之旅,總是能帶給所有人,不管是車手或車迷極大的激情與震撼。今年由年屆37的沙場老將Philippe Gilbert拿下冠軍,無異是比賽裡最為振奮人心的畫面,但在這250多公里的賽段之中,甚至比賽結束之後,都還有許多足堪讓人回味再三的影像記憶在裡頭。透過這些賽事照片,讓我們來再一次回到那混亂卻又緊張刺激的石板路大戰上頭吧!

     

    1.Michael Goolaerts紀念碑

     

     

     

    去年同樣在巴黎-盧貝之中,年僅23歲的比利時車手Michael Goolaerts在開賽109公里後,因心臟驟停而緊急送醫,之後搶救無效宣布與世長辭。為了緬懷這位年輕選手,本屆賽事遂在編號28石板路Briastre to Vielsy上頭,立起了一塊Michael Goolaerts紀念碑。

     

    延伸閱讀:悼!Goolaerts於巴黎-盧貝因心臟驟停逝世​

     

    2.地獄之路巴黎-盧貝

     

     

     

    公路車賽發生意外乃家常便飯,但是在張力更高的單日賽裡頭,出現的機率似乎又更高了些。而素有“北方地獄”之稱的巴黎-盧貝就更不用多說,想辦法在極其惡劣的比賽環境存活下來,已經是參賽者首先要面對的課題。圖片上趴在地上的是Jumbo Visma車手Taco van der Hoorn,重摔之後的他一度倒地不起,狀況令人擔憂,索幸最後並無嚴重傷勢,只是van der Hoorn也未能完賽。今年站在起跑線上出發的有174位選手,但只有100人可以在時限內完賽,超時的有10人,其他64人皆未完賽,完賽率僅57%,足見巴黎-盧貝的慘烈程度。

     

    3.三大關鍵賽段之亞倫伯森林

     

     

     

    巴黎-盧貝大大小小20餘段石板路裡頭,以亞倫伯森林(Trouée d’Arenberg)、蒙桑佩韋勒(Mons-en-Pévèle)與樹林十字路(Le Carrefour de l’Arbre)最為惡名昭彰。其中亞倫伯森林極度崎嶇不平,加上微下坡帶來的加速度,讓選手衝進這段石板路時,時速都能高達50以上,讓這裡變得極度危險。2001年法國車手Philippe Gaumont就曾在此摔斷大腿骨,讓他整整一個半月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而今年雖無重大事故傳出,但是Jumbo Visma主將Wout van Aert在此就碰上機械故障,也自此展開了他厄運不斷的巴黎-盧貝之戰。

     

    4.古典賽強權Deceuninck-Quick Step的團隊戰力

     

     

     

    說到古典賽,相信沒有車隊是不把Deceuninck-Quick Step大軍列為爭冠路上的一大阻礙。今年這支比利時勁旅在巴黎-盧貝排出的陣容,從號碼布編號一的Zdeněk Štybar起,到最後頭的Fabio Sabatini止,無一不是能夠以一擋十的驍勇戰將,所以當集團開始分裂又分裂時,Philippe Gilbert跟Yves Lampaert能夠脫穎而出也毋需意外。沒有跟上前去的隊友們,則是留在主集團中,化解掉Greg van Avermaet等對手的強勢追擊,可說是Gilbert能夠奪冠的隱性要素。

     

    5.大有可為的Nils Politt

     

     

     

    2016年初次踏上北方地獄之路,年僅22的Nils Politt受困於困難的石板陣中,只能落得一個未完賽的下場。隔年再次挑戰,總算是可以完賽,成績也大幅推進至27名,進步幅度相當大,只可惜與爭冠仍有一段距離。但一年過後的Politt又再度進化,這次是跟著集團以第七名之姿回到終點,看來是氣候已成。今年的Politt先在環法蘭德斯得到第五名,帶著極佳狀態前來巴黎-盧貝與眾人一戰,期間還能做出兩次的突圍行動,就連最後一次,有是最關鍵的一次落槌攻擊,也是由Politt所發起,足見這位年方25的未來之星,扛起石板獎杯的希望是越來越濃厚。

     

    6.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盧貝自行車場

     

     

     

    1936年落成,1943年首度成為巴黎-盧貝的終點以來,盧貝自行車場就承載著無數自行車手的歡笑與淚水在裡頭。由於是老式的自行車場,所以賽道長度一圈是500公尺之長,也就是說當選手風塵僕僕地進入場館後,就只剩下半公里之多可以鋪陳整齣“北方地獄”大戲的最終章。今年只有Politt跟Gilbert能夠率先進入車場之中,所以場地的經典對決戲碼-兩人爭先賽,就此盛大開演。憑藉著老到經驗與不輸年輕人的爆發力道,Gilbert終究是捧回了職業生涯十餘載的首座巴黎-盧貝冠軍。

     

    7.絕不輕言放棄的Wout van Aert

     

     

     

    在亞倫伯森林因機械故障而跟隊友換車的Wout van Aert,花了好些時間才把落後的秒數給追回,之後從隊車上取回自己的備用車後,馬上又展開另一波追擊之路。只是運氣欠佳的他,才剛出發就在不遠處轉倒,這時已經被迫下馬三次的van Aert,任誰都會覺得他已是奪冠無望,甚至有可能就此退賽。但是自越野公路車賽轉戰過來的van Aert,早已習慣一人單打獨鬥的局面,所以就算落於絕對劣勢,van Aert還是沒有放棄,之後更是成為領先的六人集團之一成員。儘管最終無法在盧貝自行車場與對手一決雌雄,但van Aert的精神絕對足以成為所有車手的表率。

     

    8.歷史情感滿溢的盧貝自行車場公共浴室

     

     

     

    歷經250公里以上賽段,內含50多公里石板路的摧殘後,每一個車手都需要一個地方沈澱一下這六個多小時的瘋狂、激情與苦痛。這個位於盧貝自行車場內,空間狹小、充滿傳統風情的澡堂,自然是成了不少車手在賽後第一個來光顧的地方。除了細細回憶比賽中的點點滴滴外,與隊友討論,甚至嘴砲一下彼此的表現,相信也是眾多男車手聯絡感情的方式。而每一間小澡堂牆上,都會有歷屆巴黎-盧貝冠軍的小銘牌在上頭,也是讓這裡歷史情感滿溢的因素之一。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