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 國際 中華隊地獄式特訓 武嶺十天騎八趟

    中華隊地獄式特訓 武嶺十天騎八趟

    針對亞錦賽爬坡終點 加強車手對長坡的節奏掌握

    2019亞洲公路錦標賽開賽在即,由於今年賽事結果將攸關明年東京奧運的參賽資格,因此對於亟需奧運門票的中華代表隊來說,如何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脫穎而出,成了馮俊凱、黃亭茵等指標性車手的一大課題。本屆亞錦賽舉辦地點位於中亞的烏茲別克,路線雖然不是太長,男子組公路賽還不到170公里,但是終點在海拔超過1500米的貝爾德薩伊(Beldersoy),也算是對參賽者爬坡能力的極度考驗。

     


    2019亞錦公路賽男子組路線高度圖

     

     

    為了應付這場即將到來的山道戰,這次負責帶隊的楊東蓁教練也安排了一個“地獄式特訓”的訓練課表,希望能讓選手可以臨陣磨槍,不亮也光。當然,課程內容肯定是不脫爬坡,只是這次要玩就玩最大的,在眾多台灣大山之中,找來了最困難,堪稱車手鬼見愁的超級坡-武嶺來加強練習以外,更是在短短十來天內爬了六趟西進、兩趟東進,成了趟名副其實的武嶺全餐吃到飽之旅。

     


    中華代表隊針對亞錦賽爬坡終點,來到武嶺進行十天反覆攻頂的地獄式特訓

     

     

    安排這場武嶺爬好爬滿行程的楊教練表示:「其實選手的實力也非這三天兩頭就能有圖飛猛進的變化,只是因應亞錦賽末段的長坡,大家還是要建立起自己最合拍爬坡的節奏。所以這幾趟的武嶺練習並沒有施加太多的強度課表在裡頭,而是讓車手去尋找自身的最佳攻坡體感。」

     

    以此為基準的武嶺照三餐騎課表,以騎三休一的頻率下去執行。由於是以找尋車感為主,所以並不強求車手的攻頂時間,只希望大家能藉由這段時間可以迅速累積出對於爬長坡的感覺。對此,並非爬坡專長的黃亭茵表示:「亞錦賽的賽段並不是我的菜,所以這趟練習我是抱著能騎多少就騎多少的心情來面對。」

     

    「只是武嶺的難度畢竟還是很高,導致以往的運動傷害又再次出現,疼到幾乎哭著爬上去⋯痠痛刺痛麻痺無力感都全部出現,天氣冷到手腳末梢冰冷沒知覺。我知道一開始起頭都是最難的,熬過了就會苦盡甘來。爬坡的順暢度一天比一天好,能力值有恢復一些,自己的身體狀況還在調養中,心理狀況還在調適中。但總歸還是那三個字『練不夠!』」

     


    並非爬坡專長的黃亭茵表示:亞錦賽的賽段並不是我的菜,所以這趟練習是抱著能騎多少就騎多少的心情來面對

     

     

    而目標就是搶進前二的馮俊凱則是說道:「這次的練習偏向長爬坡的適應,不能算是高原訓練,之前我在青海跟昆明,都待三個星期,效果才會出來。我們只是爬比較多次東西進,算是短期調整狀態的一種方式。主要是這次亞洲錦標賽是爬坡,所以在爬坡的部份做比較多的訓練及要求,跟義大利的方式這個應該沒什麼太大的不同,因為都知道比賽是爬坡。當然爬坡的訓練就會比較多。比賽的話,因為現在離比賽日還有一段時間,目前感覺都很好,就看看比賽的反應及狀態! 」

     

    在結束了地獄式的武嶺特訓課表後,最後一天的練車內容就是從花蓮一路殺到台東去,凱哥在這趟的長距離練習中也扮演著火車頭的角色,一路以最高強度來對整個中華培訓隊作間歇訓練,希望能在對自己最嚴酷的要求之下,能在亞錦賽裡取得理想成績。

     


    對自己要求頗高的馮俊凱,期望能以武嶺這種高難度爬坡,把條件調整到最佳狀態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