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熱門話題 重機強碰自行車 二輪運動在台灣的矛盾情結

    重機強碰自行車 二輪運動在台灣的矛盾情結

    以桃園市長盃為例 期望兩個族群能夠尊重並理解彼此的用路需求

    首先,筆者要說明這篇文章並不是要來分裂重機與自行車族群,因為個人本身有大型重機,也騎自行車,所以兩種運動的樂趣之處,都能親身體會。只可惜台灣地狹人稠,只要假日一到,大家都是想往人煙稀少的郊外舒壓一番,特別是蜿蜒的山道,重機可以感受貼地過彎的熱血刺激,而自行車則是在挑戰自我中找到成就。

     

     

    然而當兩種一快一慢的二輪運動在同一條山路上相遇時,就會有不少問題出現。重機族群不喜歡看到在爬坡上奮力踩踏,但是速度卻是相對緩慢的自行車手,因為這會破壞原本順暢的過彎路線;單車騎士也不想被重型機車高速刷卡,畢竟這麼快速度從身旁呼嘯而過,任誰都會有不小壓迫感。

     

     

    可是當有自行車活動或比賽舉辦時,難免會有兩邊人馬強碰的情形出現,爭議也就此而生。當時時值桃園市長盃暨桃園市全運選拔賽舉行,參賽車手多是國內業餘好手與桃園菁英車手,強度與速度自然不在話下。彼時擔任醫療後勤工作人員,遇上同向行駛的重機騎士欲通過集團時,卻發生了各執一詞的場面,讓人覺得兩個二輪族群還有許多可以溝通與理解的空間。

     


    重機與自行車族群同為二輪運動,但是在同一條路線強碰時,卻容易引發對彼此的抱怨

     

     

    舉辦賽事活動申請路權,只是代表著當天的活動單位與參加人員有優先行駛的權力,這與環台賽這類大規模的路口淨空交管,有著相當大的差異。因為一次聚集那麼多的自行車騎士同場競技,勢必會對當地交通造成影響,因此路權的申請是絕對必要的。

     

     

    只是全程交管甚至車道淨空,對於整個交通衝擊甚大,主管機關通常都不太願意開放路權到這個程度,畢竟除了自行車外,還有許多往來民眾需要這些道路來聯繫兩地,為了一場賽事而讓整個交通打結,顯然不會是大家樂見的情況。

     

     


    除了自行車外,還有許多往來民眾需要道路來聯繫兩地,為了一場賽事讓整個交通打結,顯然不會是大家樂見的情況

     

     

    所以有限度的交管是目前常見的賽事狀態,在情形許可的狀態下,有時還會指引後方車輛先行,以避免大排長龍。但遇上同向車輛欲強行通過時,難免會有險象環生的情境上演,特別是下坡路段,車手為求成績,時速往往高達70公里以上甚至更高,再有民車交雜其中時,更是令人為選手安危擔憂不已。然而若是強硬把所有車輛攔下,引發民怨的機率肯定不低,屆時想再申請賽事路權可能更多阻礙,讓主辦單位兩面為難。

     


    下坡路段,車手為求成績,時速往往高達70公里以上,再有民車交雜其中時,更是令人為選手安危擔憂不已

     

     

    這邊引用醫療後勤工作人員的賽後感想,就是希望熱愛單車運動的車友們,在當前自行車賽事還不被一般大眾所瞭解並喜愛的現在,可以對身邊的親朋好友善意勸導,如果出遊時遇上了前有自行車活動的狀況時,請跟隨交管人員指示並減速慢行,把發生事故的風險降至最低。

     

    而參與賽事的選手們,也請記得多數時候的交管只是有限度的交管,因此諸如跨越雙黃線或是逆向行駛,都不是在路權的申請範圍內,在熱血激情之餘,必須要注意自身是否已經影響到其他用路人的權益卻不自知。

     

     

    以下為醫療後勤工作人員全文轉載:

     

    「今天讓我對重機騎士開始反感了⋯

    申請路權的賽事,自然就會管制,為了讓其他用路人感覺友善,自然偶爾放行民車通過,稍稍減少一些對賽事不了解而產生不滿的感覺。

    基本上,大多數的市民都很配合,當我舉起手在窗外比手勢時,大多的民眾都會減速甚至停下車來。

    這場賽事是攸關全運會公路車賽的選拔賽,因此應桃園市主委的想法,提升賽事規格,我們也自告奮勇的提出環臺賽的醫療調度經驗,一路上都算調動順利。

    但,一直以來我印象良好的重機夥伴,沒想到今天就在我身旁說出了讓我反感的對話。

    今天選手強度很高,第二集團落後者在下坡追擊時,以我醫生車的第二順位都可以達到80公里的時速,我滑胎過彎時更可看見選手瞬間拉開距離⋯

    進入緩坡區域,眼看下坡路段即將到來,我招手示意,請在我身後的重機騎士前來溝通⋯

    我:待會下坡選手的速度會很快,能不能請你們先待在後面,等下坡後再過去好嗎?

    重機:那路我們就都不能騎了嗎?

    我:(內心火大)今天賽事有申請路權,本來就是不能騎啊!

    隨後一堆重機根本不視我的手勢,衝向選手而去,果然馬上就進入下坡路段⋯

    雖然最後沒有什麼意外,但第二集團的速度的確受到影響,我很生氣,也很無奈。

    心想,也許他們是趕著去哪裡,所以急著經過吧!唉!算了,沒事就好。

    第二圈進入山區,迎面而來的一群重機騎士,我一樣伸手示意減速慢行,結果就是同一群啊!

    你要巡山,沒關係,配合管制措施是為了安全難道我還要解釋嗎?結果根本不是急事,就是騎爽的而已,我以為重機騎士水準都很高,所以爭取路權時我都十分支持,但今天看來還是有老鼠屎⋯」 

     

    相關文章

    發表新留言

    Showing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