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關於陪騎文化,我們有必要來討論討論


發布時間:Nov 03,2022 18:00 作者: Tim

關於「陪騎」這個詞在這一兩年間似乎又在搬上檯面來討論,但回顧過去大大小小的活動,這幾乎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從最輕鬆的逍遙遊,到秒殺的經典自我挑戰賽,甚至是進階的職業賽事,不必特別尋找,總是有不少沒有頭貼號碼牌的騎士,站在出發拱門的兩側,等待鳴槍的那一刻一起跟上大集團。比較誇張的是,甚至有些活動沒繳報名費的人比有繳費的人還多,你真的缺這區區幾百塊的報名費嗎?不可能吧,一套車衣萬把塊的;一級車架配頂級變速套件還加個大導輪;輪組不是Lightweight就是ZIPP,身價算下來都碼50萬起跳,怎麼可能付不起報名費這種小錢。

©每次的活動總是有不少人在拱門不遠處等待著,等著集團上來時就可以一並加入

但或許有人說:「主辦單位也沒有完全封路,馬路是大家的,阿我想騎就騎,這誰也管不著」這個回答看似沒有錯,但仔細思考卻是有很大的盲點。一年可以騎車的日子這麼多,為何一定要挑在跟活動同一個日期,還專門騎乘同樣的路線呢?這不就明擺著想要一起湊熱鬧,順便搭個順風車,如果方便的話進到補給站裡帶幾根能量棒回家,結束後還能上傳Strava大肆宣揚自己完成了活動,怎麼想都划算。

©補給站是要留給有報名的人而非未繳費的陪騎騎士(示意圖)

確實,以現在大部分的活動包含競賽,在路權的申請上都無法做到全線封路,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剛結束的「環台賽」與這週末即將展開的「全國錦標賽」。相對路權的狀態下,主辦單位對於馬路沒有絕對的使用權也沒有強制性,也就是說是你我他大家都可以使用的,因此按照法律上來說不能阻止任何人在當下去使用馬路。如果真的要申請如同環台賽的絕對路權,就必須先由個地方的交通局請示交通大隊,接著呈報至交通部並聯合體育局等處室召開會議進行討論,最後將任務分配至各派出所,而這中間所需要的人力與時間成本是難以想像的。

©以目前國內活動來說,要做到全線封路真的是不容易(示意圖)

因為沒有絕對路權,所以主辦單位其實並沒有什麼強制力禁止沒有報名的騎士亂入或者整路陪騎。但讓我們先回過頭來思考,這些未報名的人對於活動本身究竟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首先,因為陪騎人數無法預估造成交管時間延長,相對的人力成本也會隨之增加。這樣一來馬路就無法按照原定的時間歸還給用路人(相對路權必須在限定的時間內取消封路歸還給大眾),最後將導致其他用路人不便,後續對於自行車相關活動就會有所排斥。

©陪騎會造成主辦單位人力成本增加(示意圖)

第二,如果陪騎的人士發生摔車,或是跟付費參加的車友有碰撞意外,責任歸屬勢必更加混亂。而車禍之後,在醫療資源有限的情形下,醫護人員究竟是要協助有報名的人還是沒報名的人呢?如果救助了正常報名的車手,放任陪騎的騎士在一旁自生自滅,似乎有點違反常理;但若是要救,這不就是讓陪騎的人佔用了醫療資源,對那些繳費的人來說著實不太公平?

©受傷、摔車等事故會造成醫療資源分配不均,對主辦單位的人力調度上也是一大負擔

第三,活動所提供的任何設備,像是補給品以及完賽禮等,皆是立足在「使用者付費」的原則之上,沒有繳費就沒有使用的權力,這個道理很簡單相信大家也都了解。但是當人一多,手忙腳亂之下陪騎者魚目混珠地進入補給站,偷裝水,多拿一根能量棒,勢必會排擠到付費車手的權益,試想萬一你今天是有繳報名費的人,騎到補給站卻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吃,這樣的情形你可以接受嗎?

©如果未付費的人魚目混珠進入補給站,享用補給品導致其他人無法享用,這是不太合理的(示意圖)

舉辦一場活動並不像大家想的這麼容易,有優點也有缺點,但不論如何主辦單位必須先行投入大量的時間與資源,才有辦法如期舉辦。付費報名參與活動是對於活動的肯定,同時也是讓這樣的文化有著正向的循環;不過如果不報名想搭便車,同時又在結束後在公開平台上大肆批評活動的種種,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

仔細想想,雖然現在一台好的公路車價格真的不菲,一套車衣褲也不便宜,沒有相當的經濟能力的人是很難負擔得起,為了區區的報名費連自尊都不要,這樣真的值得嗎?就算法律上沒有規定不行陪騎,但這樣的行為確實不太好。騎車騎的快樂之餘在品德上也不能忽略,真的希望這樣的歪風可以逐漸消失,把權益留給那些了解使用者付費的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