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遲來的冠軍」劉恩杰的全錦賽奪冠之旅


發布時間:Nov 09,2022 18:00 作者: Tim

2022全國錦標賽在週一以出乎意料的結局劃下句點,相較於去年馮俊凱一人獨挑大樑的局面,今年的賽場上能感受到每一位選手的實力都有大幅度的提升,在團隊作戰下更是戰得難分難解,原以為能在玉長公路就能決勝負,卻在最後行成了大集團衝刺的場面,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一個人身穿綠色車衣高舉雙臂,就這樣通過了終點奪下全國錦標賽的冠軍。他不是別人,他就是大家的口中的砲哥,來自Bryton美利達的劉恩杰。

©高舉手臂,難掩興奮之情的全錦賽冠軍劉恩杰(砲哥)

確實劉恩杰奪下冠軍有超乎大家的預期,在稍早之前大家預測的不外乎是馮俊凱、杜志濠或是盧紹軒等人,畢竟劉恩杰在這幾年他幾乎已全心投入教練的職位,參與的賽事真的非常少,用一隻手可以數出來的那種。但他真的是「意外」奪下本次全國錦標賽的冠軍嗎?不,這一切絕非偶然而是經過縝密的戰術計畫且完美執行的結果,但或許這就是公路賽那獨一無二的魅力。

©劉恩杰與他的隊友,李東霖&簡耘澤

這一次特別邀請到劉恩杰(以下用砲來作替代)來與各位好好的聊一聊全國錦標賽這長達160km的奪冠之旅。

T:您是什麼時候開始騎車的呢?又怎麼會愛上單車呢?

砲:其實認真算起來應該是小學一畢業就開始加入車隊訓練,從基礎體能開始練習到了下學期才正式接觸公路車與場地車項目。現在回想起來,腦袋第一個浮現的就是無止盡的滾筒時光,但或許就是喜歡訓練並且突破自己的感覺才會愛上單車這項運動。其實認真算來也已經騎了將近16年,可以說年少輕狂的時光都留給了單車,當然也不是都一直在擔任選手,還是必須面臨家庭以及經濟壓力,雙重夾擊下必須放下選手身份開始打工,等到比賽前才跟老闆說要離職或是請假開始投入賽事的籌備。但或許內心真的對單車有無比的熱愛,才能讓我不放棄的堅持到現在,經歷谷底後拿下思思念念的全台冠軍頭銜。

T:臨畢業後的社會壓力,那時候怎麼克服的呢?

砲:大學畢業後當下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家人希望我能放下單車開始找正職因為運動沒有前途,也經歷過懷疑自我的時段,跟另一半討論究竟要不要乾脆退休畢竟已經參與過大大小小的賽事,亞錦賽冠軍、環沖繩冠軍等。半工半練嗎?每件事都做一半不符合自己的原則;全職選手嗎?似乎又好像不怎麼踏實,前前後後為了生存到超商打工、去家具行學習、也有去餐飲業上班等。但內心一直有一個遺憾就是沒能拿下全錦賽的冠軍,不是被引導至錯誤的路線不然就是機械故障10年就這樣跟冠軍錯過,因此才決定去繼續拼一把,剛好那時候申騰的邱老闆跳出來提供營養金才能繼續騎車,而教練與隊友們更是不停給我鼓勵,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我。

©Bryton美利達車隊

T:參與了這麽多的賽事,您最印象深刻的是哪一場呢?

砲:這真的非常難以選擇因為真的參加太多場賽事,但如果真的要選擇我會挑環沖繩、15年的全運會公路賽以及熊野的U23賽事。或許現在說很難相信但過去的我是個純正的爬坡手,衝刺的話真的就中規中矩,因為喜愛在山坡上感受心臟大力跳動那種「活著」的感覺,不過隨著年紀增長漸漸的轉向公路賽,那股最後衝刺腎上激素激發的緊張感真的讓人欲罷不能,當然能與隊友一起合作完成每一個戰術並且奪下勝利的感覺是無可取代的。

©劉恩杰入選18年環台賽中華隊陣容

T:從選手轉任教練後,心境上有什麼樣的差異呢?

砲:一開始轉任教練真的非常緊張,比起自己比賽還要更緊張,因為這是學姐黃亭茵提供的機會而且要面對校長、主任等行政單位,壓力真的難以想像。而且跟過去全職選手不同的是時間上相對不自由,無法根據自己的意願安排課表。舉例來說,早上剛完成訓練身體很疲憊但不能休息緩和又要馬上到學校帶學弟妹訓練,又或者是今天原定的課表被突如其來的校務會議給打亂節奏,只能尋找其他的時間來既定的訓練。

©轉職成教練,心境上跟選手有著極大的差異

另外一點就是開始用不同的角度指導學弟妹,把他們的安危放在第一位,畢竟他們是以社團的身份參與單車的練習,跟我們過去的身份大不相同,因此在設計訓練課表時會以團體為重,讓他們一起成長比起自己破PR來的更開心。

T:能否分享這一次參加全錦賽的心得呢?

砲:在開賽之前我跟隊友的計畫非常簡單就是死命盯著杜志濠、馮俊凱,彭源堂以及盧紹軒,別讓他們行成逃脫集團。事先也做出戰況模擬,根據過往的經驗在玉長公路到頂端之前會有小集團產生,因此那時候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跟上,這樣才有機會奪下冠軍。

©Bill Yang

不過這一次整體的戰況真的異常激烈,也許跟大家的實力普遍上升有關,一放行就是各種間歇不斷,每一個坡都有人想要試著逃脫但都被抓了回來,原本以為玉長公路阿凱的瞬間加壓會帶出一個集團,卻也馬上被集團瓦解。經過高速下滑後來到台11線上還是各種攻擊不斷,那時候跟隊友商討好就是看到有人出去就是馬上追回,直到中華大橋前才決定如果有機會就嘗試單飛,但最後還是行程大集團衝刺的局面。最後大集團衝刺,杜志濠、洪坤弘以彭源堂三人卡位之激烈,為了不被波及我就順著縫隙先游到靠前的位置,倒數400公尺站牌一過,我發現我的位置並沒有在最佳的地方但還是盡量的維持著,直到最後100公尺我抓準時機才再補上一槍拿下這次的冠軍。

©Bill Yang

其實當下知道自己奪冠的時候真的很想哭,因為7月還先去開刀休息了整整一個月才開始恢復訓練,這中間的過程真的難以想像。接過獎牌的那一刻,那些過去艱辛的時刻如幻燈片一般閃現著,邊打工邊練習、在賽場上的運氣總是差了些,但如今那塊缺少的拼圖終於完成,算是沒有遺憾,接下來就是準備亞錦賽然後往亞運前進。

看到這裡,這份冠軍絕對不是意外而是遲來的肯定,每一次化解攻勢;每一次突破自我;最後關鍵的卡位都是濃縮砲哥這十年來的點點滴滴,而這正是公路賽那獨特的魅力,聽完他的故事你怎麼能不愛單車呢。

©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