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不夠瘦就不能騎?自行車手的身材焦慮與解方(上)


發布時間:Sep 20,2023 12:00 作者: Joyce

日常騎自行車穿輕便普通的衣服即可,但當我們想要更認真追求運動表現時,就會需要換上緊身車衣,而這樣凸顯線條的裝扮也引發了人們對於身材的關注乃至焦慮。《自行車週刊》的專題透過訪問業餘愛好者、職業車手、健康科學專家和醫生等受訪者,從不同角度了解自行車運動中人們的身材焦慮,並提供了一些面對焦慮的解方。

如果你曾經在穿上車衣後,對著鏡子產生一絲對於自己身材的不安或不滿,又或者只是對於這樣的議題感興趣,這分為上下兩篇的專題很適合你閱讀。

過於健壯被當成作秀

23 歲的Jacob Ward是一位在 Instagram 和 TikTok 上擁有超過 50 萬粉絲的KOL,他從青少年時期開始熱衷健身,曾當過橄欖球運動員,現在同時是健身教練、Podcaster和自行車愛好者。2020年,在Covid-19剛爆發的隔離期間, Ward因為觀看環法比賽而受到啟發,「車手們的耐力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想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但對於騎自行車的人來說,我的體格是不正常的。我受到了很多壓力和負面評論,人們因為我的外表而認為我不夠擅長騎車。」

Jacob Ward經常在各大平臺分享自己健美的身材,但他平時引以為傲的身材卻被一些車友們批評

Ward剛開始發布自己騎車的貼文時常常因為收到批評而感到猶豫,例如其中一則批評說:「看看這傢伙,他認為自己是一名車手,但他顯然不是」。他說:「我不是天生身材又輕又瘦的人,看起來不像傳統的車手,但這並不代表我不能參與這個運動。」

Jacob Ward的IG自介寫著:我偶爾會騎車

如果連像Ward這樣擁有強大、雕塑般健美體格的人也會受到批評,那麼自行車運動中可說是充斥著不正常的、可以說是不健康的體型和外貌想像。

有太多人都承受身形、裝備和行為的壓力,這讓很多人在騎車生涯的某個階段感到不安,而最常見的身材焦慮問題是過度擔心體重。自行車運動重視輕便,攀岩的成就被宣揚與推崇,而電輔賽車的日益普及更進一步激發人們對變得更輕、更瘦的渴望,但這反而可能會導致飲食失調。

其次,車手們會發現自己身處在需要符合特定形象的社會壓力之中,尤其對於男車手來說,「傳統理想中的男子氣概」和在車圈中被認可的形象產生了明顯的矛盾:對於一般大眾來說,穿著緊身車衣的精瘦身材和公認「男人味」的身材標準相去甚遠。但讓車圈人不太常談論這個問題的最大原因,和自行車高度的團體性有關。

車友們大都明白騎車不僅僅是踩踏板這麼簡單,還需要遵守圈內的「潛規則」(自行車風氣更盛行的歐美國家可能更加嚴格),北安普頓大學 (University of Northampton)健康科學講師Jack Hardwicke博士是少數研究這些不成文規則的人之一。

北安普頓大學 (University of Northampton)健康科學講師Jack Hardwicke博士

Hardwicke是一名前業餘賽車手,他記得「在車圈內,如果發生車禍,你必須繼續前進,你不這樣做就會被稱為軟弱,或者被說要像個男子漢」,這激發他對研究自行車文化、以及這些文化如何影響相關疾病產生了興趣。 

2023年初,Hardwicke出版了《男子氣概與競技自行車文化》(Masculinities and the Culture of Competitive Cycling)書,「從基礎到職業水準,自行車運動都有這些不成文的規則、規範和價值觀,需要車手們學習和協調。如果你問車手們為什麼要遵守規則,他們往往給不出好的答案,除了因為其他人都遵守之外,還有一種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你必須學習並實踐這些規範,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車手。」

「我只看到一種人:精瘦的白人」

Jenny Tough是一位資深的冒險家和賽車手,儘管她享有名氣,但她偶爾會覺得自己不適合自行車運動:「我覺得我不屬於這項運動,因為在我看來,我看起來不像車手。」Tough曾向她的朋友兼冒險同伴Emily Chappel吐露了她的擔憂,儘管 Chappel在2016年贏得橫貫歐洲大陸(Transcontinental Race)的比賽, 她的回應卻也是「她經常有相同的不安」。

2016年的橫貫歐陸比賽,她們倆一起製作了震撼人心的短片,討論她們如何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舒服,以及她們是如何在些困境中互相支持。 Tough說:「我曾經遵循每個人告訴我的騎自行車的方法:長途騎行、計算碳水化合物、早上禁食騎行,但後來,我的月經失調甚至停止,人們卻告訴我,如果我仍然有月經,那就意味著我不夠努力或不夠深入。」 

Tough和Chappel兩人都是Canyon合作夥伴,多年來持續一起冒險

Tough認為自行車比賽的主流描述缺乏多樣性,像是 Netflix 紀錄片《環法自行車賽:逆風飛馳》( Tour de France Unchained)。「我沉迷於這個影集,但我只在影片裡看到一種類型的人:精瘦的白人,而且一直都是這樣。我並不是在攻擊任何人,但這對於剛接觸這項運動的人,或對於騎自行車的人來說都是有害的,會讓人像我一樣感覺被區隔在外。」

打破虛假的完美

 Ward還記得他開始騎車時所面臨的所有批評,「任何剛接觸一項運動的人都會犯錯,訓練方式可能不正確,裝備可能穿不對,或者不是最華麗的,讓人看起來就不專業……我的外表不像傳統車手,但這不能阻止我去攀登旺圖山(Mont Ventoux,環法著名賽段)」  

如今, Ward平均每週騎車 200 公里,並定期追求長距離挑戰。2022年 8 月,他騎車 274 英里(440公里),為腦腫瘤研究慈善機構籌募資金,他說:「很多來自健身房的人發信息跟我說,他們認為自己無法進入車圈,因為太難了,但我已經向他們展示了他們可以做到。騎自行車是一項很棒的運動,無論你長什麼樣,它都不應該成為阻礙,我希望我能改變這一點,消除這種虛假的完美,成為那些不符合車圈規範的、體型較大的自行車手的代言人。」

從橄欖球到騎車 格格不入

Sam Lerner 從 11 歲起就對環法賽很著迷,他一直都很熱衷於自行車,直到他搬到倫敦上大學並開始打橄欖球。2018 年,31 歲、體重92公斤的他重新騎上自行車。

「我腦子裡一直有一種感覺,我與其他人的外表不搭,自行車運動和高山緊密連結,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山巒是這項運動中最美麗、最令人興奮的部分,但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我永遠不會擅長騎車登山的,而且我知道,如果我想在國外騎車度過愉快的時光,並完成自行車目標清單上的事情,那就必須包括登山。」 

Lerner忍不住將自己與巔峰時期的選手們進行不切實際的體型比較,「我記得我父親以前在環法導覽中問我選手們的體重和身高。每個人都比我輕,我記得唯一的例外是瑞典選手Magnus Backstedt和德國選手Marcel Kittel。沒有別人了。從那天起,我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我不適合這項運動。」

188公分的Marcel Kittel專攻計時賽和環賽衝刺,2019年退役。從他的照片能看出大部分職業車手不會像健身人士特別強化胸肌與腹肌,但無論什麼身材的人都應該有享受騎車的權利©Sirotti

包括自行車在內的體育運動競爭文化

當然,對身材和形象感到焦慮的問題並非只有自行車運動中才會出現。在研究過程中,Hardwicke了解到足球、橄欖球和其他運動也有類似的問題。

「所有這些競技性活動都是在維多利亞時代發展起來的(競爭文化),當時的口號是『刻苦訓練,冒著健康風險,做一個真男人』。它塑造了我們的行為,但這些態度不再符合我們現代生活的現代世界,現在這個世界更具包容性了。大多數車手都很歡迎新血加入,但我們不能忽視的是,在一些團體中社交關係很緊密,如果一個新人沒有帶著合適的裝備、剃光腿毛、跟不上速度,前面的人會繼續騎,直到新人被拋下。在各種競賽中,體育運動的包容性確實是落後於社會其他領域的。」

續篇:不夠瘦就不能騎?自行車手的身材焦慮與解方(下)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