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Jonas Vingegaard回應隊友的興奮劑事件


發布時間:Nov 30,2023 12:00 作者: Joyce

環法冠軍Jonas Vingegaard回憶2019年錯過興奮劑測試的狀況,「我把手機落在廚房了,他們試圖給我打電話,但當時我無法接聽,結果兩天後他們就來了。」

 Vingegaard解釋,他在 2023 年接受了大約 60 到 70 次反興奮劑測試。 

Jonas Vingegaard表示他的隊友Michel Hessmann沒有使用違禁品

他表示,錯過測試對車手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並補充「遵循行蹤協議(Whereabouts protocol)是很麻煩,並不那麼困難」。

在七月的環法自行車賽期間,他多次被問到潛在的興奮劑問題。 在第 16 賽段取得巨大的計時賽勝利後,他對媒體表示:「我可以發自內心地告訴你們,我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關於興奮劑)。」

「我不會給我女兒吃任何東西,我也絕對不會給她毒品。 我知道,在過去的情況下,很難相信自行車運動。如今,每個人都與20年前不同了。」

這位巡迴賽冠軍本週告訴Ekstra Bladet ,他認為不斷監測車手是否含有違禁物質是一件「好事」。

「這在某種程度上有幫助,你所有的檢測結果都是陰性,但在某種程度上,這聽起來很空洞,因為 20 年前他們也接受過檢測。不知何故,騎手仍然可以作弊?我是接受測試最多的騎手。我的測試結果沒有呈陽性。」

八月,他的隊友Michel Hessmann因反興奮劑檢測呈利尿劑陽性反應而被停賽,現在可能面臨四年禁賽。 

當被問及Hessmann時,Vingegaard說:「我不知道它是如何進入他的身體的。但我認為每個騎自行車的人最擔心的就是透過一些食物『染上』了它,這樣測試呈陽性並不是有意而是無心的。」

「我沒有服用任何東西,我認為車隊的其他人也沒有服用任何東西。」他補充。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