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雲科大單車社:即將邁入第11年

傳播單車文化的搖籃


發布時間:Jul 05,2012 0:00 作者: 愛輪氏

感動100專訪:雲科大單車社
 

據統計,2012年每 20位台灣人就有1位求學中的大專生。學生騎車的比例呢?騎單車通勤上學的比例很高,但騎車“運動”估計低於百分之一,特別是隨著少子化、網路化的影響,熱愛陽光的鐵馬頑童似乎愈來愈少了。

 

好不容易考上大學,當然要由你玩 4年,沒課繼續睡到自然醒。

不過,還是有一群騎車不快,但就是愛騎的學生,在下課後騎車訓練體能,在週末假日踩著單車探索新路線-他們是少數目前仍在大專院校經營的單車社:雲科大單車社。

 

 

雲科大校園內魚貫的單車通學

 雲科大校園內魚貫的單車通學

 

 

成立於 2001年,去年舉辦 10週年社聚,即使有些大學長忙於工作,參加人數也超過 20人的陣仗。役畢的學長分散到各行各業,有趣的是服務於單車業界的比例相當高,在捷安特、SRAM、專業車店、單車媒體都有雲科大學生的蹤影。還在唸書的學弟,也相繼在當地車店打工學習第二專長。

 

在單車社之中發現幸福

 

在10週年的社聚上,好多社友都表示,車社是改變我一輩子的社團。

 

他們選擇投入單車產業,考量的並非只是謀得穩定收入的工作,而是進入一個讓工作與興趣相結合的志業,騎車的過程中發現快樂,出社會也要從事令人快樂的工作。還有社員在車社之中找到真愛,實現家庭婚姻的幸福。

 

 

雲科大單車社於2011年舉辦10週年社慶,共有約20名社員共襄盛舉

 雲科大單車社於2011年舉辦10週年社慶,共有約20名社員共襄盛舉

 

 

盡心盡力的社團老師

指導老師廖勇成,同時也身兼雲林縣自由車協會總幹事,中午都能見到他在雲科大校園內架起行動維修站,方便學生不出校門就能迅速修車。

小個子體型的廖勇成不遺餘力的帶動雲林縣的騎車風氣,單車社進行多日環島、武嶺挑戰,他開著補給車一路隨行,也利用晚上替社員上課,講解騎乘技巧以及硬體構造。

 

 

車社指導老師廖勇成(右)平日在雲科大校園內架設行動維修站

 車社指導老師廖勇成(右)平日在雲科大校園內架設行動維修站

 

 

臥虎藏龍的勇腳教授

車社中騎車實力最強的並非學生,而是年紀大上兩倍的教授,例如曾擔任雲科大應外系教授的魏世萍,他的簡單生活圍繞在兩件事上-學術研究以及探索山路。

魏世萍直說,雲林有無窮盡的山路,在這裡不需要自行車道。下課之後他踩上單車,每一次都要以更快的速度攻上山頭,他對訓練的堅持令學生們佩服不己。

 

目前魏世萍教授轉往明道大學擔任應日系教授,車齡超過 30年的他依舊熱愛騎車,更提議讓明道大學成為專業車手的學業搖籃,讓有心向學的車手也能獲得大學文憑。

 

車社經營理念:競技型 V.S. 休閒風

 

車社 10年了,目前累積 10位領導人,他們是社團經營的靈魂人物。車社的人數有高有低,關鍵在於社長的領導與管理,即使只差 1年,社團人數的多寡會差很大,或甚至面臨倒社。

 

早期社團騎以長距離或是山路訓練為主,前社長何承宗的第 1次社遊就上到阿里山,那時候團騎只有 3個人。「吉他社還是單車社?」大 1的何承宗在騎往阿里山的路上不斷思考著,騎乘的過程中,心想瘋子才會加入單車社:這段山路應該搭小火車才對。

 

愈接近阿里山頂,萬里無雲的夜空遍布著閃爍的星星,身旁的社友一步步的向前踩踏,即使速度不快卻培養出革命情感,發現原來騎車是如此精彩。隨後成為社長的他,經營車社以訓練、挑戰為旨,社員人數不算多。

 

 

2009年在學期末成功挑戰武嶺 ©小白

 2009年在學期末成功挑戰武嶺 ©小白

 

 

他們練車不為比賽,因為容易就被刷卡 1圈淘汰;

他們也曾挑戰單日阿里山,卻在半途伸手攔車求救。

在他們的心中,永遠有未完成的挑戰路線,以最入門的裝備挑戰體能極限。這

些回憶,不隨著離校畢業而忘卻。

 

下一任的社長張勝凱則將車社帶入另一個層次,課指組活動指導組田瑞良告訴他,「如果單車社只是騎車,那大可以自己騎不需要辦社團。」

這句話有更深一層的涵義,他曾玩過柔道、登山、救護社等熱門社團,清楚知道單車社的組織及管理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從他的身材看得出並非運動好手,張勝凱騎車是為了無拘無束的快意,他將車社以往的競技風轉為休閒騎,號召同學加入騎車的行列,歡迎公路車、登山車、折疊車,甚至是淑女車都能夠加入團騎,每次出遊都有超過 20人浩浩蕩蕩的車隊,初期騎乘綠色隧道等入門路線,再逐步增加山路比例,將車社經營成偏向吃吃喝喝團的享樂式騎車。

 

 

 2008年古坑咖啡逍遙遊 ©小白

  2008年古坑咖啡逍遙遊 ©小白

 

 

不求快、不比裝備,單純的享受騎車的樂趣,這就是大學的單車社。

 

對學生,單車運動不容易入門的原因在於結構性阻礙。簡單的說,就是沒錢買專業單車,社員靠著省吃儉用、兼差打工才得以買 1部入門單車。

 

張勝凱為了買車,整整吃了 1個月的麥片,他知道買車不容易,因此很歡迎同學們騎著各式單車加入車社,重點在於享受騎車的樂趣。「玩裝備、拼速度,對大學生都太沉重了。」。

 

目前全台大專院校的單車社幾乎都面臨招生缺口,一部份是買車不容易,加上現今俱樂部文化的蓬勃發展,擠壓到單車社的生存,雲科大單車社人數也在逐漸減少當中。或許這是體育性社團的宿命,也或許是大學的單車社該向俱樂部借鏡,是資源不足或是領導模式出了問題?

 

 

4年的大學生活,你留下怎樣的回憶?他們很自豪的說:「我玩單車社!」,即使離頒獎台好遠,即使要省吃儉用才能買車,這些往事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參加社團是大學的必修課,他們藉由單車體驗人生,玩的充實而沒有遺憾。


更多照片:

Show all

Hash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