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場地車旅澳體驗記行(一):初嘗衝刺訓練

澳洲業餘俱樂部教練高水平指導


發布時間:Aug 11,2012 0:00 作者: 單車時代

(本文作者為廖歆迪投稿,單車時代編輯刊登)

上篇回顧:場地車旅澳體驗記行(上)

 

第一場 power jump其實才短短 50公尺左右,訓練夥伴兩人一前一後慢速(約僅20km)滾行至後直道上,然後通過追逐線時全力加速,進到三四轉角之間放掉。衝完不會累,但過程是千真萬確的出全力,為的是讓大肌群的動員神經全部被喚醒過來!有點類似重量訓練在做 1RM的那個意味,不過目的只是在讓後面的速度訓練更有效。騎完之後,繞個兩三圈,然後由Scatto老兄帶我做 100公尺動態起跑計時...也就是200公尺但只衝到一半,以火力全開的熱身準備接受後面的正式課表。後追者要想辦法超越前者。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獻出了在 DISC車場的第一摔...正當 Scatto老兄在我前面緩緩騎著 250跑道的 200計時標準“wind up” (繞場)路線時,我心中初試250跑道的一股顫慄忽然沒來由湧上心頭,正想著「天啊,這不就是爭先賽的場景」,緊接著前輪一歪壓上了藍線,然後就是好大的一聲加長版「噢,雪特~」,連人帶車就像溜滑梯似地往場內滑進去,跑去吃藍帶豬排啦!

 

嗯,這是我抵澳之後第一次感謝這種冰天凍地的鬼天氣,因為穿了全副武裝的台版寒流裝備,加上這 DISC的木頭跑道面還挺光滑的,第一次摔車竟然像溜滑水道那樣刺激好玩;重點是還挺舒服的,完全不痛!當然冰冷的地面也發揮了點效果,不致讓高速磨擦產生的熱能燒壞衣服或燙破皮;總之就像摩托車比賽 low-side軟腳出場那樣,躺在地上滑呀滑呀,等滑到停下來,雙手朝天比個勝利的手勢,脫卡站起來拍拍衣服,牽車,然後很丟臉地回到場上!

 

  Scatto老兄說:很抱歉,待會我帶快一點好了!快一點比較不會溜滑梯!

 

  Carl則是急忙問我在那裡摔的?(也不知道是在擔心跑道上有東西還是我的輪軸砸壞了跑道面,反正我跟他說我是前輪壓到藍帶,附帶一提這輪胎真是遜斃了)

 

  至於 Nick的反應則是一絕:摔車?哈哈哈,恭喜你通過入會門檻!在這裡我們每個人都馬會摔!

 

總之我的第二趟 100公尺動態起跑是無風無搖地度了過去,不過在高速逼近 Scatto老兄的時候,從來沒有跟著別人全力衝兩百的我在快抓到平行時不自覺收了油,最後好像沒有超過去。至此熱身完畢,大夥回到休息區換比賽齒,快又有效。Carl則是上場帶兩個女生新手做同一趟課表,不過他老兄看樣子也是自己想要賺點訓練點數,卯起來就全力催,把後面兩個開掉了至少二三十公尺。

 

因為之前在fixedgearfever這個網站上吹說自己 200公尺能跑 11秒 96(結果差點被兩三個四十幾歲還跑 11秒頭到 10秒尾的臭脾氣給噓爆),Carl覺得我高速控車應該也還 OK,於是也把我抓下來練機車引導。

 

機車引導就長了,第一趟是跟緊在機車後面全力K完一圈半,如果感覺速度還可以就要高聲大喊“UP!” 讓教練知道油門可以再下去。不過這個第一趟嘛說實在感覺不是很順,除了接上車尾還可以之外,Carl第一次帶我不知道油門要給多少,然後我的“UP!” 又在那邊喊得不是很果決,所以機車的速度有點忽快忽慢;再加上我又不敢去撞滾輪,於是儘管在上場前有再三提醒,依然不自覺往機車左右側偏了出去。因為通常會偏就是因為怕撞上,Carl在後照鏡裡見狀就把油門再開一點,可是偏出去吃風的我反而在開始減速,於是我生平第一趟的機引最後以混亂收場。慘的是,當我甩離機車尾流之後,沒有在碗公上面做足夠的減速就從前直道閃了下來,於是在高速進入第一轉角之際後輪又滑了一次,好像國中理化老師在講「延切線方向飛出」,記得大學時社團有個進版畫面標語叫什麼貼地飛行來著...不過我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人飛得這麼貼喔?

 

這次就稍微把左側磨出了兩個洞(此為手肘,抱歉構圖不佳)

 

 

第二趟就好多了,Carl不愧是有經驗的教練,才和過一趟就摸清楚我有幾分底子,於是第二趟繞上後直道以後毫不猶豫地油門就一次催到定位,讓我不管怎麼卯起來衝就是無法更靠近摩托車的後輪一寸;等到進第三彎摩托車向上甩開,風壓立刻強襲而來,只聽得 Carl在後面急促地大喊“UP! UP! UP!”,爽腳更情不自禁的狂加!最後壓線只聽教練又喊一聲“Swing up!”,聽話往碗公上一撇,摩托車就從底下呼嘯而過,準備迎接下個學員去也。這回總算有全開的感覺,好爽!

 

休息的時候Carl下去當人肉摩托車帶那兩個女生做同一趟課表

 

 

接著是雙人 200公尺計時,同樣是正常的 200公尺路線,後一人大概離開兩個車身左右。等進入加速段,前面的人就要“jump as hard as you can”,聽起來好像很適合翻成「跳起來殺出去」之類的!而後追者也要在同一時間加速,照 Carl的說法是要想辦法在最後一刻才超越前者...雖然非常費力但依然算是種技術訓練。而超越法有兩種,其一是始終跟著約兩個車身,待出第四轉角才全力衝刺,用速度差超越對方;其二是從頭到尾都黏死,待進入第三四轉角利用彈弓效應把自己彈到藍線以上,等出第四轉角再俯衝下來利用高度換取速度,最後衝線時利用“momentum” 超越對方而不用再出尾勁!簡直就是漫畫裡面過堂麟太郎的得意技嘛!

 

(同時注意 Carl用了「動量」這個詞...現在普通的澳洲俱樂部教練不會一點力學看來還真的唬不下去喔?)

 

第一趟由我先行,想當然爾,我是完全不去惦記跟在後面的 Scatto老兄,專心跑好自己的 250首映會就是啦!可惜沒有真的計時,不過拖著感冒的病體應該也跑不出什麼成績,但 DISC的光滑跑道面真的是太快了!感覺一樣衝兩百好像比楠梓的計時路線還要短個十公尺,而且很幸運的,到壓線前都沒有被超掉。

 

第二趟由 Scatto老兄先行,我跟他同時於出第四轉角上前直道時跳起來加速,結果我犯了一個搞笑的錯誤...進後直道時開始感到前車有一股強大的吸力把我帶了進去,此時我竟然像所有世界盃程度的好手一般直接跳起來從後直道開始超車,結果整個三四彎從頭並行到尾,等到衝線時用高貴碳纖把手的老兄沒力時我才壓了過去!雖然達成了超車的目標,但對Carl要求的技術卻一樣都沒達成,搞得四不像,更慘的是這下簡直累死我也。繞完了兩圈被叫回休息區,我開始跟Carl該該叫說我要退出了,下一個課目我不練了!

 

結果好教練趕鴨子上架,Carl不但不同意我退出,反而把我分到了跟最大隻的 Nick去練同一組。當然,因為 Nick技術高超,由他來帶菜鳥也會是最穩的。於是我就跟在 Nick的後面兩三個車身、維持藍線上方,前方的 Nick不時提點說你要再近一點,高一點、低一點很好很好...等繞完一圈換手,由我在前方回頭看,媽媽咪呀這簡直是嚇死我了!只見我在碗公上面忽高忽低、忽快忽慢,看起來一副藝高人膽大對 Nick百般挑釁的樣子,實際上我是連直線都不會騎,更別說彎內了!好不容易心驚膽戰繞完一圈(所有其他人都繞三圈),Nick叫我這回試著在後面做多點動作,嘗試著鑽他的視覺死角;但是隨著入夜氣溫下滑,剛剛這兩圈慢速讓我渾身都冰冷了起來,而且緊張感一過整整兩個小時的訓練成效都回來砸在頭上。於是我跟 Nick說我真的非常不舒服、我有感冒不能呼吸了,等下控車不住我會害得別人出意外之類的!Nick就說:好吧!反正以後你還會常來,別放在心上先去收拾吧!

 

這次 DISC的場地初體驗讓我初嘗澳洲業餘俱樂部的教練水平,對於就讀體大「教練研究所」的我來說可謂是相當大的震撼,也是最實地的教練實習。想想看台灣如果所有想試騎場地車的人都能像這樣自由付費近出場地、每週練個兩次、而且還都有高水平的教練指導,難道就真不能出幾個角色來超越香港、日本和馬來西亞嗎?看看這次的奧運,別再說亞洲人有先天缺陷這種自欺欺人的夢話了!

 

(後記:收完滾筒站起來的時候忽然兩眼一陣發黑,趕快力聚丹田、以解大便之勢強力增高腹內壓,雙眼才漸漸恢復清明。搖搖腦袋瓜子眨幾下眼皮,真是窩~底媽呀~)

 


 

關於作者

 

 

 

廖歆迪,e-MA 車隊。上大學以後開始騎車,可是讀書和騎車都沒成績,沒事跑去學運動按摩,也因此 2010年環台賽摸過 Jaan Kirsipuu 的屁屁。現就讀於國立體育大學教練研究所,從去年開始參加熱血單車場地同好會,目前 200公尺衝刺計時的最佳成績為 11秒 90 (2012 場地國手選拔賽)。未來的志向是當教練。

Hashtag
Top